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也喜欢嗑药和酗酒吗?

Image caption 大象也很享受酒带来的陶醉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南非当地,盛行着大象喜欢喝醉的说法。据说,大象们会四处寻找马鲁拉(marula)树,一旦找到便肆意大嚼树上的甜果,纵情享受轻微发酵的果汁带来的醉人感觉。

大象并不是唯一一种被认为喜欢沉溺于酒精或兴奋剂的动物。传言澳大利亚的沙袋鼠吃了罂粟植株后会飘飘欲仙,犬类也会对蔗蟾蜍分泌的有毒物质上瘾。除此之外,在加勒比海的圣基特岛上,长尾猴们趁游客不注意时,偷偷摸摸啜取他们五颜六色的鸡尾酒的故事也广为流传。

实验研究表明,一旦我们将成瘾物质置于动物的活动范围之内,就能轻而易举地让它们上瘾。但野生动物是否也会喝醉或兴奋?

Image caption 某些未经证实的报告指出,在澳大利亚的罂粟田里,沙袋鼠会因为鸦片而变得兴奋(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研究人员希望通过对某些物种的研究来回答这一问题,长尾猴便是其中之一。作为非洲土生土长的物种,少部分离群索居的长尾猴漂流到了加勒比海的岛屿上。在18和19世纪,奴隶们往往将猴子当做宠物,带着它们随船航行,抵达新大陆。

此时,这些猴子总能轻而易举逃脱桎梏,或是被有意放归自然。在那里,这些小型灵长动物得以摆脱绝大部分天敌,在热带岛屿上生活得如鱼得水。300年来,这些动物始终生活在遍地甘蔗的环境中。一旦甘蔗被燃烧,亦或是在收割之前偶然发酵,就变成了长尾猴的美食。

猴子们越来越习惯于发酵甘蔗汁中的乙醇,逐渐培养起对酒精的嗜好,酒量也见长。因此,当地人也发明了一种捕捉猴子的新方法:在掏空的椰壳中盛上朗姆酒和糖蜜的混合液当做诱饵,再趁着贪杯的猴子喝醉时将它们一举擒获。

Image caption 长尾猴们可能因为进食被加勒比种植园遗弃后发酵的甘蔗,渐渐培养起了对酒精的嗜好(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人们开始研究这些外来猴子的后代,希望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嗜酒行为。一项研究显示,相对于单纯的糖水,将近五分之一的猴子更喜欢掺有鸡尾酒的糖水。

有趣的是,相比年老的猴子,年轻的猴子更喜欢喝酒,并且不论公母。由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乔治·华雷斯(Jorge Juarez)带领的研究团队怀疑,年老的猴子们对酒精的回避极有可能是迫于猴群的政治压力。

“成年猴子之所以喝得少,可能是由于它们得保持清醒,还要维护良好的猴群风气。”换句话说,那些喜欢喝酒的年轻猴子有朝一日也会摒弃酗酒和宿醉的日子,而表现得像成年猴子一样。

Image caption 有人曾目睹糙齿海豚啄食河豚的毒素。但这是否是消遣性的嗑药?(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然而上述发现未必适用于糙齿海豚。这种海洋哺乳动物看起来与人们熟悉的宽吻海豚有些类似,区别在于它的喙四周有白色的线条。1995年,海洋科学家丽莎·斯坦纳(Lisa Steiner)向人们描述了她在亚速尔群岛海域观察到的古怪行为,其描述的现象或许是首次被发现。

某天晚上,她尾随在一群海豚后面,这群海豚大约有五六十只,其中每4到7只又结成了一个小群体。这些海豚似乎正在进食,但它们的表现却有些怪异,没有展现出通常情况下进食时的活泼状态。

有几只海豚正在懒洋洋地进食,大多数只是缓慢游动。就在这时,她注意到周围有河豚。“海豚群里有4只鼓胀的河豚,其中的一只正头朝下被一只海豚不断推来推去,”斯坦纳说。她怀疑这种行为是嬉戏的表现。“最后,许多海豚一动不动地漂浮着,背部和头部的表面都暴露在海面上。”

海豚的这种行为究竟出于什么目的现在尚无定论,但在某些人看来,海豚一反常态的无精打采似乎暗示着,它们正在尽情享受河豚毒素带来的陶醉感觉。BBC去年推出的记录片《卧底海豚帮》(Dolphins: Spy in the Pod)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然而,由于河豚毒素是剧毒物质,只要很小的剂量就足以致命,所以这个结论还是引发了争议。

