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会让你变得更加小气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你可能时不时会注意到这种情况,在酒吧里,当轮到有钱人请大家喝一轮时,他们掏钱包的速度常常是最慢的。你可能会猜测是不是这种小气的习惯帮助他们变得富有?或者,是不是因为有了钱,人就变得小气起来?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并且可以从多个角度来研究。你可以找到对金钱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某个群体,比如经济学家,然后比较他们和其他人谁更慷慨。1993年的一项研究正是用了这一方法,他们发现承认从未捐款的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数目是建筑学、心理学专业的两倍。他们还发现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在像“囚徒困境”这样的合作类游戏中表现较为不友善。

研究者分别在学生入学和毕业这两个时间对他们进行评估。学习其他专业的学生在毕业时比刚入学时变得稍微慷慨一些,而相比之下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一如既往的不如其他专业慷慨。当然,这些都是平均值,经济学专业的利他主义者也大有人在。

事实上,有证据表明更富有的人或在物价较高的地区生活的人更有可能作出利他行为。研究者走遍伦敦的20个不同区域,在每个区域的人行道上他们散播15封贴上邮票、写好地址的信。然后,他们就等待好心的过路人捡起信来,帮忙投递。在温布尔登(Wimbledon)这样较为富裕的区域,信件成功投递的比例高达87%,而在沙德韦尔(Shadwell)这样较为贫穷的区域,投递率仅为37%。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富翁游戏里,开头就获得优势的人常常忽略他们的这一先发优势会造成不公平,他们认为自己的决策比较英明。(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相对富有的人的另一突出表现是“非凡的利他行为”,即当你的行为不为人所知晓且不可能得到回报时做出的利他行为。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克里斯汀·贝瑟尔-豪尔维茨(Kristin Brethel-Haurwitz)和艾比盖尔·马什(Abigail Marsh)试图弄清为什么美国各州向陌生人捐献肾脏的比例差异如此巨大。

他们研究了包括宗教信仰程度在内的多种因素,但是最大的预示因素是收入中位数。简而言之,收入较高的州,捐献肾脏的人更多。但这并不意味着相对富有的人比相对贫穷的人更有可能捐肾。这个研究说明的是较高层次的利他行为似乎与人口的富裕程度有关,但原因可能是生活幸福度较高,这可能为人们的利他行为创造了条件。

所以,除了90年代的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以外,富人似乎在研究中的表现不俗。但是,在你下结论前,先看一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保罗·皮夫(Paul Piff)的研究。他设计了一系列陈述来衡量人们的优越感,比如“假如我在泰坦尼克号上,是不是应该让我第一个坐上救生船。”结果让人惊讶,一些人支持这一陈述,其中富人比穷人更多。相对富裕的人更多的会认为他们从不犯错并擅长做任何事情,他们在拍照前会对着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的样子。

皮夫在另一项研究中组织了一组收入有一定差距的人,其中一些人年收入达到20万美元。 皮夫给他们每人10美元,他们可以选择要不要把钱给别人以及给多少。皮夫发现,穷人更为慷慨。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昂贵汽车在人行十字路口的停下来的可能性较小。这可能意味着有钱的司机品行较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是不要忘记,富人是在参加皮夫的测试之前就已经有钱了。决定他们行为的可能并不是他们的财富;相反,有可能是吝啬的行为让他们变得富有。小心对待金钱以及过分相信自己帮助他们发了财。

那么假如让人在想象中变得富有会怎样?这会不会改变他们?为此,皮夫让参与测试者玩大富翁游戏。不过规则略有不同,在游戏开始时通过扔硬币的方式决定让其中一些玩家的起始资金是其他玩家的两倍,每次经过“游戏起点”时,这些玩家所得奖励也是其他玩家的两倍。毫不奇怪,得到这些有利条件的玩家轻松获胜。而皮夫透过一块单面镜观察游戏过程,他要知道当人们在想象中变得富有之后会有什么改变。很多人变得更加吵闹,高声喊叫,他们把赛车拍到棋盘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桌上摆着一碗椒盐脆饼干,他们大把大把的抓来吃,比其他人吃的更多。而在游戏结束后,当被问及他们获胜的原因时,他们说到自己的努力和他们英明的决策,却闭口不提游戏开始时他们的资金优势。所以,即便是暂时拥有金钱,都可能让人变得更加自我中心。

皮夫还在旧金山湾区的人行道十字路口旁偷偷观察昂贵汽车和低价汽车,哪种更有可能停车礼让。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豪华汽车的司机表现不佳。所有的低价汽车都停车了,而只有一半的高价车礼让行人。但是,这个研究范围比较狭窄。而车型只是富有的一个标志。有可能富人有专职司机,或者收入不高的人贷款买了高价车。

德国海德堡大学(Heidelberg University)的斯特凡·特劳特曼(Stefan Trautmann)尝试消除这些不确定性。他在荷兰进行了一项权威调查。通过每年对9000人进行四次调查,他发现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人更为独立,与人打交道较少。但是当他们在玩金融信托的游戏时,有钱的游戏者背叛对手的可能性并不高于没钱的游戏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大多数人愿意把收入的2.3%捐给慈善机构。(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关利他行为的研究似乎互相矛盾,那么不妨看一看实实在在的捐款数字。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这为亿万富翁发誓捐出99%的个人财产——属于罕见的例外,抑或有钱人平均捐款占工资比更高?你可以对比不同收入群体的捐款和收入比例。经典的利他行为研究更多的认为这一数字的变化是微笑曲线,最贫穷的和最富裕的人捐款占工资比重最高,而中间的人该比重较低。不过,这个早先的研究排除了那些分文不捐的人——比如无力捐款的穷人。这可能会影响到统计数字。

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考虑到这一点后把收入范围缩小到1万美元至30万美元。他们发现美国人捐款占收入比惊人的一致,大致在2.3%。但是,如果你看一下收入最高的人群,即2%收入高于30万美元的人,他们的捐款平均占工资的4.4%。所以,极端富裕人群整体上在捐款方面更为慷慨。

总而言之,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似乎说明富人并不比其他人更为慷慨或吝啬——除了少数在金字塔尖的人。你可以认为他们的财力更为充足,可以支持他们做到这些,不过至少他们是自己决定这样做的。

所以,下次你再看到有钱人在酒吧买单时拖拖拉拉,可能这就是他们的个性,而不是富有导致他们变得吝啬。研究表明,有钱人也相当慷慨,但从中我们也得到一个教训,要注意防止自己产生优越感,尤其是在玩大富翁游戏时。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