欧洲航天局有一个梦:开发“月球村”

Image copyright spl
Image caption 月球村被设想为各国宇航员的一个生活基地。(图片来源:SPL)

约翰-迪特里希•沃尔纳(Johann-Dietrich Woerner)教授不久前刚刚就任欧洲航天局(ESA)局长。这位前德国宇航局局长接过了ESA的权杖,包括总额达44亿欧元的年度预算。欧洲新的天文观测、天气、通信和导航卫星、国际空间站(ISS)的宇航员、火星、水星和木星的探索项目,以及在某颗彗星上懒洋洋的着陆器等等,均归入他的麾下。

在我问及他掌管ESA的打算时,我以为他会围绕太空研究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或是探索未知宇宙的重要性,做出一些老生常谈的回答。然而,沃尔纳的回答却令我意外,他提出的太空探索未来愿景既雄心勃勃,又富于冒险精神。

他告诉我:“未来,我们的目光不能局限于国际空间站,我们应该借助小型飞船在近地轨道进行微重力研究。我建议在月球背面建设一个月球村。”

没错,在月球上建一个村庄。

正是大胆的设想,才让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1960年代开始登月计划,但也许囿于政治因素,今天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似乎缺乏雄心壮志。

沃尔纳表示:“月球村不只是意味着建几座房屋、一座教堂和一个办公楼,它还需要来自世界各地合作伙伴的贡献,其中包括机器人和宇航员的太空任务,还有提供支持的通信卫星”。

3D 打印机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美国航空航天局已经把登陆月球归入辉煌历史档案。(图片来源:NASA)

他表示,返回月球进行科学研究以及利用月球这个落脚点进一步探索太阳系,是因为这样做有诸多好处。

他解释说:“月球背面之所以很吸引人,是因为在那里,我们能用望远镜观测到很远的宇宙,在月球上我们能够开展月球科学研究,而为此开展国际合作将有特殊的意义。美国希望很快能去火星,我想我们不会那么做。在去火星之前,我们该在月球上测试我们究竟能在火星上做些什么。”

例如,沃尔纳建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目前正在研究使用一个巨大的 3D 打印机制造火星基地,要是先在月球上尝试这种技术,效果会更好。学习在陌生的星球生存并不容易,但如果天外社区距离地球仅四天之遥(月球),而不是六个月之遥(火星),我们遇到的困难就会更容易解决,发生紧急情况时尤为如此。

沃尔纳将他的“月球村”设想为一个多国宇航员的居住地,其中不仅有来自俄罗斯的宇航员,甚至会有来自中国的宇航员。这样,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的国家就将大大增加,目前这个数量相对有限。

沃尔纳表示:“我们开展国际合作不应有任何限制,我们要让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能参与进来。在地球上,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着太多的问题,太空能够成为解决这些地球问题的桥梁,而月球似乎就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他还补充说:“孤立一个国家并非正确的方式,更好的解决方案是找到太空合作方式,改善地球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或许是在讽刺美国拒绝与中国航天计划合作。“想想看,如果一个外星人要访问地球,看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愿意着陆。”

月球正当红?

沃尔纳猛烈抨击那些对投资太空探索和天文研究的批评声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如果人类要探访火星,月球可以担当中途休息站的角色。(图片来源:SPL)

他表示:“经验表明,科学探索与实际应用之间并不存在障碍。比如温室效应:人人都知道它意味着什么,我们利用人造卫星对此进行研究,但这可不是在地球上发现的,而是在一次火星探索任务中发现的。”

现在,“月球村”的想法还只是一种设想,一种建议。尚未有任何国家或者机构承诺为此投入资金或者制订任何详细构想。

但是,人们对重返月球的兴趣正日渐浓厚。例如,BBC Future 栏目近期曾访问有关专家,请他们预测未来十年的太空探索前景,他们都表示,月球是一个必选目标。

沃尔纳表示,他只是在谈论建月球村的想法,目的是鼓励人们针对未来的太空研究、探索及航天技术的应用展开讨论。他告诉我:“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想法,我会非常高兴。”

不过,作为全球航天领域最资深、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沃尔纳的建议将会得到认真对待。

NASA 对于其新建猎户座宇宙飞船计划飞往何方仍旧含糊其辞,这与它成为ESA的一个推进舱的设想意外巧合,月球似乎正好是一个富有灵感的目的地。

沃尔纳表示,“我们骨子里有一种要超越实际应用的思想,我们喜欢探索,成为先驱,这才是人类,正是这种思想引领我们迈向未来。”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