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航线:绕路走更省钱原因何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苏伊士运河是19世纪最重要的工程项目之一。它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花了近20年时间才建成,用了大约150万的劳动力,期间数千人失去生命。但是,当它终于在1869年开通后,船只可以从红海(位于非洲和亚洲之间)驶向地中海,节省了几周的时间。这是一次贸易的革命。

从那以后,通过运河一直被认为或多或少对全球业务有着重要影响。各航运公司每年共向埃及国有机构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支付数十亿美元,用于购买运河通行特权。

例如,它将从新加坡到荷兰鹿特丹的路线距离减少了近3500海里(6480公里),为船主节省了大量时间和大量金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穿越运河的成本将近为250,000英镑(约合 350,000美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然而,越来越多的船运开始决定不采取苏伊士路线。相反,他们选择绕道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2015年10月下旬至2015年底,有超过100艘船选择了这一路线。

石油行业分析公司OPIS Tanker Tracker的米歇尔·威斯·伯克曼(Michelle Wiese Bockmann)说:“过去八年里,我一直追踪报道航运情况。这么多船只绕道好望角是非常罕见的。”现在,她继续密切关注,发现一半的柴油和喷气燃料运载船选择了这条路线。

伯克曼解释说,重要因素之一是油价较低。这意味着“船用燃料”(船只自身使用的高黏度燃料)目前非常便宜。事实上,在新加坡,这类燃料的价格已从2015年5月的每吨约400美元(约合286英镑)下降到现在的每吨约150美元(约合107英镑)。

因此,海上航行的成本不像近几年来那么高了。但选择走更长的路线有什么意义吗?船舶制造商马士基估计,如果一艘船以13.5海里/小时的速度航行,绕道好望角要多花11天的时间。何必呢?

一方面,苏伊士运河有不合理收费,马士基称这大约为每艘船350,000美元(约合249,000英镑)。还有其他的费用。《远洋国际航行》(Deep Sea and Foreign Going)的作者罗斯·乔治(Rose George)几年前曾乘船通过该运河。她注意到,船只通过运河时必须配备苏伊士船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船只可能继续用廉价燃料航行更长的航程,而不是花更多的运河通行费(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乔治说:“[苏伊士船员]似乎什么都不做,只是听着迷你收音机,并出售纪念品”,他补充说船只经常要缴纳香烟“税”,

“每次航行,苏伊士会让每艘船缴纳大约400英镑(约合560美元)的香烟费,以及许多巧克力费。”

除了这些气恼的事,还有石油和航运市场的棘手经济情况。

一方面,目前交易者正在实施所谓的“交易延期费”,越来越多的石油和成品油产品被保留在海上或者被交易者留存,以等待价格再次上升。目前世界各地的原油供大于求,虽然我们的原油供大于求,但我们对汽油(一种成品油产品)的需求仍相当高。这种情况导致市场呈现波动性,而这正是交易者获利的地方,伯克曼说。

她指出:“交易策略之一将是,他们没有出售货物,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她还补充说,船只有时会成为离岸停靠的船(一种称为“靠岸浮仓”的情况),它们只是在等待市场的帮助。伯克曼说:“靠岸浮仓12月份创下五年新低,从那以后还未真正降那么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苏伊士运河建成,船只不必再面对好望角的挑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然后,对于船主而言,主动权似乎总是在自己手里。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以选择更长的路线,在海上呆更长的时间,甚至在亚洲、非洲和欧洲各港口购买未售出的货物,都能在正确的时间找到正确的买主。船只必须符合给定港口的尺寸要求,并且船上的产品需要达到当地市场规定的标准,但最后只要有合适的人以合宜的价格购买了货物,那么交易就会顺利进行。否则,他们可能会赔钱。

目前有些船只已决定绕道好望角,多走数千英里,希望在航行结束时会盈利。这似乎有些奇怪,但在石油市场,有时走更长的路是更好的选择。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