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教给我们哪些思维方式?

Image caption 福尔摩斯

安德鲁·里斯(Andrew Lees)刚刚在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开始他的医生生涯,一位上司就给他布置了一张奇怪的阅读书单。这张书单里并没有枯燥乏味的解剖学大部头,反而包含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一部侦探小说究竟能给一位有抱负的神经学家带来什么启发?根据里斯最近在《大脑》(Brain)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这部小说对他产生的影响非常显著。无论你从事什么职业,福尔摩斯的洞察力都能帮你培养理性思维,让你受益匪浅。

正如里斯所说,福尔摩斯的创作者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本人也是一名医生。还有迹象显示,他创作的福尔摩斯原型来自那个时期的一位顶尖医生——爱丁堡皇家医院的约瑟夫·贝尔(Joseph Bell)。“我希望创作一部小说,里面的英雄对待犯罪时的手法,就像贝尔医生治疗疾病时一样高明。”柯南·道尔在1927年的一次采访中回忆道。

关注细节

但里斯怀疑,随着小说情节的推进,柯南·道尔可能还从其他医生身上获得了灵感,包括《神经学圣经》(Bible of Neurology)的作者威廉·高尔斯(William Gowers)。(柯南·道尔本人读博士时也专门研究过神经性退化疾病,他和高尔斯还有一位共同朋友——英国作家鲁德亚德·吉普林(Rudyard Kipling)。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希望通过冷静的思考和严密的推理来拓展思维,而福尔摩斯的故事则成为了他们的试金石(图片来源:BBC/Hartswood Films)

高尔斯经常教育他的学生,要在病人走进房门的那一刻就开始诊断。这一点可以从他后来出版的《Silver综合征和梅毒的临床讲义》(A Clinical Lecture on Silver and Syphilis)中看出:“当他走进房间时,你注意观察了吗?如果没有,你就应该这么做。作为一名医生,在病人走进房间时就开始观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习惯,你应该留意他的姿势和步态。如果你这么做了,就应该注意到他似乎有点瘸。另外,你现在肯定也看出来了——他的面色有点异常。事实上,你在他走进房门的时候或许就应该看出这一点。”

这与福尔摩斯非常相似,这位神探观察一个人的时候从来都不放过任何的细微之处。就像BBC翻拍这部经典小说时展现的那样。

事实上,正是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线索所蕴含的重要意义,给了这两个人灵感。“细微之处往往最重要,这已经成了我的格言。”柯南·道尔在《身份谜案》(A Case of Identity)中写道。

高尔斯和福尔摩斯都警告称,不要让偏见扰乱了自己的判断。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进行冷静而客观的观察。正因如此,福尔摩斯才在《波西米亚丑闻》(The Scandal of Bohemia)中告诫华生:“你确实看了,但却没有观察。二者的差别很大。”高尔斯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你应该采取这样的方法:面对一个病例时,如果你不熟悉所有的细节,那就暂时忘掉脑海中类型和名称,就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病例一样来解决新的问题。”

高尔斯某些时候在现实生活中的观察能力,足以匹敌福尔摩斯这个小说中的英雄人物。例如,他对一个最初被误诊为心理紊乱的病人展开了如下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即便是在今天,对于很多希望摆脱“专长魔咒”的理性思考者来说,夏洛克·福尔摩斯依然能带来很多启发(BBC同事请注意:请替换成Getty的图片,eg: 3372878)

“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头卡,立刻被上面的一条记录吸引了:他的职业是‘画家’。我顺着这条线索检查了他的牙床,发现了画家的一个重要特征——他的牙床上有一条明显的铅线。”仅仅是用眼睛看到了他人忽视的细节,高尔斯就准确推断出此人死于颜料中毒。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两个人都善于通过“合理的推理”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抽丝剥茧,找到所有可能导致疾病(对高尔斯来说)或谋杀(对福尔摩斯来说)的原因。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用福尔摩斯的名言来总结这种方法再贴切不过了:“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推理,无论剩下的有多么不可思议,都将是真相。”

但高尔斯和福尔摩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或许还是勇于承认自身错误。“先生们——事事顺风顺水、不出差错总是令人心情愉悦,但犯错往往更有价值。”高尔斯说。而福尔摩斯也认同这一点:“我承认自己曾经非常盲目,但晚知晚慧总好过永不悔改。”

这份谦逊是打破“专长魔咒”(curse of expertise)的关键,这个问题困扰了很多才华横溢、智力超群的人。过去几年间,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学家的依迪尔·道尔(Itiel Dror)记录了许多医学和法医学专家因为偏见而影响判断的例子——有时甚至发生在生死攸关的关头。

无论高尔斯对柯南·道尔具体产生了什么影响,福尔摩斯都给如今的人们上了一堂更大的逻辑思维课。即便是最先进的技术也永远不可能取代认真观察和逻辑推理。正如里斯所说,医院“仍是犯罪现场”——我们仍然需要利用最缜密的思维来解开重重疑团。他多年前就已经发现了一条真理:如果你想训练自己的推理能力,最好的办法就是阅读(或重读)夏洛克·福尔摩斯。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