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利群岛:看星星的地方

Image caption 银河即景(图片来源:Enrique Mesa Photography/Getty)

红日西斜,树木葱郁的加纳利火山群岛上,海浪拍击着海岛,我们这群赏星人的心头也泛起了希冀的涟漪。西班牙火山群岛的侧面,崎岖陡峭,夜晚海风呼啸,我们裹着厚厚的外套,静静聆听,天体物理学家奥古斯汀·努涅斯 (Agustin Nunez) 在一旁解释说,为何拉帕尔马(La Palma)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观星胜地。

他说道:首先,与北非海岸相去 100 公里的距离意味着这儿离赤道很近,因此人们可以观赏到南北两个半球的星群——而且这里的气候温和、天气宜人,这在热带气候中实属罕见。

其次,到了晚上,整个岛屿都是漆黑一片,这就意味着夜间唯一可见的要么是夜色的橙黄(这种颜色不会对望远镜产生干扰),要么就是洒落大地的满天星光。

再次,也是最为关键的,就是无尽的海风。他说:“源自亚速尔群岛高压系统的信风,在海面上长途跋涉了 2000 多公里。待到抵达北海岸,天空已如水晶般清透湛蓝,”微风习习,气候宜人,头顶的星光看上去愈发璀璨清晰,无论是肉眼观测还是透过望远镜,都绝对是一场视觉饕餮。“在这儿,我们也远离了尘世间的那些纷纷扰扰。”

所有这一切都是得到公认的:2012 年,拉帕尔马成为全球首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星光公园 (Starlight Reserve)。地球上最重要的天文台之一也坐落于此。这里共存放着 16 架高倍望远镜(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在内)。

直到最近,人们才有了欣赏这一观星胜地的机遇。许多年来,天文台都是一座封闭的研究场所,鲜少对外开放,每次开放都会吸引成千上万名好奇的游客。但自 2013 年天文台旅游常态化以来,天文台开始对外开放,最近又开通了导游星光之旅,让游客们得以感触遥远星系的魅力。

和蔼可亲的英国女士,希拉·克罗斯比 (Sheila Crosby) 带我参观了整个岛屿,她这人有点科学狂,曾在罗奎克·德·罗斯·穆察克斯天文台 (Observatorio del Roque de los Muchachos) 当了多年的软件工程师。希拉是有资质的观星导游,她一边载着我们在拉帕尔马弯曲蜿蜒、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奔驰,一边向我们解说天空与大地与天空、天文与地理之间的联系,还想我们阐释了这座岛如何独特,如何产生很多地球奇观:奇观之一便是流云瀑布了。

突然一个急刹车,吓得我好一会才松开了车门上的把手,然后看见她正指向一座高耸的翠绿色山脊。下了车,我看见了奇异而壮观的景象:白云飘动,缓缓冲上云霄,宛如一条宏大的瀑布,雾气蒙蒙,打着滚儿似的朝我们扑面而来。克罗斯比解释道,云朵在山脊的东侧不断聚集,待越过峻岭时,便奔腾不息,形成了这般秀丽的异美风景。这种流云瀑布和漫天绮丽的星斗一样,都是大西洋信风过后,留给这座岛屿的盛景。倘若岛屿不是置身于此地,或者没有了巨型火山,岛上的流云瀑布、微气候以及那晴朗而洁净的夜空,所有这些都将不复存在。

克罗斯比补充说,拉帕尔马的火山土异常肥沃,加上植物漫长的生长季节和适宜的微气候条件,这里吃喝一点不愁。

她表示:“我们这儿有 40 种不同的酒品,丰获的土地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会经常去农贸市场买些西兰花和鳄梨,上面都还沾着露水呢。新鲜的很。”

我们环游小岛,参观了香蕉种植园,在圣安东尼奥火山黑色的火山灰里漫步,攀上了塔武连特山(火山爆发形成小岛的地方)的山脊,最后来到了目的地:天文台。车子越开越高,我的手再一次紧紧抓住车门上,路旁不再是郁郁葱葱的植被,而是又细又长的树木。穿过树林,我们便来到了塔武连特火山的高耸之处,靠近其 2396 米的山巅处,呈现出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色。山峰高处,四周都是带有 γ 射线、像机器人一样的反射望远镜。它们严阵以待,准备还原宇宙最深处的奥秘,在光秃秃的山顶上汇成了一道奇异得近乎怪诞的风景。

Image caption 罗克·德洛斯·穆查乔火山(图片来源:Kai Stockrahm Photography/Getty)

天文台的主基地,是一座低矮的建筑,造型单调但却是研究者的必要场所,这儿有些双层床铺和一间自助餐厅。进去之后,克罗斯比将我介绍给了场地主管胡安·卡洛斯·佩雷斯·阿伦西比亚 (Juan Carlos Perez Arencibia),很快他便详尽地向我讲述了天文台的与众不同之处。

“在这里,你能够接触到天文学家们所做的事情,”他说,注意到研究人员、任何相关人员、甚至是爱好者们都在使用这里的东西。“这跟书本里看到的知识不同。你可以通过望远镜了解到整个世界的影像。”

而这些,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戴上安全帽,我们走了上去,站在了 500 吨穹顶下方,穹顶中存放着世界上最大的单孔望远镜,即:高倍加纳利大型望远镜 (GTC)。我了解到,这款 GTC 的镜片由 36 个独立窗格构成。用望远镜探索广袤夜空时,能够感觉到肾上腺素在极速上升。银色的穹顶看上去就像是《星球大战》中的设备,它慢慢地旋转,打开一面窗格,便看见璀璨星光。随后,我听到一阵沉闷的“隆隆声”,只见眼前这座载有望远镜的 385 吨重平台,像浮在一圈油上似的,摆向了固定的位置。

想到一会儿他会比较忙,无暇和我说话,我便走下台阶与首席天文学家吉安卢卡·隆巴尔迪 (Gianluca Lombardi) 攀谈了起来,他负责操作望远镜进行夜空绘图。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摆弄这些 GTC 设备,为什么喜欢端坐在大洋中间的山巅。

他回答说:“在这里,抬头看到头顶的银河,喜悦之情难以言表,这就是我当一名天文学家的初衷所在。”

第二天晚上,与努涅斯一起在巨型火山的侧崖上仰望星空时,我拿出了自己的小型简易望远镜。尽管我的望远镜没有 36 个窗格,也没有上百吨重,但它仍旧见证着美轮美奂的夜空,星光闪烁,许多奥秘等待我们探索发现。我清楚地看到了金星、木星和土星,每一个都带有冰光环。我看到了世界上的黑暗物质、蟹状星云和马头星云,以及通常由短命星球爆炸产生的星际云层,还有云层中的尘埃与气体。另外,正如隆巴尔迪所言,我感受到了异乎寻常、无以言表的巨大喜悦。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