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人类智力认识的误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布里斯班(Brisbane)画廊外面排队的客人不是你认为的典型文化秃鹫; 事实上,直到最近他们从来还未曾看过一幅画。 但是只要稍加培训,他们就会发展出自己的艺术品味,当他们懒洋洋地穿过不同的房间时,表现出对毕加索的结晶结构或莫奈梦幻般柔和焦点的明显偏好。

毫不奇怪,他们的才能引起了一阵议论,因为他们的大脑比针头还要小:这些真正的艺术评论家就是那些常见的花园里的蜜蜂,在人的培训下,它们会寻找艺术家作品背后的糖浆。

事实上,认识艺术风格的能力只是一长串成就中最新的一项。 蜜蜂可以数到四,读懂复杂的标记,从观察中学习,并通过秘密代码(知名的“摇摆舞”)彼此交谈。在觅食时,它们可以权衡到不同的花的距离,规划复杂的路线,以最少的努力收集最多的花蜜。在蜂巢内,它们的责任包括清洁,殡仪(因为他们要处理死去的蜜蜂)甚至调节气温:当天气炎热时,它们会收集水滴在蜂巢上。

Image caption 人类拥有大约1000亿个神经元,与我们相对孱弱的身躯相比,我们的大脑实在是强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人类大脑的神经元数量几乎是蜜蜂大脑的十万倍,但我们许多最有价值的行为的基本原理同样体现在蜂巢的群体活动中。 那么,我们头骨中的灰质是用来做什么的? 它如何将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

巨大的头脑是不是一种对空间的浪费?

人吃下去的食物大约五分之一是用来支持1000亿个小小的灰色细胞之间的电信号交换。 如果一个巨大的头脑没有给我们任何优势,那将会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还有一些明显的好处。 且不论其他,大脑使我们做事更有效率。 比如,当蜜蜂在寻找一个场景时,他们会逐一考虑每个对象,而大型动物有额外的脑力,一次处理全部场景。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多任务并行。

较大的头脑也增加了我们的记忆容量:蜜蜂仅可以抓住少量的表明食物存在的信号之间的联系,更多的联系会让它们感到困惑。而即使鸽子可以学会辨认超过1800张图片,这还是没有办法和人类的知识相比。为了进行对比,想一想记忆冠军可以记住圆周率小数点后的数千位。

好吧,所以我们可以记住很多事。还有呢?

达尔文将这些区别描述为“程度的差异,而不是种类差异” —— 这个结论可能有些令人沮丧。 如果你看看人类文明和我们所有的成就,那么我们肯定有一些其他动物所缺乏的特别的能力。

文化、技术、利他主义和许多其他特征都被认为是人类伟大的标志——但是越是深入研究,这个列表就变得越短。

Image caption 喜鹊被认为是认知能力最发达的鸟类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例如,我们知道猕猴长期以来会拾取石头来敲破坚果,而新喀里多尼亚(New Caledonian)乌鸦可以把破碎的棍子制作成钩子,帮助他们拾起食物——这是两种基本的使用工具的方法。 即使是无脊椎动物也学会了这些方法。 例如,有条纹的章鱼会收集椰子壳,然后沿着海底拖走,当作自己的遮蔽物。

而与此同时,有人发现赞比亚的一只黑猩猩在耳朵上戴了一簇青草——显然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她认为这看起来很漂亮。 很快,她身旁的许多其他黑猩猩也模仿了她的时尚主义,一些研究人员将这种装饰行为解释为一种文化表达的形式。

许多生物也似乎有一种先天的公平感,甚至可能感觉到对别人的同情,这再次说明,其他生物可能拥有丰富的情感生活,而这曾经被认为是人类的领域。还有一个座头鲸的例子,最近人们发现一头座头鲸保护一只海豹免受虎鲸的攻击,这证明我们不是唯一会采取利他行为的动物。

有意识的思维如何?

也许答案应该存在于“自我意识”,这是生物将自己视为个体的一种能力。 这种自我观察是一种基本的意识形式。 在所有可能成为人类所独有的不同品质中,自我意识的测量是最难以确定的——一个常见的测试方法是在动物身上涂抹油漆斑点,然后将它放在镜子前。如果动物注意到标记,并试图擦掉它,我们可以假设动物认出了镜中自己的形象,说明它已经形成了某种关于自我的概念。

人类出生后到大约18个月大才会发展出这种能力,但少数其他动物似乎也表现出这种意识,包括倭黑猩猩、黑猩猩、猩猩、大猩猩、喜鹊、海豚、虎鲸。

Image caption 大象可以辨认出自己的倒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我们没什么特别的?

还不要轻易下结论。有几种心智能力可能是我们独有的,最好的理解方式可能是一家人围着餐桌进行交谈。

当然,第一个惊人的事实是我们可以说话。无论你一天有什么想法和感觉,你都能够找到词语表达出来,并向周围的人描述你的体验。

其他任何生物都无法如此自如的进行交流。例如,蜜蜂可以用摇摆舞接力传达花坛的位置信息,它甚至可以警告其他蜜蜂有危险昆虫的存在,但它不能表达它所经历的所有事情:它被限制在关于当下的处境的一些事实中。相反,人类语言是开放的。人类可以从词汇中选出一些来进行无限的组合,从而表达出我们最深的感情或者界定物理学的规律——如果我们不能找到合适的词语,我们还可以发明一个新的词语。

更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大部分谈话都不是植根于现在,而是围绕着过去和未来,这就带出了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的另一特征。 我们已经探讨了我们如何能够记住比大多数动物更多的事实。 这是“语义”记忆。但是,正如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托马斯·苏登多夫(Thomas Suddendorf)指出的一样,我们还具有“情景”回忆的能力——在大脑中再现过去的事件并辅以多感官细节的能力。这就是知道巴黎是法国首都和回忆你初次到访卢浮宫时的情景和声响之间的区别。

Image caption 蜜蜂可能被困在当下,没有对未来和过去的概念。(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关键在于,回忆过去的能力让我们同样也能想象未来,因为我们可以用过去的经验预测未来将发生的事情。比如你可以通过回忆以前的旅行想象下一个假日你可以想象你喜欢什么样的旅馆,,计划你想去的景点并列出你想吃的食物。

没有其他动物有如此详细的个人回忆,再加上能够提前规划整串行动的能力。 即使是能够管理结构复杂的蜂巢的蜜蜂,也只是在回应当下的处境。它们的想法不会超出它们想要去的下一朵花或入侵者的危险。它们不会回忆起幼虫时的感觉。

语言、内心的“时间旅行”使我们能够与他人分享我们的经验和希望,建立综合的知识网络,并让它随着一代一代的人类不断发展。 人如果没有这些能力,科学、建筑、技术、写作——让你得以阅读这篇文章的一切——就不可能出现。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