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能通过测谎仪的测试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您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反应骗过机器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我致电谈到为这篇报道参加测谎仪测试时,加齐特测谎仪研究所(Gazit Polygraph Institute)联合创始人厄兰·加齐特(Eran Gazit)警告道,“测谎仪测试可不是闹着玩的,除非你在测试中有利益在,否则就不可能测试这个系统。你需要有能失去的东西,比如工作、婚姻或者自由。”

虽然如此,我还是来这里采访他的父亲——穆尔迪·加齐特(Mordi Gazit)。在与他在特拉维夫联合创建这个研究所前,他的父亲为以色列警方测谎部门工作了长达 10 年之久。

我来这里还想试试能否撒谎骗过测谎仪。

这样,我就坐在了一张舒适的椅子中,胸部绕扎着两根皮带,指尖上固定着金属装置,胳膊上绑着血压带。各种导线都进入一个类似于机顶盒的盒子中,它将把数据源源不断地发送到穆尔迪的笔记本电脑中。

这通常称为测谎仪测试。测谎仪是要靠测量人在回答各种问题时所产生的自然人体生理变化而断定测试人是在讲真话还是在说谎,我体验的情况包括呼吸率、脉搏、血压和皮肤电反应(测量皮肤的电学特性)等。其他方法还可能涉及测量瞳孔的变化和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测量大脑活动。

Image caption 当今测谎仪误判率为 10%-15%。(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刑事法庭通常并不接受测谎仪证据。但有关机构发现它另有用途。在英国,缓刑犯监督官利用测谎仪检测严重性犯罪者,通过这种测试让几十名罪犯返回监狱。在美国,测谎仪被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政府机构用于筛选求职者。

美国测谎协会会长沃尔特·古德森(Walt Goodson)曾在德克萨斯州警察部门工作长达 25 年,他强调测谎仪在警方调查中的作用:“在集中测试中它们极为有用。这是一种发现嫌疑人的简单而快捷的方法,同时也有助于我们决定是否需要深入调查,或者是否需要寻找其他嫌疑人。”

帮助他人设法骗过测谎仪将会带来严重的法律后果。俄克拉荷马市一名前任警官最近被判两年监禁,原因就是他曾训练卧底联邦特工掩盖罪行。

试图欺骗

但像我这样未经训练的人真的能骗过测谎仪吗?

从见到穆尔迪开始,我就感到自己像是在面对联邦特工。丰富的经验全都写在 69 岁的穆尔迪脸上。他非常专业,在要求我出示记者证件时,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语气极为自信。我暗自思忖,即使我撒谎能骗过测谎仪,也会被这家伙看出来啊。我已经感到自己的紧张,就像是自己因为什么没做过的事情要被抓住一样。后来我认识到,这也是测谎测试所存在的部分问题。

Image caption 出汗是人无法控制的一个撒谎标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测谎人员一个常见的策略是同时提出相关问题(你是否抢了银行?)和无关紧要的问题(你是否拿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由于没有人能做到对无关紧要的问题不撒谎就回答“否”,理论上,将受试者对无关紧要问题的生理反应充当测试基准。这种思路是,得到受试者在无压力状态下撒谎的合理情况,与仅对照明显事实(如‘你是男性吗?’)相比,这样做这有助于测谎人员更相信自己对有压力状态下撒谎反应的判断。

乔治·马施克(George Maschke)自 2000 年起经营一家网站 antipolygraph.org,他表示,战胜测谎仪的策略是,承认对照问题,并放大自己对它们的反应。

他说,“在被问到像‘你是否曾为了摆脱困境而撒谎?’这样的对照问题时,你可以试着在大脑中尽快解答一个数学题,这种心理活动会促使你出汗增加、呼吸加速,还有其他一些指标也会提高。如果回答对照问题时你的反应要比回答相关问题时还要激烈,那么你就能通过测谎测试。”

古德森表示,尽管他面对新手能成功骗过测谎仪,但欺骗有经验的测谎人员却并不容易。“改变人的生理反应并不难,有许多对付测谎仪的网站教人怎样做。但这些网站却无法教给人怎样在回答测谎问题时改变生理反应的同时,面对测谎人员还能做出真实或自然的反应,”他这样表示。“当受试者试图改变或控制身体的正常反应时,会产生异常数据,训练有素的测谎人员很容易就能发现这种不自然的生理反应。”

Image caption 测谎仪证据通常不会被法庭接受(图片来源:SPL)

有些研究人员也会担心,测试有误时,测试生成的错误阳性结果(意思是,无辜者错误地未通过测谎)多于错误的阴性结果(意思是,有过错的人错误地通过测谎),这种现象在 2004 年英国心理学学会验证测谎仪有效性的报告中就可以看到。

据古德森说,有些人说真话时过于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反应也通不过测谎测试。他说,“说真话的人也会改变自己的生理反应,以为这会有助于自己通过测谎,而测谎文献表明,许多这种说真话的受试者在试图这样做的时候也会被归入欺诈行列。”

许多科学家担心,测谎仪背后的理论是错误的,因为生理反应与撒谎并不具有必然联系。美国测谎协会 2011 元分析报告(A 2011 meta-analysis by the American Polygraph Association)发现,当时测谎测试使用的对照问题约 15% 都会得到错误的结果。

我试图通过的测试比较可靠,想骗过测谎器会更难。由于我是为了写报道才这样做的,所以穆尔迪为我设计了一种测试系统的方法,无需使用对照问题。他让我在纸上写出 1 到 7 之间的一个数字,然后在我试图隐瞒每个数字,好像我什么也没有写的时候,监控我的生理反应。

Image caption 在面临有精神压力的工作时,心跳速度会发生变化(图片来源:SPL)

这是犯罪知识测试的简单版本,这种测试用于已知犯罪后进行的调查。测谎人员会给一名潜在疑犯出示与犯罪无关紧要的特定信息和有关联的特定信息,然后测试受试者对有关信息是否有反应。以抢劫银行为例。你可以给疑犯出示若干数字,其中有银行被盗的金额;或者出示若干交给银行柜员的勒索信,其中有真正的勒索信,也有警方制作的假勒索信。

尽管马施克表示,还是有可能骗过犯罪知识测试,但根据英国心理学会的报告,在理论上,这种测试要比对照策略更为可靠,科学家对此的争议要少一些。美国测谎协会 2011 元分析报告发现,当时,犯罪知识类测试的错误率接近 10%。

虽然这种测试离完美还相差甚远,但也足以抓住我这样的人了。我没有通过测试,结果还很糟。下面是显示我的生理反应的截图。试试看,您能否发现我在撒谎。

Image caption 读图方法:X 轴表示时间。黄色柱体表示各个问题,开始的数字是 4,随后是数字 2、6 等等。蓝色线条:呼吸率。红色线条:脉搏和血压。黑色细线:椅子上的肢体动作。黑色粗线:皮肤电反应。

如果您仔细观察黑色粗线,可能就会发现我对数字 6 撒了谎。这点穆尔迪也发现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凯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