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走路的姿态窥探你的性格

Image copyright Getty

如果你见到有名男子迈着一种约翰·韦恩(John Wayne)式大摇大摆的步伐走进一家酒吧,或许,你会认为这家伙是那种信心十足的硬汉。又或许,你的想法可不那么客气。而不管怎样,恐怕你都会不由自主地基于他的步态,便冒然断定了他的性格。

过去75年来,心理学家们一直在研究这些假设。而且,他们的研究结果显示,我们中大多数人确实容易根据别人走路的方式来对其性格做出非常相似的解读。在看到那个想成为牛仔的家伙走进酒吧之后,很有可能你和我会不约而同地觉得他就是那种性格的人。

但是,这些假设的准确性如何呢?我们还能从别人的步态中看出哪些其它类型的性格特质呢?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我们请教此问的最佳人选也许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步态和性格方面的研究。该领域最早的研究之一是由德国出生的心理学家沃纳·沃尔夫(Werner Wolff)在1935年发表的。

他在五名男子与三名女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了他们身穿工装连衣裤(以避免暴露其它性格特征)、参与一项掷环任务的视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种约翰•韦恩式大摇大摆的步态,令人们联想到某种特定的性格

之后,沃尔夫将隐去头部的剪辑版录像磁带交给这些参与者回看,并请他们仅仅根据各自的步态,对彼此的性格做出解读。

该研究有一些新奇有趣的细节——例如,沃尔夫得用一个滴答作响的节拍器来掩盖录像卷筒所发出的声音。更为重要的是,沃尔夫发现自己的受试者们很容易基于彼此的步态,形成对对方的印象,而他们的判断还往往有很多一致之处。

例如,让我们细细玩味一下参与者们各自对“45号被试者”所作出的一些刻画:

“这人很虚伪。”

“这是一个为了得到关注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

“此人刻意卖弄,存心傲慢,渴望受人敬仰。”

“这人内心里缺乏安全感,却试图装出很有安全感的样子。”

“这人沉闷呆板,有点儿低三下四,靠不住。”

看似神奇的是,参与者们对这位被试者及其他被试者所形成的印象竟这般相似。诚然,鉴于这一早期研究的样本规模如此之小,加之,参与者当时可能注意到除步态之外的其它暗示,所以,该研究并非完美无缺(此外,参与者们还互相认识,尽管他们难以从录像带中分辨出谁是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心理学家发现大致有两种步态

现代实验则更为精密复杂,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在于,数字化技术可以将一个人的步态转化为一片黑色背景之下的一幅简易光点图显示出来,用白色小圆点来展现被试者每个主要关节的动作。

此外,除被试者步态移动之外的其它所有暗示信息也被剔除了出去。

20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心理学家运用该研究方法,发现人们的步态大致分为两种,其特点可以概括为:一种走动的风格较为年轻朝气,另一种走动风格较为老气横秋。前者步调节奏更富有弹性,臀部晃动更剧烈,挥臂幅度更大,脚步更紧凑;而后者的步态则不那么灵便,且相对迟缓拖沓,身体向前弓得也更厉害。

至关重要的是,步行者的步态与其实际年龄未必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年轻人可能走起来老态龙钟,而反之亦然。此外,旁观者们想当然地认为,步态风格较为青春活力的人更为快乐,也更强大。即便当被试们的实际年龄通过展现其面容、身体而变得显而易见之时,情况依然如此。

这类研究又一次证明了,大家是多么容易、多么不能自拔地根据眼前所见的他人的步态来做出关于其人的推断。但是,针对这些推断是否准确这一问题,该研究并没有给出解答。为此,我们不得不转而求助于一项几年前刚发表的英国与瑞士的合作研究,该研究比较了被试者对其自身性格的评定结果和他人根据步态光点图对此人性格做出的推断。

他们的研究结果再一次表明,人们的行走方式主要分为两种,尽管该研究在阐述它们时所采用的术语略有差别:第一种被叫做豪爽豁达、自由散漫的走法,旁观者们将这种步态视为冒险精神、外向型、诚信靠谱、热情温暖的一种标志;另一种走法则拖沓迟缓、优哉游哉,旁观者们将其解读为情绪稳定的一种标志。

然而,至关重要的是,旁观者们的判断都错了——实际上,这两种不同的步态风格与上述性格特征并无关联,至少根据步行者给他们自己做的性格评定结果来看是这样。

虚假印象

所有这些研究中都传达出了一个信息,一个人的步态之于旁观者就像其颜值、着装、口音之于旁观者一样——被视为一种透露着其人性格类型的信息源。区别仅仅在于,虽然有证据表明,看脸做评估相当靠谱,但根据步态做推断,往往是错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根据步态做推断,往往是错的

至少,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判断都属于这种情况。然而,在一个较为阴暗诡秘的情境中,我们确实可以仅凭步态就对彼此做出较为准确的判断——而这种判断便是针对我们的脆弱性。

一些最早期的研究发现表明,人们往往认为,步子迈得较窄、摆臂幅度较小而且步态较为迟缓的男女较为娇弱(注意这与性格研究中所发现的较为老气横秋的步态颇为相似)。

此外,一项发表于2006年的日本研究令人毛发倒竖,它通过询问男性被试者,对于各位用光点图像呈现出来的女学生,他们搭讪、不当接触的可能性有多大。仅凭女子的步态,男性被试者往往表示,他们将更有可能冒昧地侵犯个性特质较为脆弱的女性,例如较为内向含蓄且情绪不稳定的女子。

另外,还更令人担忧的是,已有研究显示,在被关押的囚犯中,心理变态得分较高的那些仅凭观看人们沿着一条走廊漫步的录像带,就能特别准确地探察出哪个人以前曾被袭击过。而看起来,一些囚犯非常充分地意识到了自己这方面的技能:拥有较高心理变态得分的囚犯明确表示,在他们做判断时,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人们的步态上。

这与传闻中的证据不谋而合。例如,据称,连环杀手泰德·邦迪(Ted Bundy)曾表示,“看看她走在街上的样子”,他就“知道她是不是自己下手的对象。”

这一整个领域的研究引发了一个问题:人们能否通过调整自己走路的姿态,来改变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呢?有部分研究表明,对于那种让人觉得你不好惹的步态(更为大步流星,更加快如闪电,挥臂动作更为迅猛大胆),你可以后天学会,而且在不那么安全的环境中,女性会自然而然地装出这种步态的基本模样。

但是,那些研究与豪爽和迟缓、优哉游哉走法有关的性格特征的心理学家指出,对于这些特定步态能否拿来教授,尚未有定论。

所以,你那费尽心力想给别人留个好印象的做法,多半是不可取的无用功。不然的话,它可能只会被看作一个铤而走险的尝试,就像“45号被试者”的虚张声势——抑或那位大摇大摆的牛仔男子一样。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