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单车之旅纪念德国统一25周年

Image caption 靠在一面满是涂鸦的柏林墙上的自行车。(图片来源:Joe Baur)

“我不敢相信已经25年了,”在我前往曾经矗立着声名狼藉的柏林墙的地方骑行之前,每个40岁以上的美国人都和我说同一句话,就像是一句祷文。每一代人经历的一件大事,到了下一代人,它就成了仅仅是历史教科书中的一个章节而已。

但这正是德国试图避免发生的事情。他们希望德国人——以及任何到访德国的人——铭记这一长160公里的压迫的象征,于是他们建立了柏林墙之路,或者叫柏林墙遗迹(Berliner Mauerweg)。这段环形路于2006年完工,追寻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围绕西德建立起的边境防线。这条路穿过首都的核心,直至郊区和农村,一天的骑行就让你贯穿近半个世纪的历史。

10月3日是德国统一25周年,我和萨沙·莫勒林(Sascha Möllering)约定在这一天见面,他会带我参加“单车柏林”(Berlin On Bikes)活动,探寻柏林墙的遗迹。虽然他一般的骑行路线是在柏林市中心的景点骑3.5小时、15公里,但是我和他计划了一次56公里的私人游览骑行,这样我们可以深入柏林墙之路,看看这条路线上的部分农村区域。

Image caption 涂鸦艺术家在柏林的一个公园留下他们的印记(图片来源:Joe Baur)

单车柏林的总部位于普伦茨劳贝格区(Prenzlauer Berg)的Kulturbrauerei,这里曾经是一家著名的酿酒厂,现在成了由众多咖啡馆、博物馆和一家剧院组成的文化中心。我在这里等莫勒林,旁边有一块接近一个街区大小的区域,停满了观光用自行车。莫勒林骑着车来了,他身穿休闲服,脖子上系了一条薄围巾,额头上戴着一条薄汗巾。他当时是生活在西柏林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后来我才知道,他还非常了解柏林墙和它的历史。

我们一开始向北骑2公里到Bösebrücke桥上原来的Bornholme Strasse十字路口——这是原来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最声名狼藉的一条通道——这里有一段约200米长的满是涂鸦的墙体残骸。任何在1989年8月9日晚上看过新闻的人,可能会记得当时以这座桥为背景,数千名东德人涌向边境的镜头,这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没有人阻止他们这样做。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夜晚被照相机拍了下来,放在自行车道旁展示。

再骑一公里就到了Mauerpark——它的字面意思是“墙壁公园”——这里的墙壁残骸也已经成了为许多涂鸦者所钟爱的画布,这要归功于市政府向艺术家发出公开邀请,让他们留下自己的印记。自从1990年德国统一后,柏林的重生历史已经成为吸引各类艺术家的主题。这面曾经象征着压制自由表达的墙,现在却已经成为艺术创造的灵感之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柏努尔街(图片来源:Frank Ip)

柏努尔街(Bernauer Strasse)的分界处是另一个吸引骑行游客的柏林墙景点。曾经在这里,东德人和西德人过着差不多的生活。在被同盟国和前苏联战领的头几年,东德人会穿过这条街去买西方媒体的报纸,理论上讲,他们是跨过了国境线。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穿过这条街的危险性变得越来越大。

1961年8月,当柏努尔街上开始筑墙,人们开始变得惊慌失措。当时住在一楼的人可以跑过这条街,以获得自由。而住在较高楼层的人可以跳出窗户。到10月底,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对这条具有标志性的街道实施了彻底的控制,把公寓楼的墙面作为一堵临时的墙,随后再安装更加安全、复杂的设施。

除了重现当时边境的模样——完整的边防塔楼——一项更加有名的纪念物是138位死去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逃亡者名字的低调展示。名单上第一位是艾达·西格曼(Ida Siekmann),她从自己公寓三楼跳向柏努尔街,她受伤后被送往医院,不幸在途中身亡。最后一位是温弗里德·弗洛伊登贝格(Winfried Freudenberg),1989年,他自己制作了一个气球试图逃亡,但不幸失败,因此丧命。

Image caption 走过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图片来源:Joe Baur)

“这些人的死成为了我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莫勒林冷冷地说道,“那些事似乎总在眼前。”

他带着我穿过德国的街道和公园,这样的故事开始多起来。这里有一堆东德留下的碎墓碑,当时他们不得不在这里建一片墓地。那里曾经是一个边防塔楼,至今有人在这里维护和纪念,这人的兄弟曾在逃亡中淹死在旁边的施普雷河(Spree River)里。我们开始加速,路过查理检查哨(Checkpoint Charlie),这里曾是东西德之间往来最多的要道,现在成为了备受游客喜爱的景点。

但是,当我们到达勃兰登堡门时,莫勒林忍不住停下车。自从1791年建成以来,它就是德国最著名的地标之一。1806年,拿破仑从它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拱顶下穿行而过。美国总统里根在任职期间也在这里发表了最著名的演讲之一,敦促戈尔巴乔夫 “推倒这堵墙”。1990年以前,东德人不能靠近西柏林的勃兰登堡门——西德人也不能穿过这里,因为有检查哨挡路。对莫勒林来说,他永远不会厌倦骑车穿过这里,原因就是没有人不许他这样做。

Image caption 分子人(Molecule Men)雕塑矗立在柏林的施普雷河上(图片来源:Joe Baur)

接下来,我们继续在柏林的街道中骑行,直到我们看见一头奶牛,这说明我们已经来到德国的农村了。虽然环形自行车道是沿着长160公里的整座柏林墙的道路,但是我们会在Lichtenrade区结束骑行,坐火车回到柏林市中心。

“你会发现右边的森林比左边的年代要久远,” 莫勒林说。左边属于东柏林,当东德建起墙壁时破坏了森林。

柏油路穿过浓密的森林,一阵在夏日里不合时宜的凉风吹过,让我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不是很难相信这里曾经是全世界军事化最高的边境之一?” 莫勒林问道。

他说得对。我无法想象自己可以在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边境骑车,两国的边防军队每天对峙。我也无法想象在朝鲜和韩国之间的非军事区骑单车——这就像你在25年前和一个柏林人提,你要到柏林墙那里去骑车一样。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