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即将来临 有人能够嗅出来

Image copyright Getty

麦克斯·利夫西 (Max Livesey) 有一次在度假时突然闻到一股树叶烧焦的气味。 他环顾酒店客房,没有发现异味的来源。 接下来的几周,从烧木头的味道到刺鼻的洋葱味,这种异味越来越浓。最后,他确信附近定是住着一窝臭鼬。 他说:“我开始流眼泪,嗓子里也有异味,咳也咳不出。”

利夫西(化名)现年 72 岁,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他将这种奇怪的味道归咎于酒店房间散发出来的霉味。 但回到家,还是有这种味道,一整天这种味道越来越浓,并持续了好几个钟头。

利夫西前去拜访了芝加哥嗅觉与味觉治疗和研究基金会嗅觉紊乱问题专家艾伦·赫希 (Alan Hirsch)。 赫希让他闻了各种不同程度的臭味,对他的整体嗅觉状况进行了测试。 他发现利夫西的正常嗅觉能力已经受损。 这并不令人意外: 利夫西患有帕金森综合症,嗅觉不灵也是常见症状。 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疾病造成了他的嗅觉神经受损,这种神经末梢通过鼻腔将嗅觉信息传给大脑。

人体晴雨表

但为什么会发生幻嗅呢? 当嗅觉神经短暂灵敏时,我们偶尔都会出现“自发的嗅觉释放”现象。 正常情况下,这种释放都会被传送真正气味信息的其他神经元所抑制,所以这并不会造成什么问题。 然而,嗅觉受损就会导致这些释放得不到抑制,结果就会产生一些幻嗅。(由于类似原因,一些患有听力障碍的人能够慢慢识别一些萦绕心头的音乐片段,而这些也只是纯粹来源于他们的意识。)

Image caption 即将来临的暴风雨的味道闻起来就像一窝臭鼬的味道(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然而,利夫西慢慢发现了一些更为奇特的事情: 在暴风雨来临前,那种幻觉中的气味会更为浓烈。 二、三个小时之后,乌云密布,幻嗅情况会越来越严重,直到风暴结束后才会有所缓解。 他还表示,有时在风暴来临前十个小时自己便能够预知。

赫希说,这是他遇到的首例天气诱发型幻嗅。 然而,由于天气状况导致人类患病的情况,并非是第一次遇到。

我膝盖疼……肯定要下雨

早在两千多年前,希波克拉提斯 (Hippocrates) 便观察到神经系统不适与天气之间存在关联。 1887 年,研究人员首次对这种关系进行研究,发现气温和湿度与人类的慢性关节和肌肉疼痛强度之间存在重大关系。 自那以后,人类便很好地记载下了天气状况与人类偏头痛之间的关系以及多发性硬化症之间关系的纪录便很详尽。

赫希表示,很少有人知道,随着气压的下降,我们的嗅觉也会变得不灵敏。 因为雷雨来临前,气压下降,导致利夫西的嗅觉功能减退,因此出现幻嗅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Image caption 鼻腔神经受损可能会导致大脑调用鼻腔中的幻嗅来弥补嗅觉(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然,利夫西的幻嗅也可能仅仅只是回忆偏差的一种案例:这种情况下,由于一种选择性记忆,可能会导致他注意到暴风雨来临前的幻嗅状况会比其他时候更为严重。 或者,他可能只是受了此前天气预报的影响。 利夫西不相信是因为这些原因 — 很多时候,他并没有看天气预报,依然可以预测一些恶劣的天气状况。 赫希也相信天气情况和幻嗅之间的确存在一定的关联。 他表示,比如高海拔环境中的登山运动员在低压舱训练时,也会出现幻嗅情况。 赫希说道:“我们发现,在南极洲高海拔地区远足的人群也容易发生幻嗅。”

自利夫西之后,赫希还治疗了其他一些有类似困扰的患者。 他说:“我们目前遇见的每个人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嗅觉受损,他们都反映暴风雨来临前幻嗅情况最为严重。”

爬到高空?

这是一个很难从客观上进行研究的问题。 在一项预备试验中,赫希通过让病人搭乘高速电梯登上芝加哥摩天大楼约翰·汉考克中心(100 层,高 1127 英尺)的顶层来尝试诱发幻嗅。 尽管这对利夫西的幻嗅情况影响不大,但赫希表示实验产生的压力变化确实加剧了患者的幻嗅程度,这就表明这种病症很可能对气压的微妙变化比较敏感。

不幸的是,目前还没有彻底的治疗方法。 几年前,利夫西在治疗帕金森综合症的药方里加入了左旋多巴,在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幻嗅症状变得不太明显。 然而最近芝加哥天气状况很糟糕,他的幻嗅症状又出现了。

Image caption 往鼻腔中喷点香味,便能够消除“幻嗅”带来的恶心气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种观点认为,他可以通过增强现有的嗅觉能力来减少出现幻嗅。 几个月前,在赫希的推荐下,他开始闻三种不同的香味,每日三次。这些香味好像可以取代幻嗅产生的气味。 他说:“这办法看起来挺管用,但也可能只是心理作用。” 多数情况下,他认为这些气味并不奏效。 他表示努力工作、放声大笑和搞点东西吃吃,倒是可以管点用。

利夫西的幻嗅症状不疼不痒,但却很讨厌。他坦承道:“幻嗅最严重时,那种气味就像粪便一样,真是太恼人了。”

虽然气味有时会发生变化,但他表示多数时候都是很难闻的。 他说:“因为这些气味,我还出现了诸如流眼泪之类的生理反应。我听说有人会幻嗅到玫瑰花的气味。 我很想知道他是谁,我喜欢那种气味!”

我很好奇有没有人向他打听天气状况。他笑道:“那倒没有,这种预测并不完全准确。 我又不是国家气象服务站。如果他们真向我打听的话,我就让他们自己去看 iPad!”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