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的“地狱谷”

北海道地狱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北海道地狱谷的一个警告标志(摄影:Thomas Volstorf/Getty)

日本最北端的北海道岛因几件事而远近闻名:札幌(Sapporo)的啤酒、新雪谷(Niseko)的滑雪场、以及无处不在的“uni”(海胆,sea urchin)和牛肉。

而鲜为人知的是,北海道岛上还有一座白烟袅袅、沸水鼓泡、硫磺味浓烈的地狱谷(Jigoku-Dani,或称Valley of Hell)。地狱谷覆盖面积达24英亩,是约两万年前Mt Kuttara爆发所形成的地热火山口遗迹,坐落在北海道的支笏洞爷国立公园(Shikotsu-Toya National Park)内。在那里,翻滚的熔岩坑和徐徐沸腾的黑色硫磺火山喷口不动声色地潜藏在厚厚的积雪下面。

对一些人而言,它绝对有可能听起来像是地狱幻景。然而,这座位于札幌以南112公里的地狱谷也是许多人想象中的天堂。它是许多温泉(天然的热水浴场)的泉源,从热气腾腾、可供游客濯足解寒的简朴溪流,到可供您冥想品味雪落盆景的时髦玄武岩温泉浴场,种类繁多,不一而足。

请不要将它与那个位于日本本州岛、有雪猴沐浴、更为知名的地狱谷(Jigokudani)相混淆,北海道的地狱谷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有别于传统日本温泉那份俯瞰樱花、红叶美景的恬静安宁,地狱谷的温泉浴场坐落在由沸腾鼓泡的间歇泉和蒸汽腾腾的洞穴组成的崎岖粗犷的原生地貌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的地狱谷热水浴场(摄影:Liwei Hong/Getty)

而其温泉水则因种类多而显得格外珍贵。在登别(Noboribetsu)的地狱谷温泉镇上可以找到九种不同类型的温泉水,包括酸性铁泉、碱性泉、食盐泉、放射能泉和绿矾泉。其中的一些甚至被浴疗学家用作治疗包括支气管炎、神经痛、湿疹在内的多种医科病症的药方。

在二月最为寒冷寂静的日子里,我在新雪谷滑了几天雪后,向东南行90公里,踏上了地狱谷的土地。去登别的决定是有理智的决策基础的,既是因为它邻近公园的酷热气孔——也是因为滑完雪后的我非常需要泡汤放松一下。

然而,刚一进登别,便有一座高达18米、伫立路边的红色魔鬼(汤鬼神)雕像跃入我的眼帘。他嘴露尖牙,头上长角,满脸怒容,凌驾于引道之上,朝迎面而来的司机挥舞着狼牙棒。

汤鬼神注定受到当地人的欢迎,他们将其视为替人类祈福消灾的温泉守护神。每年六月,登别魔鬼焰火节庆典上,男人们打扮成汤鬼神的模样,手持焰火,火柱直冲天际,伴着日本太鼓发出的厚重低音翩翩起舞。

小镇上散落有九座形态各异的魔鬼雕像,其中大部分是新建的旅游景点。但小镇的Enma Do神社中所供奉的汤鬼神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1603年—1868年),它的祭坛位于一排由树木遮罩的阶梯顶端。根据神道教教义,阎魔(亦即阎罗王)站在地狱的入口处,并决定着死者去向六道中的哪一道。有的死者径直走进地狱或者托生到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而其他死者转世为动物或者径直升上天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火山活动区(摄影:Electra K Vasileiadou/Getty)

考虑到岛上的历史,该地区倾向黑暗的建筑风格是因势利导的结果。虽然北海道岛早在约公元前18,000年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就已经有土著的阿伊努人定居,但是,一直到十九世纪晚期,日本政府才开始开发北海道岛。其目的在于防止沙俄将领土扩张到海参崴(Vladivostok)以外,而海参崴与日本本土隔海(日本海)相望,中间只有725公里的距离。

在1904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期间,登别大量的温泉浴场被用作伤员的治疗中心。并由此导致镇上的建筑至今仍保留了一种黑暗野兽派的感觉,许多温泉度假村均是由冷冰冰的混凝土医院大楼改建而成的。

