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在哪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人工岛需要重绘地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1504年,一位不知名的地图制作者(最有可能是意大利人)将已知的世界精心刻画在两半拼接在一起的鸵鸟蛋上。这个葡萄柚大小的地球仪包含了当时新发现的神秘遥远国度,包括日本、巴西和阿拉伯半岛。但仍然有未标明的地方。在东南亚附近的一片海洋上,那位早已被人遗忘的地图制作者仔细地刻了拉丁语“Hic Sunt Dracones”(意为这里很危险)。

如今可以说,地球上没有危险的未知地域。然而,要说地球的每个角落都已绘制在地图上,却也并不十分正确。我们也许看似拥有标明世界各个地方的地图,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地图是完整的、准确的或可靠的。

对于起步者来说,所有地图都偏向于其创作者对世界的主观看法。正如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的著名言论所说的那样,对世界的客观与忠实的 1:1 完美呈现,从字面上必须与它描绘的地方大小相同。因此,地图制作者必须作出明智的设计决定,将物理世界压缩到尺寸小很多、平坦得多的绘图中。但是,这些决定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个人偏见,比如我们倾向于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文艺复兴研究教授、《十二张地图里的世界史》(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2 Maps)的作者杰瑞·布罗顿(Jerry Brotton)说:“我们总是想要把自己放在地图上。地图解决了人们对方向和坐标的存在性问题。”

他继续说道:“我们想要在地图上找到自己,但同时,我们又在地图外,在世界之上向下看着,就好像我们是神。这是一种超然的体验。”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非洲在 18 世纪时的样子(Thinkstock)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新的谷歌地球用户做的第一件事是查找自己的地址。现代技术让我们亲身体验了这种感受,但这样的倾向本身不是什么新鲜事。这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的古老知名世界地图,在巴格达附近发现的楔形文字石碑,其将巴比伦置于中心。纵观整个历史,地图制作者都对自己的故乡有着类似的偏爱,从那时以来几乎没什么变化。今天,美国地图仍倾向于将美国放在中心;日本地图倾向于将日本放在中心;中国地图倾向于将中国放在中心。一些澳大利亚地图甚至被旋转,使南半球位于上方。这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法,联合国在创建自己的徽记(不偏不倚以北极为中心的地图)时曾试图避免它。

同样,地图可能会高估其创作者的地理价值,或展现出对某些地方的偏见。例如,在整个地图制图的历史中,非洲的真实大小已被长期淡化,即使是现在,不是非洲的人仍倾向于低估这片广阔大陆的真实大小,而实际上这片大陆足以覆盖中国、美国和欧洲的很大一部分。

宗教、政治和经济议题也开始发挥作用,影响着地图的客观性。例如,二次世界大战的地图就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宣传性,描绘出“可怕的红色标记和红色危险区”,布罗顿说,“地图被扭曲,传达出一种政治信息。”

他继续说:“地图总是会从某个特定角度给出有关世界的议题、意见和建议。”

曲解的观点

他表示,即使当今的数字地图也遵守这一规则。他解释说,受商业利益的驱使,谷歌和其他数字地图制作者把世界变成“一个巨大的网络浏览器”。

但谷歌地图集团产品经理曼尼克·古普塔(Manik Gupta)反驳说,谷歌地图的主要目标反映出其公司的目标:整理世界的信息,使人们都能访问和使用。商务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古普塔说:“总而言之,技术只是一种工具。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地图超级精确并且发挥作用。然后由用户决定如何使用它。”

然而,数字地图仍然倾向于用户认为最重要的地区。那些多数人认为不值得关注的地区,比如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奥兰吉(Orangi)棚户区或墨西哥城的那扎-查可-伊泽塔(Neza-Chalco-Itza)贫民窟等贫困地区,以及地图制作者不经常去的那些地区,比如朝鲜的饱受战争折磨的地区,仍然没有详细绘制在地图上。

这种忽视意味着偏远地区的地图可能包含多年来被忽视的错误。据地图记载,桑迪岛(Sandy Island)是新喀里多尼亚(New Caledonia)附近珊瑚海上的一个地方,但科学家最近去那里才发现,这个小岛根本不存在。至少十年前,澳大利亚地图和谷歌地球上标注了这座“幽灵岛”,可能是由于人为错误导致。

谷歌有两种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一是让地图制作者在背包、自行车、小船或雪地摩托装上街景摄像系统(Street View),去这样的荒野地区拍摄,二是使用地图制作工具(Map Maker),这是2008年创建的一种工具,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该工具拓展现有谷歌地图。古普塔说:“如果一个地方很重要,用户很可能会将它放在地图上。”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贫民窟可能离知名城市很近,但贫民窟的地图却不甚详尽(Thinkstock)

但虽然很多社区将自己放在了地图上,其他的却没有。(最有可能的是,将里约热内卢贫民窟或拉各斯的马科科水上贫民窟画在地图上不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首要事情。)传统的纸质地图往往也会忽视这些地区。英国坎特伯雷基督教会大学的地理与地理信息系统高级讲师亚历山大·肯特(Alexander Kent)说:“它们是国家否认或不希望将其绘制成为领土一部分的地方。不是什么客观原因,只是地图背后的人有权决定地图上的内容。”

认识到这个问题后,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人道救援开放街景小组(Humanitarian OpenStreetMap Team)联合开展“失踪的地图”项目(Missing Maps Project),招募志愿者来填补发展中世界的地图空白。该项目的实质性成果还无法确定,但发起方已经计划在伦敦和雅加达招募有兴趣的志愿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海岸线经常变化,地图无法跟上它们变化的步伐(Getty Images)

同样,海洋是地球上地图最不详尽的地区之一,尽管事实上它占据地球的大部分面积。布罗顿说:“很大的未知领域是海底。”鉴于人们对水下采矿和钻探的兴趣越来越大,某些国家(特别是俄罗斯)正在声称对大片洋底的拥有权。此外,随着海上浮冰的迅速融化,会有越来越多的土地成为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布罗顿说:“随着景观的变化,有可能开采更多的矿产资源,所以地图变得极其强大和重要。”为了引起人们对这种地图空白的注意,布罗顿和艺术家亚当·劳(Adam Lowe)正在为海底创建3D地图。他说:“我认为地理学家们开始了解,为海洋绘制地图是不为人知的故事之一。”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