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或成基因强化技术的未来所在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如果今后有机会,你会想通过改变自己子孙后代的基因,来提升他们的智商、体能、颜值吗?近年来,基因科学发展迅猛,使得这样的设想有望更快地落地成为现实,以加强人类能力为目标的生物技术层出不穷,其中不乏所谓的聪明药丸、脑内植入物和基因编辑等等。

与此同时,这些技术所滋生的伦理问题在国际上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尤其在去年CRISPR-cas9基因编辑工具横空出世之后,随着更多的人开始幻想通过修改自身的DNA来改善诸如智力、运动能力乃至道德推理水平之类的个性特质,这一争论的热烈程度也有增无减。

这么看来,一个充满基因强化人的美丽新世界就要降临到我们的身边了?或许如此吧。无独有偶,在展望这个新世界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现象:尽管诸如美国或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在许多现代科技领域独领风骚,但基因强化领域的重大进展不会集中在这些国家;相反,中国则较有可能在基因强化领域崭露头角。

这是因为西方民众对多种人类强化技术都怀有强烈的反对情绪。对此,有大量的民意调查可引以为据。举例来说,最近,皮尤研究中心(Pew)调研了4726名美国人,发现其中大部分人都不想借助大脑芯片来改善自己的记忆力,而且多数人认为诸如此类的人为干预已经突破了道德的底线。

“定制宝宝”

我们对各项民调进行了更为广泛综合的审视,发现在诸如德国、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国家中,民众们强烈抵制基于外貌或智商之类非医学性状特征来拣选最优人类胚胎并植入子宫的做法;而所谓“定制宝宝”这种直截了当地通过基因编辑来改善初生儿特征的技术,更是众矢之的。

Image caption 在西方国家,诸如CRISPR之类的基因编辑技术一石激起千层浪,激进人士出于对父母们将有能力打造“定制宝宝”的担忧而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西方民众对于强化技术(尤其是基因强化技术)的反对情绪,并非空穴来风。首先,安全问题是一大隐患。对此,上述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便是明证,其中观点更与部分专家的判断不谋而合——他们指出,修改人类基因组会招致极大的风险;尽管在治疗某些疾病时,这些风险可能被人们体谅接受;但如果是为了改善智商和外貌这样的非医学性状特征而冒此风险,就难以为人所容了。与此同时,来自伦理道德方面的反对呼声常常不绝于耳。他们认为,这些科学家是在肆意地改造大自然,在越俎代庖地“扮演着上帝的角色”。最后,不平等问题令人忧虑:新一代的基因强化个体因技术而诞生;相较于其他人种,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必将滋生许多不平等现象。别忘了,《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可是场人间炼狱啊。

然而,这些调研所关注的都是西方民众的态度。在西方国家之外,诸如此类的民意调查则少得多。尽管有些迹象表明,日本民众对强化技术的反对势头并不亚于西方民众的反对势头;但在其它国家(比如中国和印度),民众的态度则较为正面。老式的优生优育计划在中国民众中得到了较为普遍的认同,例如,人们可以接受,在胎儿确诊患有严重遗传病后,对孕妇进行选择性流产;或许正因如此,中国民众的态度较为正面。优巴斯伦理研究所(Eubios Ethics Institute)的达里尔·梅瑟(Darryl Macer)据此假定,亚洲将会冲在人类强化技术发展的最前线。当然,想要完全解释清楚这种民间态度差异,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

与此同时,更具普遍效力的基因编辑禁令将成为基因强化技术发展的最大障碍。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欧洲各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现行法律都明令禁止对生殖细胞进行基因修改(换言之,这些修改可以遗传给子孙后代)。而话说回来,在中国、印度以及其它非西方国家中,基因编辑领域的监管制度则宽松。即使有相关方面的管制,也多半是以指导方针、而非法规条例的形式存在。

