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访印度《丛林故事》目睹老虎称王

Image caption 傍晚游览期间,尘埃在泥泞的小径上升腾(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耳边的流言开始满天飞的时候,我们在丛林里才待了不到一个小时。这儿有一只雄虎;那儿有条带着两只幼崽的雌虎;丛林的某个角落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杀戮。穿梭的吉普车里不时传来有人目睹大型猫科动物的消息,但这些传言的真假却无从验证。

彼时,我们正位于印度中央邦的坎哈老虎自然保护区,这座印度中部大省以数量众多的大型猫科动物而闻名遐迩。坎哈保护区建立于 1955 年,是印度最古老的野生动物基地之一,享有该国管理最佳丛林的美誉。过去的十年间,该基地从濒临灭绝的边缘救回了泽鹿(沼泽鹿的一种),这也是印度最成功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之一。

1894 年,拉迪亚德·吉卜林 (Rudyard Kipling) 创作了著名的儿童文学经典《丛林故事》,书中讲述了一个被狼群养大的男孩的故事;而该保护区最受称道的,便是作为这部小说的背景。

Image caption 驱车穿过高耸的婆罗双树林(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人们普遍认为吉卜林并未到过坎哈,但被英国游客到访此地后的描述文字深深吸引。《丛林故事》中满是对印度森林的详尽描述,而他写这些故事时却身处遥远的佛蒙特州,那里白雪萦绕。这确实体现了他是一位擅长编写故事的好作家。

从德里乘火车到贾巴尔普尔需要一夜的时间,然后再搭乘三个小时的汽车方可到达坎哈。虽然旅途漫长,但可以到达吉卜林书中描述的场景,我还是兴奋不已。我记起阅读并观赏《丛林故事》影片时的感受,并因那些动物团结的场景而着迷。

然而,成年以后,我对故事中的那些正面角色却不太感兴趣。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令人畏惧、遭人仇视的老虎谢尔汗,它是这里的百兽之王,而且我还逢上了与它碰面的好时机。2014 年 12 月的统计显示,该保护区的老虎数量从 2010 年的 60 只增长到了 78 只,是全国五大老虎自然保护区中数量最多的地区。

清晨 6 点开车进入密林时,天还没亮。我们在门口停车,与一位官方的丛林向导汇合。当我们还在寒冷的晨雾中瑟瑟发抖时,眼前的公园已慢慢地恢复了生机。

郁郁葱葱的牧场和草原景观分外显眼,其间点缀着茂密的丛林和清澈的溪流。一对白斑鹿(斑点鹿)穿过我们面前的蜿蜒小径,步态优雅从容。一群白肢野牛(印度野牛)在旁边吃着草,漫不经心、神态悠然地抬了抬头,任我们疾驰而过。灰叶猴(猴类)在小径上排起了队。我想,它们应该是在重复着任人观赏的每日清晨仪式吧。

Image caption 一群警惕危险的白斑鹿(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穿过一条由高耸的竹林和婆罗双树(一种当地的落叶树)组成的天然隧道后,我们的向导开始向我们说明:在吉卜林的时代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中央邦的丛林是一条绵延数千公里的莽原长廊,直通到附近的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 (Maharashtra)。

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何向南 140 公里外的皮奇老虎自然保护区 (Pench Tiger Reserve) 也在竞争《丛林故事》的区域冠名权、为何向西 300 公里的萨普特拉国家公园会成为超可爱的懒熊(故事中的老熊巴卢)的核心栖息地,并且在坎哈,也有懒熊的踪迹。

有趣的是,《丛林故事》中足智多谋、慈爱关切的黑豹巴希拉,在这里却寻不见踪影;它们如今只存身于南部的热带丛林。 我一直记得书中那条邪恶凶狠的蟒蛇卡阿,它因催眠敌人而臭名昭著。但就像黑豹一样,蟒蛇似乎也从坎哈保护区消失了。又或许,它们只是选择隐蔽起来,不愿理会日间人类活动的嘈杂吧。

我们继续前行,寻找着老虎的足迹,有些爪印是刚发生不久的夜间活动中留下的。突然,我们的向导把车停到了路边,竖起手指,示意我们别出声。

Image caption 静谧清晨里,一只成年叶猴和一只小叶猴依偎在一起(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向导之所以做出如此示意,是因为灌木丛中吃草的水鹿发出了一连串微弱警报声,低悬在树上的灰叶猴瞬间便收到了警示。就好像是被这警报声吸引了似的,其他几辆吉普车也都停到了这里。瞬间,这片区域里议论纷纷,人们都充满了期待。“嘘!”向导再次发声,他正努力解析着警报声音量渐强的原因。

一片模糊的条纹一闪,一只雌虎便从灌木中跃出,出现在我们车前的小径上。接连几秒钟的时间里,周围异常安静,只有老虎发出的嗡嗡声和数十台追踪虎威的照相机按下快门的声音。在我缓过呼吸之前,一只虎崽跟到了雌虎的身后,带着畏惧跳跃几步,穿过了小径。虎妈妈看上去却气定神闲,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慵懒地伸展着黄褐色的身躯,如同在为兴奋的观众表演一般。

Image caption 百兽之王谢尔汗现身丛林(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看起来,如今谢尔汗的后代继承祖业,仍旧统治着这片丛林。说到谢尔汗老虎数量上升的这个好消息,值得一提的是,它们跟以往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如今的谢尔汗老虎不再让人恐惧、遭人仇恨猎捕,相反,却受人喜爱、获享尊贵保护。

树洞里的斑点猫头鹰发出刺耳的声音,象征着这场表演的尾声。我们近距离目睹了老虎的尊容,达到了此次旅行的目的。接下来,我们就该继续前行并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动物的身上了。

我们停下车,留心观看那些先前因寻觅虎迹而忽略的、种类繁多的鸟群。寿带鸟、白胸翡翠和盘尾栖落枝头,大群蛇雕低空盘旋,棕胸佛法僧振翅飞翔,亮蓝色的鸟羽在空中熠熠生辉。我们还偶遇了著名的泽鹿,它们那些多端的鹿角在脑袋上高高竖起。

Image caption 飞翔中的棕胸佛法僧(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在温暖的晨曦中,我打起了盹。就在这时,我们的向导却喊了起来:“豹子!”

就在那边的灌木林的棕色树叶中,有一双隐蔽起来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们,那是丛林中的另一种大型猫科动物——斑点豹。这种豹数量珍稀、难得一见,如今能够一睹风采也算是份让人欣喜的福利。但它可不像刚才的老虎那样具有娱乐精神,听到我们的声音后便闪电一般地跑开了。

自吉卜林时代起,尽管已过去多年,坎哈保护区在很多地方仍保留原样。它仍旧属于书中我的那些动物朋友。

Image caption 晨曦下的草地(图片来源:Charukesi Ramadurai)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