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我们今后都要饮用马桶水

Image caption 我们今后都要饮用马桶水?

这种模式被称作“从马桶到龙头”(toilet-to-tap)——但这种说法却让水资源专家和管理者颇感懊恼。某些地方正在对冲入下水道的废水进行过滤和提纯,使之变得像矿泉水一样纯净,甚至更加纯净——没错,其中也包括马桶水。

这些做法听起来毫无诱人之处,但这种循环水却非常安全,味道也与其他饮用水(包括瓶装水和自来水)别无二致。“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差别的话,循环水尝起来更甜一点。”西澳大利亚大学环境工程师安娜斯·甘多尼(Anas Ghadouani)说。

不过,某些人仍然不看好饮用循环水的前景。但在气候干旱和人口增长的刺激下,很多城市已经将循环水整合到供水系统中。循环水不仅变成了必需品,想要发展可持续的水资源,也必须借助这种模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将废水过滤成饮用水会给决策者带来很多问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所以,如果你还没有饮用循环废水,也不会再等待太长时间。“这是必然趋势,”甘多尼说,“迟早会发生。”

当然,废水并不仅限于马桶水。例如,清洗苹果或冲洗汽车都会产生大量的废水。这些水都是未经开发的资源,而且数量庞大。“这种水成本更低,供应也很有保障。”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化学工程师彼得·斯凯尔斯(Peter Scales)说。他表示,如果一座普通的城市能将所有废水都循环利用,对水的需求就能降低60%。

通过循环利用废水来进行农田灌溉,并用于其他非饮用用途,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事实上,多年以来,在把受到污染的水提纯成饮用水的过程中,我们一直都在使用这种技术。

首先,必须通过过滤去除水中的所有固体和其他黏性物质。之后还要经过一道名为“反渗透”的工序,将最细微的颗粒过滤掉。为了以防万一,这些水往往还会经过紫外线消毒,杀死其中的致病菌。“我们可以供应非常洁净的水——甚至比现在从水库和河流中获取的水更加洁净。”斯凯尔斯说。

但这种水难免令人“反胃”。最近,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家保罗·罗津(Paul Rozin)和一组研究人员对2,000名美国人进行调查后发现,虽然49%的人愿意尝试循环废水,但有13%明确拒绝,其余的人表示并不确定。对某些人来说,无论你告诉他们这种水有多么安全,那种反胃的感觉还是难以克服——即使身处最悲惨的环境也不例外。

政治问题

例如,作为澳大利亚东部的一座极度干旱的城市,图文巴(Toowoomba)曾于2006年尝试建设废水循环系统。但这一计划却引发了一场政治灾难,因为有62%的人在公投中投了反对票。“水循环的前景非常广阔,但从政治上讲,这却很成问题。”斯凯尔斯说。

西澳大利亚州已经经历了长达15年的干旱,而作为该州及其首府珀斯市的水务公司,Water Corporation发言人克莱尔·卢加尔(Clare Lugar)表示,水源匮乏将图文巴当地官员逼上绝境,他们试图引入废水循环系统,但却没有给当地居民足够的时间来适应这一理念。该公司一直在将废水处理设施整合到自己的供水系统中,但由于从图文巴的经验中吸取了教训,因此他们的这一计划推行得十分缓慢。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海水淡化需要耗费大量电力,而且要投入很大精力才能获得饮用水(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西澳大利亚已经成为地球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而气候变化还有可能令情况更加糟糕。“这就像干旱区域中的一个热点。”甘多尼说,“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现在正在经历这样的窘境。”例如,珀斯水坝去年仅收集了724亿升水——不到当地饮用水需求的三分之一。

为了缓解旱情,Water Corporation于2006年转向了海水淡化业务,在海边建设工厂,将海水转化成淡水。海水淡化成本很高,但效果很好。如今,海水淡化已经占到当地供水量的39%,地下水占比为43%,其余则来自水库。但随着干旱持续和人口增多,循环废水将以更低的成本提供额外的保障。

该公司正在效仿美国加州奥兰治县的模式:将循环废水灌入含水层,补充地下水供给。含水层充当了免费的储水设施,节省了大量费用,而且从心理上为人们提供了缓冲,尽可能地减少“反胃”因素。即便水已经可以饮用,但有的人还是感觉应该让水经过土壤的自然净化。

2012年,Water Corporation完成了为期3年的试验阶段,在这一过程中循环回收了数百万升废水,并试图改变人们的观念。该公司还建立了接待中心,并专门安排了公司代表为前来参观的人介绍水回收工厂,并对各级政府、社区和原住民展开宣传。这种草根模式取得了成效,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支持率保持在70%左右。“我们的成功主要源自社区的参与和正确的方法。”卢加尔说。

他们现在正在加大产能,2013和2014年已经在珀斯循环利用了100亿升废水。明年,Water Corporation还将建设一座设施齐全的工厂,每年的常规废水循环量可达140亿升,最高甚至能达到280亿升。最终,循环废水在珀斯的供水量中占比将达到20%。

雨量丰沛

在增加了循环水和淡化水,并加强了最重要的水土保持工作后,珀斯已经对干旱形成了免疫。“我们成为了各国争先效仿的对象,他们都希望学习我们是如何应对干旱气候的。”卢加尔说。

这种多维度获取水源的方法至关重要。例如,斯凯尔斯表示,另外一个尚未利用的水源便是雨水。如果能将废水循环利用,再将排水沟中的雨水都收集起来,便可为整座城市供应充足的水源。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随着人口增长,越来越多的城市可能都需要对废水进行循环利用(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然而,要让人们心甘情愿地循环使用废水,并建设各种基础设施来收集雨水,可能需要等待数年,甚至数十年时间。“很难在干旱时期促进废水循环和雨水回收这样的模式。”他说,“这其实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让人们逐步吸收这种理念。之后,他们就会愿意使用了。”

新加坡、比利时、纳米比亚的温得和克(Windhoek)、美国得州的威奇托福尔斯(Wichita Falls)等地都开始回收废水。随着人口不断增多,无论是因为干旱,还是因为气候变化,世界其他地方最终也必须采用这种模式。“我们别无选择。”斯凯尔斯说。

多数大城市都因为直饮自来水的缺乏而引发了疾病,包括亚洲和南美洲的一些大都市。“这是因为他们的地表水源被废水污染了。”他说。但处理污水使用的技术与回收废水相同。所以从技术角度来看,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同一个问题。

所以,无论你如何称呼这个流程———净化也好,回收也罢,“从马桶到龙头”也行———目的只有一个:为所有人提供洁净的水。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