Image caption 如今,人类科技可以识别出那些令我们更聪明健壮抑或更暴躁凶猛的基因(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在这种潮流中,美国可能会显得特立独行。尽管该国并未施行基因编辑的限制令,但是联邦基金却卡死了生殖细胞基因修改研究的经费来源。因为大多数遗传学家的研究经费都依赖于政府拨款,所以这有效地抑制了生殖细胞基因修改领域的研究发展。

与此相反的是,得益于政府财政拨款,中国在2015年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使用CRISPR-cas9工具编辑人类胚胎基因的国家。此外,在使用CRISPR-cas9对人体非生殖性组织细胞进行基因修改用来治疗癌症方面,中国也处于领先位置。

总的来说,中国之所以能研发出这些基因强化技术,主要得益于两大主要因素的支持:其一,学术研究为相关技术的开发提供支撑;其二,民意普遍支持相关技术的运用。西方国家在这两点上都远远落后于中国。

此外,一个更深层次、更政治化的因素也可能在发挥作用。西方民主国家容易受公众舆论的影响,这是民主机制的设计原则使然。由此,对于富有争议性的项目,选举产生的政治领袖不太可能给予支持,相反却较有可能对此进行限制。而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情况则刚好相反。这些国家并未确立直接民主的体制,因而也不太容易受到公众舆论的影响;同时,官员们在结合政府轻重缓急来塑造民意的过程中,发挥着极为重大的作用。例如,即便民意中残留有对人类强化技术的抵制情绪,行政力量也能对其进行规制。虽然可以说,限制基因强化技术的国际准则开始日渐形成,但是,其它领域的事实已经证明,中国为了促进本国利益的实现,将不惜抵制这些国际准则。

如果我们暂且撇开伦理问题和安全上的异议不谈,基因强化技术确实有望为一个国家带来可观的好处。哪怕基因编辑只是给民众智力带来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提高,都可以大幅度地推动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在竞争激烈的国际赛事中,特定基因能让部分运动员略胜一筹。其它还有一些基因可能会改变暴力倾向,也就是说基因工程可能降低犯罪率。

尽管强化技术可能带来的这些益处大多都实属推测,但是随着研究的推进,它们或许会落地成为现实。如果进一步的研究能够证实基因编辑在改进这些性状特征方面的可靠性,中国势必将成为人类基因强化技术领域的领军者。

Image caption 好也罢歹也罢,中国注定将在人类基因强化技术领域一路领先(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抛开那种西方无所不能、无所不佳的成见,西方人是否有理由对中国有望实现基因强化技术这种不确定的事情感到担忧呢?

如果批评家们不幸言中——人类强化技术或违反道德伦理,或极具危险性,或两者兼具,而中国又实现了这种技术,那么这将令西方国家担忧。以批判性的眼光来看,中国民众也会受到伦理问题的困扰,自身安全也难以保障,而这正是国际社会关注此事的一个原因。鉴于中国在其它领域的人权记录,国际社会的压力能否起到效果仍有待商榷。而反过来看,中国人口得到优化,又会使其在世界舞台上更具竞争力。而对于基因强化技术的反对者们,一种危险的两难境地可能就难以避免:要么不做基因强化,被甩在强化者的后面;要么进行基因强化,但又要饱受身心上的折磨。

反之,如果一方认为,人类强化技术其实是可取的,那么这种趋势便应该受欢迎。在西方政府哼哼唧唧、犹豫不决,又出于人道而推迟发展这一可能引发巨大进步的技术时,中国却一马当先,引领着前进的方向。而其竞争力的增强,反过来又将迫使西方国家放宽限制,从而使得全人类共同进步——变得更健康、更高产而且才智健全、十项全能。

无论你怎么看,这种潮流都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对于它能否经久不衰,我们拭目以待——是美国等国的民意见风使舵,还是中国的研发资金花光用尽。但目前看来,中国正在把基因强化技术的未来牢牢攥在手中。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