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晕绝大多数人的两个心理游戏

Image copyright

我们过去在学校常常玩一个词语游戏,它有点像一种小把戏,玩法如下。你先让对方用最快的速度回答一些问题,然后追问下面这几个问题:

“一加四等于几?!”

“五加二等于几?!”

“七减三等于几?!”

“说出一种蔬菜的名字?!”

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胡萝卜”。

我觉得奇妙之处并不在这些算数问题。它们大概只是为了让快速回答者热身。关键是,大多数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说起蔬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胡萝卜。

这个看似并不新奇的事实揭示了人类大脑组织信息的方式。蔬菜有好几十种,根据你对新鲜食品的爱好程度,你可能知道不少的蔬菜。如果让你列出蔬菜,你可能会忘记几种你知道的,你可以很容易的列出12种蔬菜,然后你就会慢下来。当你在压力之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说出一种蔬菜时,你会忘记更多的蔬菜,大脑会浮现出最容易想到的一种蔬菜——常常就是胡萝卜。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胡萝卜常常是蔬菜的“原型”。

在认知学中,我们说胡萝卜是“原型”——因为在我们对蔬菜的概念中,胡萝卜是定义蔬菜概念网络的核心。一个简单的测试原型的方法是对回答某个东西是否属于某个类别计时。比如,当被问及“企鹅是不是鸟类?”时,我们回答“是”的时间要长于被问及“知更鸟是不是鸟类?”的回答时间。尽管我们知道企鹅也属于鸟类,但是企鹅的概念与“鸟”的类别关联起来要比其他更加典型的物种更慢。

在学校食堂就餐时,学生被告知胡萝卜有利于人的夜间视觉,全世界每年吃掉3700万吨胡萝卜。从兔八哥到《冰雪奇缘》中雪宝等卡通形象都让胡萝卜在我们的大脑中根深蒂固,成为蔬菜的典型例子。

这种组织信息的方式的益处在于关联最紧密的概念会在你需要时直接浮现脑海。如果让你想象一个带装扮的超级英雄,你会想到那位身披斗篷,大概会飞,揍人时一定会有星形泡泡的英雄。我们依靠原型来组织对世界的体验。它会告诉我们可以期待的东西,不论是超级英雄,还是求职面试。没有它,生活将无法进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快速回答:奶牛喝什么?你的反应说明了大脑关联信息的方式有时会误导我们。

这种组织方式的一个短处是因熟悉而关联起来的事物有时候按照逻辑却不应该关联起来。我们过去玩的另一种游戏证明了这一点。这次你让对方用最快的速度说20遍“牛奶”。接着的挑战就是快速回答问题“奶牛喝什么?”看看有多少人会回答“牛奶”。你会发现多的让你惊讶。你可以得意的告诉他们:“奶牛喝水,傻瓜!”人类喝牛奶,而这个概念与奶牛的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当我们对“喝”和“奶牛”这两个概念作出反应时,第一个出现在脑海中的回答自然就是“牛奶”。

根据相关性给出现成的答案,总比不能立刻给出答案的大脑要强。但是这也可能铸成远比奶牛喝奶严重的错误。每次我们假设医生是男性,护士是女性时,我们心中职业的原型所提供的现成的答案就让我们成了受害者。这种原型尽管是错误的,但也会让我们预设男性能更好的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或者女性不可能成为哲学教授。如果这些预设让你认为世界应该如此,而不是世界可能如此,那么你将很快遇到麻烦。

广告商当然也懂得原型的力量,所以会有那么多外表胜过内在的广告。广告商的工作并不是要传达一个有说服力的信息。他们并不希望你主动相信他们的产品是有趣的、美味的或健康的。相反,他们只是希望当你想到他们的产品时,乐趣、美味或健康会同时进入你的脑海(反过来也是)。在广告业,这种潜入大脑关联的方法是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而它所基于的原则却十分简单,和小孩子游戏中骗你说出“胡萝卜”这个词是同样道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