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向公众扩散无知混淆视听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Thinkstock)

1979年,一封来自烟草行业的秘密备忘录被公之于众。这封题为《吸烟与健康建议》(Smoking and Health Proposal)的备忘录成文于10年前,作者是Brown & Williamson烟草公司,它揭露了大型烟草公司在对抗“反吸烟运动”时采取的诸多手段。

该备忘录披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容,包括烟草公司如何向大众推广香烟:“疑惑就是我们的产品,因为这是与公众脑海中的‘既定事实’相对抗的最佳方式。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引发争论。”

这些内容激发了斯坦福大学科学史专家罗伯特·普罗克特(Robert Proctor)的强烈兴趣。于是,他开始深入研究烟草公司的宣传方式,以及他们如何混淆视听,让公众对吸烟致癌这个结论感到困惑。

普罗克特发现,烟草行业并不希望消费者了解其产品的危害,于是斥资数十亿美元混淆视听,让他们无法分辨吸烟对健康的危害。普罗克特还因为这番调查而创造了一个新词:比较无知学(agnotology),这是一门新兴学科,专门研究有意识地散播无知的各种手段。

这个词来自agnosis和ontology:前者是一个新古典主义希腊词汇,意思是“无知”;后者是形而上学的一个分支,意思是本体论,主要涉及万物本性。比较无知学的研究对象是各种混淆视听、是非不分的行为,其目的往往是为了出售产品或赢得好感。

Image caption 大型烟草公司的策略是混淆视听,让公众无法确定吸烟对人体产生的危害。罗伯特·普罗克特也据此创造了一个新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在研究实力雄厚的行业如何通过营造无知氛围来销售自己的产品。无知是一种力量……而比较无知学的研究对象就是故意营造这种无知的手段。”

“研究比较无知学的过程中,我探索了这门学科的神秘世界,我认为历史学家应当给予这一领域更多的关注。”

普罗克特表示,1969年的这份备忘录以及烟草行业所使用的手段,成为了比较无知学的典型例子。“无知不只是‘不知道’那么简单,这还是一种政治手段,是那些希望你‘不知道’的强大利益团体故意营造的一种效果。”

为了更好地展开研究,普罗克特邀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语言学家伊恩·博尔(Iain Boal)为他提供帮助。他们二人共同发明了这个词汇——这个新词是1995年诞生的,但普罗克特对这种现象展开的许多分析在之前的几十年就已经完成。

均衡做法

普罗克特当年的研究主要是为了了解烟草行业如何混淆视听,但比较无知学在当今社会的意义丝毫不亚于那个时代。例如,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竞选对手通过政治手段令公众在长达数月的时间内怀疑他的国籍,直到奥巴马2011年公布出生证明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在另外一个案例中,一些澳大利亚政治评论员还将该国的信用评级与希腊相提并论,试图借此制造恐慌。但实际上,只要查看一下信用评级机构的公开信息,便会发现这两个经济体存在很大差异。

普罗克特解释道,无知往往可以打着平等辩论的幌子散播。例如,人们普遍认为,倘若有两种相反的观点存在,那就通常无法得出合理的结论。烟草公司正是利用了这种现象,通过科学手段让他们的产品看起来无害。而如今,否认气候变化的人也在采用同样的方式反对科学证据。

Image caption 无知的扩散对当今社会的影响丝毫不亚于普罗克特发明这个词的时代(图片来源:Thinkstock)

“这种‘均衡程序’让当年的烟草大亨和如今否认气候变化的人士,得以抛出‘凡事都有两面性’的论调,甚至着力强调‘专家分歧’——从而导致人们对真相产生错误的认知,进而导致无知。”

普罗克特举了个例子:虽然很多研究都将烟草与致癌物联系起来,但相关的实验最初都是在老鼠身上进行的。于是,烟草行业在回应这一问题时表示,针对老鼠进行的实验并不表明人类也会面临风险,尽管很多吸烟者的健康的确受到了负面影响。

无知新时代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无知的世界里,令人惊奇的是,任何的真理都难免掺入杂音。”普罗克特说。他还警告称,即使如今的知识已经“触手可得”,但并不意味着人们真正掌握了知识。

“虽然对多数事情来说,这都无关紧要——例如汞的沸点——但对于政治和哲学等事关重大的问题,人们所掌握的知识往往来自信仰、传统或政治宣传,而非其他地方。”

普罗克特发现,要传播无知,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很多人都不理解一个概念或事实;其次,特定的利益集团——例如一家商业公司或一个政治团体——努力在这个问题上混淆视听。在烟草和气候变化这两个问题上,试图混淆视听的人更容易对一个缺乏科学常识的社会产生影响,导致其质疑真相。

以气候变化为例。“争论的焦点不仅在于气候是否发生了变化,还在于上帝创造地球是否是为了让我们去开发利用,政府是否有权监管工业,环保人士是否应当获得授权等。争论的焦点不仅仅是事实本身,还包括这些事实所衍生出的各种问题。”普罗克特说。

独立思考

另外一位对无知展开学术研究的是康奈尔大学的大卫·邓宁(David Dunning)。邓宁警告称,互联网对传播无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表示,在互联网上,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自己的专家,因此便成了意图混淆视听的强大利益团体的猎物。

Image caption 邓宁说,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的方案要么不切实际,要么违反宪法,这恰恰是比较无知学的典型例子(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虽然一些聪明人可以通过触手可得的信息获益,但很多人仍会误以为自己掌握了专业知识,因而受到误导。我担心的不是我们将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是我们太过轻率地独立思考。我们应该更多地请教他人。其他人或许也不完美,但他们的观点往往有助于纠正我们自己的缺陷。同样地,我们那些不完美的技能也有助于纠正他们的错误。”邓宁警告道。

邓宁和普罗克特还警告说,在美国政治图谱的两端,故意传播无知的现象已经在总统预选阶段肆虐开来。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美国当今社会的典型例子,他向自己的追随者提出了很多简单粗暴的方案,这些方案要么不切实际,要么违反宪法。”邓宁说。

所以,尽管比较无知学可能起源于烟草工业的鼎盛时期,但如今,无论是对这个词汇还是对这门学科的需求,仍然像以往那样迫切。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