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选座:为单独飞行选一个完美的邻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如果我能够选择在长途飞行中与谁比邻而坐,那么我希望是爱因斯坦。那样的话我可以和他讨论相对论,量子纠缠,虫洞,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要与我为邻,爱因斯坦不仅要穿越到现代,而且他还要有自己的领英或者脸书账号,这样他才能够在有限的几个航空公司上定航班,尝试一种叫做“社交选位”(social seating)的新潮理念。

目前一些航空公司正在提供这样的体验,乘客可以选择志趣相投的邻座。“很多人单独出行,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孤独的体验,”社交选座创业公司 Planely 创始人尼克·马汀(Nick Martin)说,“人们不喜欢和没话说的人坐在一起,他们喜欢和那些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坐在一起消磨飞行时光。”

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样的想法很讨厌,他们不愿意成为“本来可以是个人行为却变成社交殖民的受害者,”丹麦的行为科学家佩勒古博格·汉森(Pelle Guldborg Hansen)说。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教授洛特·贝林(Lotte Bailyn)也同意这个观点。她认为无时不刻不在想着拓展人脉,尤其是出于工作的需要,令人变得“思维僵化,无法进行创意脑洞大开的思考。”

这是那些喜欢聊天的人所盼望的吗?还是说这种允许人们选择长途旅行伴侣的社交体验太过前卫?

Image caption 一些旅行者使用社交选座软件来确保他们对邻座的选择自己做主。(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目前我们大部分人是依赖机缘或运气碰到自己的邻座。上飞机,想想什么样的人会坐在你的旁边。他们或很有魅力,或是话唠,还是那种每次你伸展肢体时就会关上笔记本长叹一声的人?“到目前为止乘客与邻座美好的期遇或许只是全凭运气。

当你在空中无处可逃的时候,我们希望乘客能与志趣相投的人坐在一起。”另外一家创业公司 Satisfly 创始人塞尔希奥·德梅洛(Sergio Mello)说到。

2010到2011年这些社交软件刚刚出现的时候引起了媒体争相报道,但是四年之后的今天,这样的服务基本已经不存在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Planely 社交选座软件公司在经营三年之后资金链断裂,已经倒闭。另外一个软件 SeatID 被 BookingDirection.com 订票导航网站收购,成为其一部分,主营酒店订房业务。在线旅游中介 Travelstart 收购了 Satisfly 公司。“或许我们的想法太过于超前,或许人们压根不愿意尝试这样的服务。”马汀说。“如果航空公司本身定位准确,或许可行。”

早在2011年,马来西亚航空作为第一批航空公司向乘客提供了选座的服务。其官网上的“马航伙伴计划”自动显示搭乘同一航班的脸书伙伴,提供订票,乘机和选座一站式服务。“在项目启动头一个月,有大概3000名乘客使用了这个服务,”马航的发言人说。但是,他补充道,这只是为了测试一下社交媒体的有效性,航空公司之后停止了这个计划。伊比利亚航空,波罗的海航空和芬兰航空也是第一批尝鲜的公司,但是后来放弃了这个服务。

Image caption 一些航空公司认为社交选座使长途旅行不再冗长单调。(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在2011年推出了 Meet & Seat 服务,是目前仍在运营的社交选座服务之一。“如果能与有缘人坐在一起,这会使长途旅行更加愉快。”荷航发言人朱思特·瑞普说。在出发前一小时之前,你都可以通过浏览领英或者脸书上其他的乘客的详细资料来寻找同样热衷交际的人坐在一起。一些航空认为如果乘客能够享受他们的旅程,他们下次会使用相同的航空公司。

南非航空同样热衷创新。其发言人说他们所推出的“社交乘机”的理念正是希望通过这种前所未见的方法来吸引更广泛的客户,希望他们能够更加享受航空飞行。

商务社交网络

那么大部分人都愿意放弃在飞机上独处的时间,而去刻意的寻找一个邻座交谈么?