我所居住的雅婷公园酒店(Park Hotel Miyabitei)便具有这样的属性。像镇上的许多住处一样,它设法迎合每到冬天就集体降临的中国客车旅行团。

它的装潢还保留着一种异想天开的20世纪70年代的氛围色彩,这在今天过度修整的大型度假胜地中难得一见。其电梯门上涂画了非写实的云朵和彩虹;墙壁上挂着青鸟艺术漫画;而自助餐桌上盛满雪蟹腿和三文鱼刺身的碗层层堆起,甚至还有冰淇淋可以自行取用。即便这成为旅行团横行的地狱,它也有一些令人愉快的特别待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登别的温泉度假胜地的温泉水水源地(摄影:Liwei Hong/Getty)

更为重要的是,饭店的温泉保养得很好,而且是一个晚饭前泡汤的僻静所在。因为客人们需要裸体在温泉中泡汤,所以泡汤前的全面淋浴是饭店强制要求并严格监督执行的。

所以,我在大型浴前淋浴室中擦干洗净,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向六个泡汤浴池:五个在室内,一个在室外。像所有的日式温泉一样,温泉浴入场票是包含在入住酒店的价格里的,而且温泉是男女完全分开的。天然温泉水本身含有高浓度的硫磺并散发出阵阵浓烈的臭气,然而,在浸泡了20分钟后,我的皮肤变得超软顺滑。

过了几天,登别客车旅行团的人群纷纷涌入,让我感到有些厌烦,所以,我向登别以北行驶约40公里,溜到了伊达(Date)偏僻而雅致的缤纷山庄酒店(Horo Horo Sanso Hotel)。

在行车到那的沿途,我穿越了一个群峦起伏的世界,白雪皑皑的群山蒸汽缭绕,圆锥形的山脉和远处的山峰中渗出螺旋状的烟雾,如同城市的烟囱一般,而酒店的塌塌米房间舒适而传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地狱谷的一片硫磺湖中沸水吐泡(摄影:Electra K Vasileiadou/Getty)

其现代温泉浴场令人眼花缭乱,有几十种设计新潮的室内浴场,透过窗户可以俯瞰外面银装素裹的竹林和树木盆景。我朝室外众多玄武石浴场中的一座走去;随后浸入其中,在这方温泉热水中尽可能长地逗留游荡,而这时,一片轻巧的雪花落在了我的头上。

等皮肤变成恰到好处的粉红色之后,我匆忙穿上纯棉浴衣(长袍)前往酒店餐厅享用晚餐。自助餐上,高高堆起的有上好的金枪鱼刺身、肥美的北海道的五花牛肉、以及用温火慢煮的锅物(火锅)。

如果您厌烦了泡汤,在登别的另一项主要活动是全长8公里、覆盖全部网状分布的栈道和山路的越野行走。沿途,您漫步经过各种各样的热喷口、地热湖、热水沼泽、间歇泉、风浪穴以及蒸汽腾腾的洞穴,它们穿过地狱谷,并将其表面烫焦。

主干道可以为您提供壮观的景象,可将布满焦痕、锈渍斑斑的丘陵和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峦尽收眼底,还可远眺Kuttara山峰。其它的小径可以带您走过日和山(Mount Hiyori)活火山区、葫芦形大汤沼(Lake Oyunuma)、喷薄着85度高温含毒黑色硫磺水的形似大锅的奥之汤(Oko no Yu)、以及这条风景秀丽的走道上最引人注目的沸腾间歇泉铁泉池(Tessen Ike)。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汤沼川(Oyunumagawa)溪流(摄影:Liwei Hong/Getty)

我大着胆子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备用小道,小道沿水温45度的大汤沼川溪流蔓延。我轻松从容地走了15分钟便已到达大汤沼川天然足汤(Oyunumagawa Natural Foot Bath),这一天然河流段的温泉水因降雪和通风而稍稍冷却。我坐在这里摇摇晃晃的独木桥上,一边垂下双脚,浸入波光粼粼的热泉水中,一边凝视着安静、阳光斑驳的小片竹林。

您可以像我一样直接在溪流中行走,虽然河底粘糊糊的热泥浆会让胆小的人担惊受怕。然而,即便不做这样的挑战,静静坐在河滨的岩石上,沐浴着一小片二月的阳光,在这地狱谷的中央,我竟有些置身仙境的感觉。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