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有“想象障碍”是怎样的情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你可以在脑海中进行想象,但有些人却不能,并且无知无觉的生活了很多年

闭上眼睛,想象你最爱的人的脸,眼睛的颜色,头发的质地,皮肤的细节。你能想象吗?菲利普(Philip)不行。

来自多伦多的今年42岁的摄影师菲利普,有着幸福的婚姻,但他却无法想象他妻子的面容,因为他无法在脑海中进行想象。当他想起一张面孔时,他想到的是一个观念,一个智力的概念,而不是一个精神上的画面。

这种新情况被称为想象障碍(aphantasia)。这种现象的出现促使科学家重新审视我们常常习以为常的东西——人的想象力。研究人的想象力更可以为提升人类视觉心像(visual imagery)的能力,改善记忆力,增强同理心,甚至为上瘾和心理焦虑找到新的治疗方法,而提供新的见解。

想象障碍于1880年首次被发现,2015年随着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教授亚当·赛曼(Adam Zeman)和同事的研究而重新备受关注。赛曼的团队对21名无法进行视觉想象的患者进行了调查研究。

赛曼所研究的一些病患表示在他们清醒和睡觉期间,偶然会出现图像闪回的情况,但是不能根据要求指令而进行想象。大部分的患者还谈及会想起一些以前发生的事情,而由于他们无法进行视觉想象,大部分人更为擅长数学,逻辑和涉及语言的项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患有想象障碍的人只能以词汇和概念进行想象,而没有视觉图像

菲利普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睡着的时候做的梦由相同的视觉图像组成,与正常人并无差异。但在清醒的时候,他无法进行任何视觉想象。“当我闭上眼睛,我看到我的眼皮,这就是一片空白”,他说。“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当人们清醒的时候是可以看到他们的脑海中的图像的。每次当人们说“想象这个”或“数羊”的时候,我认为他们只是在打比方。”

如果你能够在脑海中形成画面,那么你将很难想象缺乏这个能力的生活。要想了解心盲症,可以试图想象一个抽象的概念,例如“和平”。没有直接对应的形象,(除了可能会想到和平鸽作为一种和平的寓意的形象),而你却能理解和想象什么是和平。

当菲利普试图描绘一个面孔,他或许知道结构组成,但是仍然无法将其画面化。他说:“当我这样去想象的时候我很难解释会发生什么”,他说。“如果我试着去想象我父亲的脸,我知道他有蓝色的眼睛或他鼻子的大小,但我无法想到其他细节了,我脑海中无法浮现出他的脸。我什么也看不见。”

想象一下

为了了解头脑中视觉心像能力的差异,我们必须对这个能力进行测量,但是想要探究人脑海中的情况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工作。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乔尔·皮尔森(Joel Pearson)找到了答案:他不仅能客观地衡量我们的想象力,而且还可以操控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想要探究人脑海中的情况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工作,但是科学家已经找到了方法

他通过一个简单的测试,利用“双眼竞争”的原理。向一个人的两只眼出示两种不同的图像,例如一只眼看绿色条纹,另一只眼看红色斑点,大脑不能将两者合并成一个图像,一个图像被我们的意识忽略,而另一个则入意识范围内。

通过提前出示其中一张或另一张图像的可以控制大脑对于图像的反应。例如你可以在测试前向测试人出示其中一个图像,那么在双眼同看两个图像的时候,他更容易看到的是之前已经出示过的那张。

当你要求参与者去想象其中一个图像时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参与者在接下来的任务中也更容易看到这个图像。尤其是你的想象力越生动,你就越有可能在下面的实验中看到相同的图像。皮尔森通过数以百计的试验来测量人类的想象力。

那就对了

最近在听到播客主持人描述想象障碍和无法进行视觉心像时,菲利普才意识到他的经历与众不同。他感到非常惊讶,他说。“我的反应是,什么意思,人们难道能够这样么?”“他以为这是个笑话,因此在他四岁的女儿那里进行了测试。“我问她是否能在她的脑海中想象一个苹果,她说'是的,它是绿色的'。我很震惊。”

