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旅游住宿的另一种选择:哈瓦那民宿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骑车穿过哈瓦那的民宿(图片来源:Dan Convey)

走出古巴的何塞·马蒂机场,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哈瓦那市区。我们的车在一条满是石子和深沟的道路前停了下来。我很快发现,修路在老哈瓦那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很抱歉,”我的司机说,“剩下的路你只能步行了。”我对他表示了谢意,并付了车费,然后拖着旅行箱,沿着坑坑洼洼的街道一路前行。几盏老旧的路灯朦朦胧胧地照亮了道路,两旁是色彩鲜艳的破旧房屋和曾经在动荡时期展现曼妙身姿的大厦。当地人从容地绕过路上的坑洼,响亮的雷击顿乐曲从敞开的门廊中倾泻而出。我看了看手里的地址,走向一户薄荷绿色的住宅,按响了门铃。几分钟后,门开了。

“你好,我是凯克(Kike)。欢迎你,我一直在等你。”房东微笑着对我说。这是一位身材微胖的男士,他只穿了一条篮球短裤和一双人字拖。当时已经过了午夜,所以我对自己的迟到颇感愧疚,但凯克似乎并不在意。“别担心,我已经习惯了。我干这行很久了。”他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市中心的建筑外墙(图片来源: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

我跟着他上了楼梯,走进一套俭朴的公寓。客厅装修得很惬意,地上铺着大理石,殖民地风格的阳台格外吸引眼球,可以俯瞰楼下坑洼的街道。他把我领进一间可爱的玫瑰色房间,天花板和墙面上都镶有复杂的石膏装饰。房间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但已经足够满足日常所需,可以让我在这里舒适地住上一段日子:房间里配有可以提供冷水和热水的独立浴室、一张床、一台空调、一台迷你冰箱和一个保险柜。

我2012年第一次来到古巴时,还很难提前订到这样的民宿。大多数民宿都是一套房子里的闲置房间,但由于多数古巴人当时还无法上网,所以即使能从网上预订,数量也极其稀少。打电话用西班牙语订房是唯一的选择。那时候,最简单的住宿方式就是通过网络预订国有或国际酒店,然而,这种方式却难以更加深入地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但我最近这次去古巴,情况却有所改善。2014年,该国政府通过一部法律,允许古巴人出租整套公寓或住宅,为旅行者提供更多的住宿选择,还让他们有机会自己烹饪菜肴。

近几年来,像“古巴民宿协会”(Cuba Casa Particular Association)这样的第三方订房网站也已经广泛普及,为民宿房东提供了全新的推广渠道,也为想要提前在网上订房的旅行者带来了更多便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位卖花生的古巴商贩在街上唱歌(图片来源:Adalberto Roque/AFP/Getty Images)

2015年4月,当Airbnb宣布在古巴开展业务后,整个流程变得更加简单——这项服务不仅支持在线订房,还可以在线支付房费,而多数第三方网站虽然可以在线订房,但只能在到达之后当面支付房费。Airbnb也开始逐渐流行,目前列出的房源已经超过1000个。这一切可谓恰逢其时,因为自去年12月起,美国政府已经批准了12项合法前往古巴的旅行类别,有望为该国输送大量的美国游客。

“建一个民宿容易吗?”我问凯克,他当时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客厅里安静地看着电视。“容易?”他转过头来看着我,“是的,很容易。真正困难的是经营。由于面临定量供给和种种限制,一些简单的东西有时候却很难买到,例如卫生纸。每当看见商店里有大量存货时,我都会立刻跑过去,尽量多买一些。肥皂也很难买到,所以我们只能停止向客人提供肥皂。”

尽管存在一些小问题,但古巴的民宿提供的服务普遍比国有酒店更加可靠。虽然建筑不够宏伟,设施比较匮乏,但民宿通常都很干净,服务也很周到。旅行者还可以通过房东的家庭了解当地文化,而且有机会尝试古巴人和克里奥尔人的传统家庭美食,例如morros y cristianos(黑豆和米饭)或ropa vieja(碎牛肉拌克里奥尔辣番茄酱)。民宿的价格也远低于国有酒店:酒店每晚的房费大约为100古巴可兑换比索,民宿只要20至40古巴可兑换比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汽车途径莫罗古堡(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凯克出租了4个房间,还聘请了一名厨师为顾客准备早餐。我入住时的早餐非常丰盛,包括新鲜果盘、咖啡、沙拉、鸡蛋和面包。他甚至为每个房间专门打印了一份鸡尾酒菜单,好让客人们能够随时品尝古巴著名的莫吉托和代基里。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出租闲置的房间:这既是他的生意,也是他的生活。

几天后,我搬到了维达度(Velado)的另一处民宿,那个居民区从哈瓦那著名的马雷贡(Malecón)海滨大道开始向南延伸。这里有宽阔的林荫大道,两旁是成排的破旧建筑。我们停在一处柠檬色的庄严住宅面前,它的外立面设计有科林斯柱,还配有宽敞的圆形阳台,内部摆满了高雅的古典家具和色彩斑斓的玻璃灯。

与奥兰多(Orlando)和米尔纳(Mirna)待在一起,让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他们家庭的一份子——就好像大家一起凑钱过日子一样。家里大一点的孩子会在上学前准备好早餐,奥兰多也会出门工作。他在当地的诊所当兽医,但一个月只能赚到20古巴可兑换比索,所以不得不出租两个房间来补贴家用。

我在城里游览完之后,回到家时经常发现他们的儿子奥利(Oli)坐在沙发上看电脑。我们会坐在宽敞的阳台上聊天,躺在所有古巴民宿都缺之不可的摇椅上惬意地前后摇摆,一起讨论这座城市里活力四射的音乐表演。

由于我总是接受他们的服务,所以感觉上与他们的家庭成员并不一样,但我的确可以借此机会一窥古巴当地人的真实生活。

小贴士:

目前为止,Airbnb在古巴的业务只针对美国公民开放。其他国家的旅行者可以使用“古巴民宿协会”等第三方网站预订房间。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