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保暖和头部保暖何者更重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人体的多数热量都是通过头部散失的吗?(图片来源:版权所有:Getty Images)

向导告诉我们,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要避免翻船。一旦翻船落入水中,短短几秒钟就会身患感冒。我们此时正在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这里有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翡翠色冰山,有的像巨大的钢琴,有的像高耸的火箭,当我们划着皮艇前进时,偶尔还能听到冰块从冰山上脱离时发出的崩裂声。

在这趟旅程之前,我从没认真思考过人体是如何散失热量的。现在,我的所有行为都必须将极寒天气考虑在内。夜晚寒气刺骨,即使躲在帐篷里也不逃不过这份寒意。我睡在一个普通睡袋里,身上穿着所有衣服——有4条裤子、3件外套、2个帽子和一些防水布。但还是不够暖和。我们的向导马里亚诺(Mariano)睡在帐篷外,他只有一件超厚的睡袋遮蔽寒风。他坚称自己喜欢这么睡,甚至连帽子都不戴。我很担心他:要知道,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身体的多数热量都是通过头部散失的。事实果真如此吗?

过去几年间,生理学家已经测试了许多有关感冒形成机制的理论,而参与测试的志愿者也多种多样,有的是强壮的学生,有的是部队的士兵。由于要承受一段时间的身体不适,所以这类实验往往要求志愿者提前做好准备。

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提亚·比勒陀利乌斯(Thea Pretorius)使用水下呼吸器来帮助他评估人们通过头部散失的热量。参与这些研究的志愿者不仅身体强壮,而且体毛浓密——至少头发浓密。秃头会给实验加入不必要的复杂因素。

在其中一项研究中,为了避免志愿者颤抖,比勒陀利乌斯给他们服用了一种药物——颤抖是身体为了阻止热量散失而作出的一种不由自主的反应。之后,他们会被起重机送入冷水。一些志愿者会完全潜入水下,另一些志愿者的头部则会留在水面之上。这项实验的第二个变量是衣服。有的志愿者只穿泳衣,有的则会身着具有保温作用的干式潜水服、两双袜子和羊毛手套。但所有人都会在17摄氏度(62华氏度)的水中浸泡45分钟。

如预期所料,所有志愿者在刚刚浸入冷水后的热量散失速度最快。但剩余时间的数据却与流行观点相悖。几乎完全通过头部散热的人(身着干式潜水服完全潜入水中的志愿者)损失的热量仅为几乎完全通过身体散热的人(身着泳衣,但头部位于水面之上的志愿者)的一半。换句话说,我们的多数热量并不是通过头部散失的。结果显示,将头部浸入冷水只会把整体的热量损失增加10%。由于头部约占身体表面积的7%至9%,所以这一数据似乎并不算高。

但在你把各种帽子扔进垃圾桶之前,还应该了解另外一项发现:当你的头部浸入水中,而身体处于保温状态时,身体的核心温度下降的速度比多数人想象得要快得多。

其中一项原因或许在于,头皮包含许多靠近表皮的血管——磕破头时往往会大量出血就是最明显的证据。如果在寒冷的日子里穿着暖和的衣服,但却没有戴帽子,那么当血液从温暖的身体向上流经头皮时,就会被周围的环境冷却。而当这些血液重新流回到温暖的身体时,就会降低体温。第二项原因则与颤抖有关。当志愿者只把头部浸入水中时,他们并没有发生颤抖,这令生理学家颇感好奇。由于颤抖会放慢身体降温的速度,所以不颤抖就会导致降温速度加快。

在巴塔哥尼亚这样的极端环境中,更重要的是体温最终下滑到多少度,而不是体温下滑的速度有多快。马里亚诺似乎很了解这一点。他真正需要的是给身体保暖,以保持核心温度,而不是捂住头部。丰富的经验让他明白,他真正需要的是一条保暖的睡袋。下一次,我也要带一条这样的睡袋。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