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国僧侣共享免费午餐

群山像片片荷叶一样,将救仁寺包裹其中。寺庙建筑明亮的色调与冬季的灰白形成反差。寺庙周围植物蔓生,庙内挤满穿着登山服饰的旅客,在韩国登山服饰通常由尼龙材料制成,颜色鲜艳。许多人前往救仁寺是为朝拜佛陀,也有人是为锻炼身体和观赏风景。而我也许是唯一一个为了一饱口福而前往该寺的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丹阳郡外,白云缭绕群山之间(图片来源:Sungjin Kim / Getty)

我的向导身着黯哑的灰色长袍,难掩其激动的情绪。由她带领前往厨房的道路绕着半山腰打转。我开始掉队,面对无数水泥台阶,有苦难言。

“想象一下,你正在下山。”她建议道。

“下山,西度师太(Hyeonduk Seunim)?”我问道。“Seunim”在韩语中表示“师太”的意思,出于礼貌,我通常称呼她的全名。

她点头道,“头脑能控制身体。”

我试了一下,但是我的脑子不吃这一套。寺庙像一片楼梯组成的网络,它们从我所在的地方,一直通往山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从救仁寺俯瞰山谷(图片来源:Samuel Bergstrom )

救仁寺已有70年历史,但是对于一个大型宗教场所而言,还太过年轻。寺庙于日据时期最后一年建立,当时只是一个独立的小屋子,但是迅速成为宗教信徒和游客的朝圣地。到访者会予以布施,这些捐赠帮助寺庙扩张。如今,高耸的建筑物占据着整个山谷,山谷位于小白山脉,位于首尔西南150公里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丹阳郡示意图(图片来源:Samuel Bergstrom )

每天,僧侣将向游客们免费发放午餐。走在一起时,我向西度师太问起这一传统。她解释说,这是为了表示感恩,向帮助修建救仁寺的捐赠和供奉表示感恩。但是他们对所有到访者表示欢迎,无论他是佛教徒还是基督教徒,是韩国人还是外国人。寺庙都将为他们提供斋饭。

厨房院子里满是陶器罐子。罐子里装满酱油、腌制豆类和辣椒酱。僧侣们自己栽种所有的食物,从卷心菜到栗子,并进行腌制。在粮食收成之间,他们靠传统主食度日,如:腌制大豆、卤芝麻叶、泡菜 – 韩国的标志性腌制蔬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救仁寺餐厅之内(图片来源:Samuel Bergstrom)

厨房的内部就像一只水泥制成的马蹄,摆满了大锅。每口锅内乘着足够500人食用的米饭,和足够3000人饮用的汤。锅内太深,僧侣不得不使用铁锹搅动。角落里,一名年轻妇女戴着粉红色的头巾在淘米。淘米水倒入另一个罐子,作为汤底。

在餐厅楼上,我们只能有什么吃什么。食物全部为素食:米饭和泡菜、大豆汤、烤土豆。前来朝拜者和登山客摩肩接踵,数百人共用一张长桌。节假日时,人数更多,达到成千人,尤其是在一月或二月的农历新年,及五月的佛祖诞辰。

在韩国文化中,分享食物是必须的。人们同吃一道菜。食物是团体的象征。通过招待大家共进午餐,救仁寺的僧侣让大家感觉亲如一家人,至少在这一顿午餐的时刻是如此的。

作为大家庭中的一员,他们希望我们能吃完盘中的食物。西度师太痛责了三名访客,他们没有吃完斋饭便想离开。三人像受罚的学生一样,垂头丧气,乖乖坐了回来。我的向导在我的盘子旁边发现了撒落的米粒。她拿起勺子,将米粒舀起来,不由分说填进我嘴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祖师殿、韩国、救仁寺、僧侣、佛教(图片来源:Samuel Bergstrom)

午餐过后,西度师太邀请我参加一项法事。我们沿着阶梯重新回到祖师殿,殿内塑着一尊大佛,周围塑立着众多菩萨。信徒敬供的水果堆在他们面前。经幡在头顶飘动,墙被漆成画册的颜色。僧侣们一面擂鼓,一面诵经,他们的声音像木制品一样深沉华丽。

西度师太领我到佛祖跟前的红色垫子上,“你是我们的客人。”

在我右边,跪着两名姐妹样的衣着讲究的妇女。她们并不看我,忧桑的眼神只专心在佛祖身上。我想知道,我已介入怎样的一场仪式中。西度师太在我另一边立定,我们一起弯腰鞠躬。

接下来一个小时,我们辗转于各个圣坛间,鞠躬再鞠躬。上身弯曲,三鞠躬,再弯曲。我开始明白,这些僧侣如何能应付这些梯阶了。

直到来到最后一个圣坛,我才明白我们所进行的究竟是什么仪式。圣坛掩埋于一碗一碗的蔬菜、一柱一柱的苹果、一瓶一瓶的糖果下面。中央的宝座上,放着一张白纸。这是一场纪念仪式,白纸代表已经过世的某人。地板在鼓声中发颤,我们再次鞠躬。

根据韩国传统习俗,已逝去亲人的亡魂会在一年中的特定日子返回家中。他们将接受鞠躬,享用美食。在农历新年和感恩秋收的秋夕节,全国上下都将进行祭祖仪式。但今天,只是两名妇女在悼念一位亡亲的忌辰。

仪式完成后,我们来到殿堂外面烧纸钱。纸钱烧成灰烬后,两名姐妹第一次转向了我。她们感谢我一起祭奠她们的亡亲。我的出现不被视为冒犯,而是代表某种亲近的关系。 “可能前一世,她们的亲戚是美国人吧。”西度师太翻译道。

她们邀请我参加仪式的最后一步。西度师太示意我们进到一间闲置的空房间,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小矮桌。祭坛前一碗一碗的水果和蔬菜被端了过来,连同一杯一杯的咖啡和大麦茶。向亡故者敬献的供果现在由在生者享用。以此为象征,用一顿午餐将两个世界联系起来。

我们都坐下来享用供果:亡灵、姐妹、师太和我 – 与她们之间存在某种联系的陌生人。在餐桌面前,我们仿佛一家人。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Travel网站。

(责编: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