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丧葬:遗体分解成肥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格蕾丝·赛德尔(Grace Seidel)去世时,她不会被葬在公墓里,也不会被火化。事实上,她觉得任何一种目前通行的办法都似乎不太对她的路子。

“当你想到火化,即便人已死,在燃炉中被烧掉仍然是一种暴力的方法。而土葬则需要在你体内填充各种化学物质,然后放入箱子埋在地下,我一直很确定我不想这样被安葬。”

而最近,赛德尔找到了她所期望的办法——这个过程是温和的,即天然又环保。在她去世后,赛德尔的遗体将被自然分解。

Image copyright Getty

现年55岁,生活在西雅图的赛德尔是一名作家和艺术家。她一直对死亡感兴趣,而当她的母亲搬到养老院之后这个问题就更加难以回避,当一个人死亡后遗体将被如何处理呢?她说:“你一直都在面临死亡这个问题,因此很难不去想它。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赛德尔起初在入殓师凯特林·道蒂(Caitlin Doughty)撰写的《你眼中的迷雾》(Smoke Gets in Your Eyes)这本书中了解到了这个办法。在书中,道蒂谈及了一个“城市逝者计划”(Urban Death Project),一个分解尸体的空间。“我立刻对自己说,”是的!我喜欢!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因此她立即联系了该项目的设计师卡特丽娜·斯佩德(Katrina Spade)。

化作春泥更护花

和赛德尔一样,斯佩德也是因为家庭原因而开始思考死亡问题。“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有这样的顿悟:‘上帝啊,我有一天也会面临死亡’。我的孩子还小,有了孩子让你感觉真实的存在世上,他们成长得这么快,然后你会想,时光不等人啊。”当斯佩德开始思考死后要如何处理她自己的身体时,她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是很确定。她不信宗教,也不适用于任何一个特定的文化习俗,对殡葬业了解的越多,她就越对自己所面临的选择感到无奈。

最终,她提出了一个“城市逝者计划”,一个通过堆肥法将遗体转化可以用于丰富的肥料,成为他们曾经热爱的家人和生活的社区的一部分的堆肥系统。“城市逝者计划”目前尚未成形,仍处于规划阶段。但斯佩德说已经有像赛德尔这样的人,表达了参与的意愿,因此她希望在未来几年可以推动这个项目启动和运行。

Image copyright Getty

斯佩德说她不想阻碍人们采用火葬或土葬的方法,如果那是他们希望的。但她说,堆肥法提供了一种既环保又饱含深意的方式,对于一些人说使用其他方式或难达到同样的效果。“坦白说,我认为这个系统所提供的非常简单,但是很有深意:你死后新的生命得以萌发。这就是生命的轮回。”

对于赛德尔来说,入土为安是核心的想法。“我喜欢做园艺,我喜欢在户外,我热爱尘土。在我看来,这是如此的温柔,就是用一个温柔的方式平静温和地,而不是暴力的入土为安。”赛德尔说她几乎认为这是一种奇特的疗养胜地。“我不会躺在我的后院土地上,我还没有那样的怪癖,但有时我想用干净泥土做一次温泉体验,”她说。“在温暖无菌的土里休息难道不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方式吗?”这就是我对堆肥法的理解,就好像是逝者的一个温泉体验。”

堆肥层

在功能上,“城市逝者计划”更像是一个温泉,一个农场。分解大型遗体的项目之前有人做过,但是这些并不是人类的尸体。有大量关于分解大型农场动物的尸体的研究和经验,以供斯佩德在设计自己的系统时参考。人们可能会拒绝使用专为牲畜的分解尸体的办法,但这已经是广为人知并实验成熟的办法。斯佩德的设计的“城市逝者计划”一定要比平时牲畜堆肥更加精细。

“城市逝者计划”系统分为三层,堆肥段分为三个主要区域。顶层由一层木屑和木片组成,在哀悼仪式进行时,遗体将被放置在这里,朋友和家人可以在周围聚集。逝者遗体不会像进行土葬那样使用防腐液或化学物质, 以便之后进行分解处理。

Image copyright Getty

顶层下面是一组堆肥槽,随着遗体不断降解,最终落入对应的堆肥槽里。这个分解装置是整个系统中最大的一部分。在这里遗体将统一进行分解,过程持续不断:当时间较长的遗体不断分解完成,新的遗体被放置上上面。底部是筛选和分类,筛除已经分解到底部的物质,获取遗体产生的堆肥。此过程要经历数月,才能完成堆肥。“城市逝者计划”网站说,“这样产生的堆肥,无论从他的过程还是潜在含义,都是神圣的。”该计划鼓励家庭成员和朋友带走一些神圣的堆肥,用在自己的花园里。剩余的堆肥将使用在城市公园里, “这样,逝者重新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网站说。

想到自己的身体将要和别人的一起进行分解,可能有些人会感到不适。但是赛德尔不介意没有一个专属的墓碑或骨灰盒。毕竟,她说,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呢?“有人说,格蕾丝在这!她还活着,我是说她已经死了,但她埋在这里!她说。“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与其他人和动物接触交往。我希望人们记得我的照片,我说过的话,我写的书,而不是一堆灰烬或一捧尘埃,我希望人们想到我会想起这些美好的回忆,因为这是我们唯一得以永生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该系统设计处理大量的遗体,但斯佩德计划限制在一天两个的规模,这样上午和晚上都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安排哀悼仪式。“安排更多会形成压力,我们没有理由这样做。”

因为事实上, “城市逝者计划”并不仅仅是一个用于处理尸体的系统。斯佩德是在设计一个人们举行葬礼,缅怀逝者的地方。“人们喜欢创造和调整自己的仪式,”她说,“所以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仪式的框架,不是篆刻在石碑上的,而是一个举行仪式的空间, 我喜欢这样的想法。

据斯佩德和赛德尔所说,说服人们相信堆肥法是一个合法的做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赛德尔没有孩子说服她采用堆肥法,但每一个谈到此事的人最终都接受她的这个观点,包括她最好的朋友——起初对她的想法感到非常惊讶,最后接受了她的决定。因此当赛德尔葬礼那天到来的时候,她所爱的人将为她进行一个非常自然的——私人的——送别仪式。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