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逊友善 加拿大引以为傲的丰盛资源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加拿大多伦多的天际线(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Naeem Jaffer/Getty)

每年八月,我家都会进行一项美国家庭的传统活动: 自驾游。 通常我们都是一路向北。加拿大或许并非最具异国情调的目的地,但异域风情有时候总被夸大。加拿大是我们友好邻邦,不仅气候舒适宜人,最重要的是,加拿大居民礼貌、友善、待人热情。

一到达边境关口,我们就感受到了加拿大人的友好。 美国边境的边防人员比较粗鲁,不苟言笑,而加拿大那边恰恰相反,即使在盘问带入境的酒的数量时,他们也始终彬彬有礼。

有一年,在入境时我们才注意到9岁女儿的护照过期了,可他们还是很友好地让我们入境。无论是服务员、酒店职员还是路人,大家都非常友好,乐于助人,整个旅途都能感受到这种友好的氛围。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正在庆祝加拿大国庆日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图片来源: George Rose/Getty)

加拿大式的友善不带美式友善的那种强加于人的味道(祝您愉快!不然就……!),是纯粹的,而且到处都是。 友善之于加拿大,就像石油之于沙特阿拉伯,充溢丰盛,遍地流淌。我觉得其他国家现在应该从加拿大进口一些友善了。(在最近一份由游客评选的排行榜上,法国、俄罗斯以及英国位居粗鲁国家排行榜前列)。

研究人员尚未对加拿大式友善展开实证研究,但有些分析发现,他们大量使用诸如“有可能”“不错”等较委婉的“缓冲词”,这或许表明他们一直都在避免冒犯别人。 “对不起”是加拿大人最常用的词。他们时刻将“抱歉”挂在嘴边,对任何人、为任何事都会道歉。

“我会向撞到的树木道歉,”迈克尔▪维尔皮 (Michael Valpy)坦言。他是一名记者兼作家,他注意到其他市民也会这样做。 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交通情况可能比较糟糕,但“即使在交通最拥堵时,你也几乎从来听不到汽车鸣笛声,”多伦多大学新闻学教授杰夫瑞▪德沃尔金 (Jeffrey Dvorkin) 表示。 在加拿大,鸣笛被认为是很过分的蛮横。而且,加拿大的凶杀率很低,他表示,部分原因是人们认为“杀人实在太野蛮”。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温哥华风景,加拿大(图片来源: Bruce Bennett/Getty)

加拿大的新闻里随处可见报道身边的好人好事的文章。 例如,《国家邮报》曾报道,在埃德蒙顿,法律系学生德里克▪穆雷 (Derek Murray)的汽车前灯一直亮着。

当他回到车上时,发现电池电量耗尽,有人在挡风玻璃上留下字条。 “我注意到你离开时,车灯还亮着,”字条上写着, “汽车电池可能不够用,汽车无法发动。 我在栅栏上留有蓝色电源延长线……栅栏边的硬纸板箱里有电池充电器。” 字条上还详细解释了如何启动汽车。“祝你好运。”字条最后写道。

在安大略省,一个小偷不仅归还了自己偷盗的物品,还写了封道歉信,随信附上50加元。“我的歉意难以言表,”小偷在信里写道,“恳请原谅我这个曾经伤害你们的陌生人。”

加拿大人不仅礼貌友好,而且非常谦虚,做了好事也不留名。2014 年10月,一名持枪者袭击了加拿大国会大厦。议会警卫凯文▪威克斯 (Kevin Vickers) 反应敏捷,沉着地用他平时放在办公室的手枪向暴徒射击。而当加拿大的新闻媒体报道赞扬威克斯的英雄事迹时,受到赞颂的是他的谦逊,而非高超的枪法或过人的胆识。(加拿大人以他们的谦虚为傲,且没人觉得这种矛盾有什么不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4年十月,议会警卫官凯文▪威克斯在议会授勋(图片来源: Jason Ransom/PMO/Getty)

如何解释这种谦逊友善呢? 蒙特利尔作家塔拉斯▪格雷斯科 (Taras Grescoe) 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根植于生存必须。“虽然我们的领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二,但我们人口稀少,”他说,“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为了生存,或者只是保持心理正常,大家就必须互相照应。你看,街上这位老太太,还有公交车站那个在零下五度的天气忘戴围巾的少年。所以说,我们通常都愿意向他人提供帮助,而不是攻击挑衅。”

另一个解释源自“碎片理论”。 该理论最先由美国学者路易斯▪哈慈 (Louis Hartz) 提出。它认为,美国、加拿大等前殖民地社会是它们移居新大陆时逃离的欧洲社会的“零星碎片”,客观上,这些新兴国家可以说“冻结”在某个时代节点。因此,加拿大传承了英国保守派的一些特点;跟激进的美国开国元勋们拥抱接纳的那一套相比,加拿大更显恭顺、“友善”。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好事。 维尔皮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是一种防御机制,这种心理“来源于自卑和尴尬,因为意识到自己衣服不合身、发型糟糕、庸庸碌碌而产生的那种尴尬和自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索契冬奥会上的加拿大运动员(图片来源: Jonathan Nackstrand/AFP/Getty)

但在这个友好国度,有时却因大家都过于友好而产生问题。 最近从尼泊尔移居加拿大的作家曼都舍里▪塔帕 (Manjushree Thapa)回忆起在影院观影时的一次经历。放映过程中银幕逐渐暗下来,最后变成一片漆黑,因为放映灯烧坏了。但始终无人说话。

最终她被激怒了,让旁边的加拿大朋友去告知影院经理。她的朋友很不情愿地这么做了。“礼貌会让这里的人沉默,”她说。

但总体来说,她将会度过友好愉快的每一天。我也一样。

生活的道路已充满坎坷,艰辛难行。我们何不以更加友好谦逊的态度来对待生活呢?

礼貌友善是尊重他人的最好方式,尤其是对待陌生人。礼貌如同润滑剂一般,减少冲突,让社会更加和谐。

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们都向加拿大人学习一些礼貌友好之道,世界将会更美好。

幸运的是,加拿大人的友善有传染性,可以感染他人。在一年一度的北上之旅中,我发现自己变得温和,更多地使用礼貌用语,向他人表达“感谢”之情。或许我有点矫枉过正,反而让礼貌变得油腔滑调。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能以真正的加拿大方式,致以歉意。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