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老挝神秘的石缸平原

Image copyright Jarryd Salem
Image caption 石缸平原(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我骑着摩托车,驶出丰沙湾(Phonsavan),这是一座在老挝首都万象(Vientiane)东北400公里处的中等城市,路上坑坑洼洼,我只得颠簸而行,身后腾起滚滚尘土。

公路像回形夹一样在山间蜿蜒向前,过了许多崎岖的山峰,就看到四处蔓延的田野。路上我遇到了一个放牛的当地人,我向他确认方向是否正确,他用手指了指前方, 手指看起来饱经风霜。我把车熄火,停在路边。显然,我离石缸平原已经很近了,这是老挝最令人惊奇的一个景点,类似英国的巨石阵——但是这个地方完全看不到游客。

Image caption 靠近石缸平原,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铁器时代。(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和东南亚的邻国泰国、柬埔寨相比,老挝常常感觉是被人忽视的一个国家。尽管老挝北部城市琅勃拉邦(LuangPrabang)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然而很多游客却止步于热闹的万荣(VangVieng),这是一个受背包客青睐的聚会狂欢的地点,然后他们会坐着橡皮艇从南松河(Nam Song River)顺流而下。但我要找的并不是聚会:我在探索一个有着2500年历史的未解之谜。

很多游客并不知道,环绕丰沙湾周围数百平方公里的山中遍布数千个可以追溯到铁器时代的石缸,这里远离主要的交通路线。石缸的分布位置看似杂乱无章,其中一些非常大,最高的有3米高、1米宽,重达好几吨。该地区还曾发现人类骨骸、石盖和石盘。

Image caption 仍然屹立不倒的石缸。(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这些石缸的用途是什么,是谁制作的,这些仍然都是个谜。根据石缸的大小和附近的骨骸,一些考古学家认为,它们属于史前某个古代文明的墓地,这个文明可能在湄公河(Mekong River)与北部湾(Gulf of Tonkin)之间已经被人遗忘的陆上商贸线路上往来。

另外一些考古学家则认为,这些石缸用在葬礼仪式上的早期阶段。人们将一具尸体放入石缸内,等它腐化分解后再转移到火葬场或者下一个存放地点。在尸体完全腐烂以后,剩下的东西会被放回石缸,而这时再把新的尸体放进去,如此反复。

这种推论得到了传统的东南亚皇室成员专用丧葬仪式的印证。以泰国古代皇室为例,皇室人员在死后数月才会火化,在这之前遗体会被轮流放置在不同的缸里,这一做法背后的信仰是灵魂会经过一个转化的过程,离开现实世界,进入精神世界。并且,缸口的边缘部分被认为是用来支撑盖子的,这样在尸体解体之前可以盖上盖子。这也增加了该理论的可信度。

Image caption 毗邻石缸平原的稻田(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不过当地人的理论更有趣。一些人说这些石头容器原本是用来酿制一种烈性米酒,以庆祝传说中神秘巨人克敌制胜。另外一些人则说石缸盛放了烈酒,为生活在丰沙湾山上的巨人解渴。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个古代谜团背后的真相。

大多数放有石缸的地区都不对公众开放;在60个这样的遗址中,只有7处可供游客参观。1号遗址有300多个石缸和一个自然石灰岩洞,游客在这里可以得到很多对这个谜团背后的启发。

20世纪30年代初,法国的地质学家、业余考古学家马德林·科拉尼(Madeline Colani)提出一种理论,即这个岩洞原本是一个火葬场,尸体在这里烧成骨灰后被放进石缸中。她的理论与古代葬礼相关,并且解释了尸体在火化之后的去向。而岩洞里的一些证据,包括人的骸骨碎片、牙齿和玻璃珠,支持了这个理论。

但是当地人不认可这个理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窑洞。古代人以动物皮肤、粪便、粘土、糖、沙为材料制作石缸,然后在这里烤制。

Image caption 损坏的遗址(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走在遗址间,我还看到地里插上几十个红色和白色的标记——这比古代的谜团更让人不安。在越南战争期间,丰沙湾位于美国战斗机的飞行路线上,美军在此总共投掷了2.7亿枚集束炸弹,使得这里成为全世界人均受轰炸最严重的地区。大约有8000万枚炸弹在落地后未发生爆炸,这严重污染了该地区,让石缸平原周围的大片土地无法使用。来到遗址的游客不可以离开带有标记的、已清除炸弹的区域。

非政府组织排雷咨询组(Mines Advisory Group)称,1964年以来未爆炸的炸弹已造成5万多老挝人死伤。尽管1994年以来,排雷活动一直在进行,但是以目前的速度,老挝还需要花100年才能消除炸弹危险。位于丰沙湾主要街道上的排雷咨询组游客中心详细介绍了这个让人心痛的历史遗留问题。

Image caption 一个边缘不平整的石缸(图片来源:Jarryd Salem)

轰炸造成的破坏随处可见,地面有很多坑洞,不少石缸有裂缝,有的已破损或被毁坏。我把双手搭在一只石缸的边缘,这里距离有可能藏有集束炸弹的区域仅有数米,我朝着巨大的石缸里瞥了一眼。

可以解开谜团的答案早就不存在了,石缸里只有蜘蛛网和死水。时间和战争可能已经让我们不再有机会了解谁建造了这些奇观以及他们这样做的原因。而这里也看不到任何其他游客,所以我只能独自思考这个谜团。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