突然间,他生命中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有了答案。他的记忆力出了名的差。“我根本记不住人们的名字和面孔,但现在我知道了,其他人可以根据他们脑海中的形象去想象别人的样子,这样也就更容易记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些看似简单的任务——例如在停车场里找到你停的车子,对于患有想象障碍的患者并不容易

他在停车场也常常找不到自己的车子——可能是因为他无法想到他停车时的位置。“我总要拍一张停车附近的照片,或者写下临近的店名,不然我就要花一个小时才能找到我的车。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皮尔森团队研究了在工作中的大脑机制,探寻人们如何使用自己脑海中的眼睛来进行视觉想象。他们发现,一个人的视觉皮层的大小与他们的视觉心像的能力息息相关。视觉皮层是大脑负责感知图像的位置。在本月在英国诺里奇(Norwich)举行“眼睛的心灵(The Eye’s Mind)”会议中,皮尔森在这个未发表的作品中描述了在这个区域大脑细胞不活跃的情况下,人们如何想象到更强的视觉形象。

掌握这方面的信息有助于他的团队开发相关实验,通过非侵入性的刺激方式,操控脑细胞的活动,从而改变一个人的视觉心像的能力。

通过这种方法,皮尔森希望能够减少侵入性的视觉图像,例如焦虑,上瘾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症状的迹象。皮尔森说:“也许我们能减缓这些方面的意识”。

另一方面,皮尔森说,这种方法或有助于提升人们视觉心像的能力。“很容易理解,人们会想要提高他们的视觉心像的能力,改进认知的相关方面,”他说。例如我们知道,我们可以通过生动的形象思维提高我们的记忆力。防止人们进行影响道德判断的想象:他们觉得更容易做出更冷静的,更合乎逻辑的决定,对他人造成伤害,而不去想这样做的后果。

皮尔森说:“理论上,你可以操纵视觉心像的能力来改进作证,道德决定,记忆力和学习能力,等等。”

那么如果视觉心像的能力影响着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为什么菲利普和他的同伴么没有遇到更多的麻烦呢?“尽管视觉心像能力强的人更善于做涉及记忆力的工作,”皮尔森说,“但有想象障碍的人表现的也不差。他们可以说自己擅长使用语义学,算数,几何或其他抽象的非是视觉的策略,“如果你的大脑允许你进行想象,他说,你可以利用这方面能力完成某些任务,但是如果你不行,你一样可以使用其他能力完成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菲利普问他的女儿是否能在脑海中想象一个苹果:“她说'是的,它是绿色的。我很震惊,”他回忆到

菲利普同意,“我相信我的大脑在其他领域得到了补偿,”他说。例如,他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我可以模仿任何人,我可以模仿任何口音。我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会觉得这么难。我在脑海中可以听到别人的声音,就好像他们真的在讲话。也许这是对我认知方面的补偿。”

此时此刻

登录一个想象障碍人士的在线论坛,就会发现很多人认为这个特质对他们是有利的。一个用户认为患有想象障碍更有助于他活在当下。“无法想象未来[意味着]你不能真正的活在未来。对于过去也是同样的,他说到,很多人同意这个观点。“因为你无法重温某个时刻,你就会更加珍惜每一刻,”另一个用户说。

菲利普也发现自己更专注于现在而不是过去或未来。“我不喜欢做计划,我觉得很难想象未来,我会忘记做什么,除非提前写下来,所以我倾向于更自发的行为——我非常擅长现场解决问题。”

其他论坛成员谈到无法重温创伤或看到生活中可怕的,悲伤地场景的好处。“我曾经见过一个女友由于吸毒过量而抽搐,”其中一人说到,“我很高兴我没有能够再重温这个创伤的想象力。”

正如我们可能难以想象无法进行想象,患有想象障碍的人可能会觉得难以想象如果能够进行想象他们的生活会发什么变化。一个论坛的用户描述她是如何在她的脑海中将生活中的每一个回忆或描述写成小说的。“语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她说。“那些在脑海中用图像来代替语言的人们,我替他们感到遗憾。当然图像也非常伟大,但是我更热爱语言。如果我突然开始进行想象,而我需要描述的事情在我的脑海里消失了,我会想念它的。”

对于菲利普来说,他仍然是在接受吸收这个新的发现。“很奇怪,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他说,“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其他人是可以进行想象的。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太令我震惊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