Image caption 海豚只需吸收河豚分泌的少量毒素就会感觉麻木,这种行为也非常危险(图片来源:Thinkstock)

海洋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威尔克斯(Christie Wilcox)在《发现》杂志上撰文解释道:“每毫克河豚毒素的致命性是同等剂量可卡因的12万倍、甲基安非他命的4万倍、四氢大麻酚的5000万倍以上。

即使与寡妇蜘蛛和黑曼巴蛇等自然界中臭名昭著的毒物相比,河豚毒素的毒性仍然达到它们的数十倍乃至数百倍。它的毒性比VX神经毒气、福尔马林甚至篦麻蛋白还强。不夸张地说,它是人类所知的毒性最强的化合物之一。”她认为,作为充满好奇、大脑发达的哺乳动物,海豚可能是在研究河豚,并在研究过程中不小心摄入了小剂量的毒素。

然而,如果说海豚刻意让自己中毒,并且能精确掌握摄入的毒素剂量而不致死,那无疑有些荒谬。更何况,河豚毒素并不能影响精神活动,它只能产生麻木感,而不会改变大脑的感受,因此并不是一种好的兴奋剂。

对大象的研究发现则较为清晰。由于体型巨大,大象必须吃下大量的马鲁拉果实才能享受到飘飘欲仙的感觉。布里斯托大学的生理学家史蒂夫·莫瑞斯(Steve Morris)、大卫·汉弗莱斯(David Humphreys)、丹·雷诺斯(Dan Reynolds)在南非参加科学研讨会时听说了醉酒大象的传言,决定考证这个传言是否属实。

Image caption 发酵后的马鲁拉果实可以制成一种名为爱玛乐的甜酒——这种酒的标签上印有一头大象(图片来源:Thinkstock)

通过对科学文献的研究,至少可以找到“大象会喝醉”的证据。198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大象们乐于饮用浓度不超过7%的酒精溶液,而且的确有几头大象醉意醺醺,连行为都发生了变化。

不过,它们的表现并不像人类喝醉时那样,而是减少了花在进食、饮水、洗澡、探索上的时间,变得懒洋洋的。还有几头大象的行为证明它们有点不舒服,甚至有些轻微生病。

喝醉的大象?

尽管大象可以喝醉,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会每天在野外寻找马鲁拉甜果,但求一醉。对一头重达3,000千克(6,600磅重)的大象来说,要发生明显的行为变化,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饮用10至27升浓度为7%的酒精溶液。

就算马鲁拉果的乙醇浓度达到3%(这已经是非常慷慨的估计了),以常规速度进食的大象一天之内摄入的酒精量,距离喝醉仍有一半的差距。考虑到大象的体型和生理结构,要想达到喝醉的状态,必须以平时进食速度的4倍来食用马鲁拉果实,还要避免摄入其他水分。“根据我们的分析,”研究人员总结道,“这不太可能会发生。”

Image caption 一头大象正从富含酒精的马鲁拉树上取食(图片来源:Thinkstock)

尽管如此,大象们围绕在马鲁拉树旁的现象一定说明了什么。莫瑞斯、汉弗莱斯、雷诺斯提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第一种是,由于大象们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争强好胜,因此可能只是说明这种果实被它们视作珍宝。

第二种解释则更具假设性:他们认为,大象摄入的其实还有另一种兴奋剂。除了果实之外,大象有时也会食用树皮,树皮上往往粘着虫蛹——当地的非洲人古时候曾经把这种虫蛹当做毒素涂在箭头上。如果大象们食用了这些虫蛹,或许就能解释它们为何会表现出反常的懒散行为。

其他动物也跟人类一样喜欢饮酒作乐,这种说法确实引人入胜。尽管的确有证据显示,一些动物会有意寻找能麻醉大脑的物质,但大部分类似的传言目前仍处于道听途说的阶段,还有一些则缺乏充足的证据。

莫瑞斯、汉弗莱斯、雷诺斯指出,大多数有关于醉酒动物的故事都“源自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而在某些情况下,有可能是人们将动物的行为举动错误地解读成与人类相似的醉酒表现。或许,醉酒的野生动物只存在于(偶尔喝醉的)旁观者眼中。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