2013年当南非航空推出社交乘机服务时,每月大概有400名乘客使用这项服务。Planely 在其运营的三年中累积了25,000名注册客户。而皇家航空的 Meet & Seat 服务在推出后有大概有65,000名旅客使用了该项服务,其中在2014年使用该服务的就有30,000名乘客。相比荷航每年2,600万乘客,使用这一服务的人只是其冰山一角,尽管如此,荷航仍将这个服务推广至所有从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Schiphol)抵达和出发的航班。

高层管理教育机构创新领导力中心(Center for Creative Leadership)工作人员珍妮弗·迪尔(Jennifer Deal)认为这样的服务应主要针对商务人士。“如果能够选择与谁为邻,那么这有可能会提升商务人士的效率。既能对他们工作有所帮助,同时旅途也更加愉快。”

Image caption 你会专门换座位为了和有趣的人聊天么?(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达美航空早前推出了创新舱试验项目,并试飞了几班。该项目旨在为乘客提供与业界领袖进行头脑风暴和交流的机会。维珍美国航空也将商务拓展的理念引入运营项目,推出了机内商务拓展项目 Here on Biz。如果你不幸与一位实在无趣的人坐在一起,那么在付费的情况下,你也可以使用这个网络与飞机上的其他人交流商机。或者干脆直接到他们的座位上找他们谈话。

伦敦皇家学院的实验心理学家伊沃·维勒夫认为机舱内社交活动并不仅限于商务旅行者。“保持与他人的联系是一种有价值的行为,这也是人类基因的一部分,也是人类社会的内在规律。”他说。“正如人需要食物和水一样,时刻保持与他人联络交际也是一个自然的现象。这使我们成为人并拥有幸福感。”

“遵循这些规定能够激发人们的归属感。”维勒夫说新近的一些证据表明,大脑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产生多巴胺,使人产生幸福感。这使我们从行为上更加相像,因此无论是在飞机上,或者周末在海边,这种相互连接的体验都是于我们有益的。

一些航空公司甚至提供了更多的服务,而不仅是这种无处不在基于闲聊的社交网络。当你将自己的资料上传至波罗的海航空官网,并查看他人的资料的时候,你甚至可以选择给他们送支玫瑰,来个惊喜,即便是给陌生人也无妨。

维珍美国航空也有类似的服务——通过机舱内的娱乐系统,乘客可以给其他人送饮品,还可以进行聊天,(不过某些乘客可能会受到过度的关注)。阿联酋航空A380客机上提供一个广受欢迎的服务——上层舱的酒吧,在维珍大西洋航空的波音787-9豪华经济舱里面的走廊,乘客们可以边吃零食边聊天。

后知后觉?

但是目前仅有几家创新的航空公司提供这种奇怪的安排,或者说一种奇思妙想。那么为什么机内社交没有在整个航空行业流行起来呢?“我们和一些航空公司签订了协议,但是只有几家采取了具体的行动实现了社交选座的服务。” Satisfly 公司的德梅洛说。“乘客喜欢拥有选择志趣相投的邻座的权利,但是航空公司是乘客体验的把关人。他们两者之间的兴趣并不一定一致。”

Image caption 阿联酋航空的上层舱的酒吧广受乘客欢迎。(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SeatID 的创始人伊兰·萨维尔(Eran Savir)目前就职于 BookingDirection 订票导航网站,他说航空公司往往对于新科技后知后觉。“航空公司会尽力的保持冷静自信的姿态,除非这项新的科技已经被证实可以产生新的营收,否则他们宁愿选择观望。”

这样的社交体验并不会受到所有人的欢迎。假设你在脸书上有1,567个好友,其中一个邀请你在一次长达12小时的飞往约翰内斯堡的航行中坐在一起,你是否会因此觉得尴尬?答应了之后又默默的祈求这个人不要让你感觉太无聊,如果回绝掉又觉得不太礼貌?

“有人打电话给你,写信给你,现在就连坐在你旁边的人也要接近你,但你实际上并不愿意,这就好像出了名但没有享受到好的方面,全是坏事,“汉森说,“社交连接无限的侵蚀我们私人空间和时间。而这正是我们所说的放空大脑的时间,放松自己,对日常经历的反思,和对未来的思考。”

就我个人而言,这种体验使一个旅行变成了一种运筹学,一次美妙的旅行有可能会因为没有网络而被破坏,更别提当一个讨厌的商务人士出现在你身边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情愿待在家里打网络电话谈生意。

也许 Satisfly 在其昙花一现的运行中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使乘客可以在社交与独处之间进行选择,德梅洛说。乘客可以选择独处,是这个社交软件的杀手锏,恐怕也是其最具反讽意味的地方。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