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宇航员永久殖民火星的计划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巴兹·奥尔德林的热情毋庸置疑。这可不是牛仔裤、夹克衫或是什么意想不到的红色条纹背带裤,而是 T 恤衫。在“目的地火星”底下的是映射有红色火星表面的宇航员面罩。奥尔德林希望实现的人类使命终归有一天会变为现实。对他而言,这意味着在火星建立永久基地。

“登上火星的第一批人会相当荣耀,但我们还要他们回到地球。他表示,“发出建立火星永久基地命令的总统必将载入史册”。

奥尔德林手指上五枚粗重的戒指反映了他本人的辉煌履历。左手的两枚代表登月前的他。他指着一枚黄金图章戒指说:“这个是我祖父曾戴过的戒指”。

他指着旁边一枚硕大的麻省理工学院毕业戒指说道,“这枚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戒指”,在戒指黑色方形背景衬托下,高高凸起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吉祥物——一只金色海狸。“我就是在这里获得博士学位的。”

奥尔德林于 1963 年获得航天科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题为两艘航天飞机的“载人轨道对接”。三年后,在执行“双子座 12 号”任务时,他得以将理论付诸实践,这也为他赢得“对接博士”的称号。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奥尔德林现在的视野要远远超出他曾驻足的月球表面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右手三个戒指中位于中间的、带圆形钻石的一枚。这枚戒指标志着他的职业生涯从工程师和学者转向宇航员——乃至名人。

奥尔德林计划将航天飞机作为穿梭巴士,在月球(地球的卫星)和火卫一(火星最大的卫星)之间的双曲线轨道上往来穿梭

他说,“这枚别致的戒指是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派人送给我的,上面刻有我的名字,阿里的名字刻在另一侧”。

我凑近细看。上面刻有“世界冠军”的字样,围绕钻石还刻着拳王阿里和宇航员奥尔德林的名字。这枚戒指戴在他的小指上,而带钻石的新月形-月亮-星星组合戒指戴在他的中指上,看起来非常低调。

他说,“这个典型标志并非代表土耳其或是伊斯兰教,而是因为我曾经登上月球,又写过关于星际旅行的书,它恰好能代表我以往不同时期的经历。由于星星对我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我需要把它取下来,换成一个红宝石,代表火星。”

他微笑着说,“象征意义总是吸引人的。现在我与佛罗里达理工学院和巴兹·奥尔德林空间研究所合作,我也许还会制作我自己的佛罗里达理工学院戒指。”

Image caption 奥尔德林花费大量时间写书,鼓励在火星建立永久基地(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火星度假?

奥尔德林显然是位珠宝迷。他还热衷于太空主题的领针,两个手腕上还戴有若干金属、陶瓷材料的手镯,其中的一个带有白色立方体结构。其中的四个用黑色花体字组成“B-U-Z-Z(巴兹,即奥尔德林的名字)”字样。

这似乎有些不协调,但随后却令奥尔德林喜出望外。2010 年,他录制了说唱单曲“火箭体验(Rocket Experience)”,由美国说唱巨星史诺普·道格(Snoop Dogg)担任制作人。夏天,他在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举办的一个虚拟现实火星展览上担任全息向导。但除了伴随太空名人身份而来的这些虚饰,他对自己计划通过“火星循环轨道”让人类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往返的计划非常认真。

奥尔德林计划将航天飞机作为穿梭巴士,在月球(地球的卫星)和火卫一(Phobos,火星最大的卫星)之间的双曲线轨道上往来穿梭,并与小型航天飞机在轨对接。

他最初的想法是在地月轨道上往返,目的是开发太空旅游。乘客的主要目的是从航天飞机上欣赏太空景色,而不是在月球表面着陆。他说,“美国航空航天局对此不感兴趣,俄罗斯人做过试验,但从未实现载人飞行。看起来他们也许想做,但因为价格过于高昂,没有人去乘坐”。

在美国航空航天局某位前任负责人建议下,奥尔德林将自己的在轨航行构想用在了火星上。他说,“有些人将其称为上下火星的‘自动扶梯’,不过,美国建筑师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教给我,在空间,就没有所谓真正的上下之分。只有来和去。因此,我对于他们将我的系统称为‘自动扶梯’并不敢恭维。‘对接博士’这个称号也是一样。但凡有新想法出现,都会打破现状。”

Image copyright Sue Nelson
Image caption 奥尔德林手指上五枚粗重的戒指反映了他本人的辉煌履历。(图片来源:Sue Nelson)

现在这个系统被称为“火星循环轨道”。它是环绕太阳的一个轨道,要经过火星和地球。它的目的是利用大型宇宙飞船(像穿梭巴士一样)在轨道上的火星和地球间往返。行星重力起到弹弓的作用,帮助宇宙飞船提速,从而能减少所需的推进剂,为宇航员腾出更多的生活空间。像出租车一样的小型宇宙飞船可以将宇航员从地球送到较大的宇宙飞船上。这种设想是将火卫一(火星最大的卫星)作为人类前往火星殖民地的跳板。

火星循环轨道构想带来他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教授詹姆斯·朗古斯基(James Longuski)的合作,他们合作设立了普渡-奥尔德林计划。

奥尔德林说,“计划带来教授与研究生的合作,他们还对我的构想做出了一些改进。”去年,详细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出炉,报告将建立火星殖民地的时间定在 2040 年。他坚定地说,“我们是占领火星,而不是火星旅行”。

我问奥尔德林,如果有机会,他会去火星吗?

他立即回答,“不会,我留在地球上会更有价值。”

这听起来似乎傲慢(很可能就是),但这也许是因为与作为宇航员的辉煌历史相比,奥尔德林对太空旅行的贡献还鲜为人知。我感到,他希望因为自己的工程师技术和在轨航行经历而在地球上被人铭记,而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登陆月球。

1990 年代中期我曾采访奥尔德林,当时是为了宣传他与作家约翰·巴恩斯(John Barnes)联手首次涉足科幻小说领域。即使在那次访谈中,奥尔德林都热衷于转移话题,转而讨论火星。二十年后,奥尔德林的最新非小说类著作的主题都围绕着在火星建立殖民地,还有很多其他著作也是如此。

“他们殖民火星之时我也不会在世了,会有很多人想去火星,他们热衷户外活动,喜欢挖掘岩石,寻找小变形虫,或者研究岩石和火山口。但我不是这样的人。”

因此,奥尔德林将留在地球,而将火星留给下一代。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