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撇子为什么那么稀少?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为何左撇子数量那么少?(图片来源: iStock)

从我们儿时第一次抓起蜡笔乱涂乱画开始,我们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这件事就已经很明显了。但是,我们选择某一只手作为我们主要的动作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左撇子的数量这么少?

为了解开谜团,在BBC广播4台节目《卢瑟福和福莱的好奇世界》(Curious Cases of Rutherford & Fry)的委托下,亚当·卢瑟福(Adam Rutherford)和我决定对人类“偏手性”现象背后的科学和历史做一番研究。

我们很快发现,问题并不像我们当初设想的那么简单。举例来说,我以前从不知道,人体除双手之外的很多其他器官其实也是存在偏左/偏右性的,比如眼睛。只要按照下面的提示做个实验,你就能知道哪只眼睛是你的主利眼(主视眼,惯用眼)。

向身体前方伸直一只手臂并举起大拇指,先用双眼观察大拇指,然后分别遮住左右眼,你较强的那只眼会看到更接近立体视觉的图像。

同样,你也可以测试自己的双耳:当你接听电话或者偷听隔壁动静时一般会用哪只耳朵?

研究人体的非对称特性会有很有意思的发现——我常常用左手拿起电话听筒,却把它贴在右耳上,与此同时我的右手正在纸上做笔记。如果肢体舒适性是唯一的考量标准的话,这种古怪的肢体组合显然不符合这个标准。实际上,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充分发挥自身的天然潜能。

40%的人为左利耳,30%为左利眼,20%为左利足。

但是,只有10%的人为左撇子。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左撇子人数这么少?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你可以同时拥有右利眼和左利手(图片来源: iStock)

随着时间的推移,左撇子不再是学校里学习不努力的顽劣学生的代名词,但是“左撇子”这一词汇的负面形象却依然存在。英语里的“左”一词源自盎格鲁·撒克逊语里的词汇“Lyft”,意指“疲弱”,而拉丁语的“右”则是“dexter”——表示技能和正直。

那么我们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是如何形成的呢?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以单只手为主是有好处的。例如,黑猩猩在做不同任务时会选择一只更为有利的手。

例如,黑猩猩抓白蚁时,会首先选定一根合适的树枝,然后伸入白蚁窝。这时,它通过手指的细微感觉就能知道洞穴的深度、宽度,以及其中是否有大量白蚁。随后,黑猩猩把树枝轻轻抽出,然后就可以大吃紧紧咬住树枝的白蚁了。黑猩猩不断用同一只手练习捕捉白蚁。技巧越发熟练,抓到的白蚁也就越多。

灵长类动物学家在野外发现,黑猩猩的偏手性模式和人类大不相同。对于同一项任务,使用左手和右手的黑猩猩数量大致各占一半。为什么人类的进化会产生1比10的悬殊差异?

科学家在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的牙齿上发现了重要的线索。尼安德特人头脑聪明但却身体笨拙,他们会用牙齿牢牢咬住大块的肉,然后用主利手中的刀子把肉割成小块。在这个过程中,刀子会在牙齿表面留下划痕。通过观察前门齿上的划痕方向,就能分析出他们当时是用哪只手抓住食物,哪只手使用工具的。出乎科学家意料之外的是,如果你比较尼安德特人中左撇子和右撇子的数量就会发现,左撇子的比例和现代人相同,都只有1/10。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是基因决定了一个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基因学家想再进一步了解是哪段DNA决定了这个性状,最后发现涉及多达40个不同基因。截至目前,对于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以及为什么左撇子数量这么少这两个问题,答案都还只能是“尚不明确”。

那么,除了很难找到适合左手使用的剪刀、拉链和钢笔以外,左撇子对人的日常生活有没有不利影响?

有关左撇子会影响大脑的论调一直不绝于耳。大脑右半球控制左手,左半球控制右手。因此,左撇子会反过来对大脑的组织结构产生影响。

“左撇子人士的大脑结构之间也存在巨大差异,”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家、《右手左手》(Right Hand, Left Hand)一书作者克里斯·麦克马努斯(Chris McManus)说。

“我个人的感觉是,左撇子更聪明,但是同时也存在缺陷。你要是左撇子,就会发现自己的大脑的运行方式和别人不大一样,这也会赋予你别人不具备的技能。”

然而,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牛津大学发育神经生理学教授多萝西·毕绍普(Dorothy Bishop)说,“我自己就是左撇子,我一直因为自己和别人不同而耿耿于怀。”

“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左撇子和读写困难症和自闭症等病症存在关联。而在另一方面,左撇子也有好的一面——建筑师和音乐家里的左撇子比例要高于常人。”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儿童会迅速养成用哪只手的习惯(图片来源: iStock)

但是毕绍普对相关数据却并不以为然。她说,这些关联都是所谓选择性报道偏见的结果。科学家在对各种特质——比如创造性——开展研究的过程中会加入对偏手性的考量,如果他们发现存在关联就会大呼特呼,但如果没发现关联就闭口不谈。

她说,如果对唐氏综合征、癫痫和脑性瘫痪等罕见疾病的患者群体进行调查,就会发现,左撇子和右撇子患者的比例更接近1比1,而不是1比10。

然而,毕绍普说,左撇子可能是某些疾病造成的症状而非病因。

“左撇子本身不会造成问题,”她解释说,“但很可能是某种内在问题的症状。但是对于大多数人,左撇子不会对其智力认知发育产生不良影响。”

争论仍在继续,对于左撇子人士的大脑,我们仍然知之甚少。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当神经学家使用MRI等科学手段研究人类行为时,为了缩小不同参与者之间的偏差,往往只邀请右利手人群参与实验。只有针对左利手的特殊研究才会邀请左撇子参加。

我现在已经怀有7个月的身孕,但腹中的宝宝已经决定好将来用那只手了,这真是奇妙。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彼得·海伯(Peter Hepper)对腹中胎儿的活动进行的超声波研究已经让我们知道了这一点。

海伯发现,十分之九的胎儿喜欢吮吸他们的右手拇指,这个比例和人群中右撇子的比例相符。他后来对这些儿童开展了多年的跟踪研究后发现,曾在子宫内吮吸右手拇指的儿童都成了右撇子,喜欢吮吸左手拇指的都成了左撇子。

现在我的宝宝已经选择了左手或右手,但是在她将来决定用哪只手拿起蜡笔开始乱涂乱画之前,我还是无法知道这个秘密的。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