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的濒危动物庇护所

Image caption 白鹭聚集在落日余晖掩映下的维多利亚湖(图片来源:Gunter Ziesler/Getty)

坦桑尼亚的湖畔村庄曼刚扎(Mganza)是一个喧嚣之地。水上的士拼命争抢着湖岸上不大的空间,每一艘船的扩音器都发出不同的声音,令人不堪其扰。

在长达数个小时长途跋涉中,我们始终被“囚禁”在狭小的车厢里——腿部空间小得可怜,回想起来都令人不寒而栗,而我们竟然能在里面坚持这么长时间也实属不易。所以,车刚刚到站,我们就拼命逃离那个“牢笼”。在这里迎接我们的是埃德温(Edwin),他将在这个周末负责接待我们。

“快走,快走。”他催促道,“暴风雨要来了。”

我和丈夫带着我们的小女儿海蒂(Hattie)在一艘艘紧密排列的小船之间迅速前进,很快登上了一艘能载着我们穿过维多利亚湖的轮渡——那是非洲最大的胡泊,面积达到6.95万平方公里。冰冷的湖水呈现出蓝灰色,刺骨的寒风呼啸着略过湖面。海蒂睁大了眼睛,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们的目的地是鲁本多岛(Rubondo),但我们并不知道它究竟位于这片辽阔水域的哪个位置。幸运的是,那是距离岸边最近的一片陆地,只有几公里而已。小岛的四周被茂密的树林遮挡得密不透风,与光秃秃的大陆湖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Image caption 坦桑尼亚鲁本多岛上晴朗的天空(图片来源:Anthea Rowan)

在湖面上航行了40分钟后,当我们登船抵达鲁本多岛时,浑身都已经湿透。经历了曼刚扎的喧嚣后,鲁本多的宁静却令人感到有些难以适应。鱼鹰的叫声成了这里唯一的声音(这座岛是整个非洲鱼鹰最为密集的地方)。事实上,岛上的生态环境保存得如此完好,就算冒出一只恐龙来也不足为奇。

坦桑尼亚的诺亚方舟

当我们开车前往隐藏在密林深处的营地时,埃德温向我们解释道,鲁本多的环境之所以一尘不染,是因为它早在1965年就被确定为保护区,并在1977年成为国家公园。

在1964至1974年的十年间,德国动物学家伯恩哈德·格兹米克(Bernhard Grzimek)把各种各样的濒危物种带到了这个237平方公里的岛上。

Image caption 一只巨蜥在鲁本多的海滩上晒太阳(图片来源:Anthea Rowan)

鲁本多不仅因为四周被湖水包围而形成了天然的保护屏障,而且岛上杳无人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名国家公园工作人员),捕食者也寥寥无几。事实上,在格兹米克向这里引入珍稀物种前,岛上仅有的动物就是草原猴、水獭和本土林羚。这已经成了“坦桑尼亚的诺亚方舟”:一座专门保护濒危动物的岛屿。

埃德温解释道,虽然他未能成功让黑犀牛和马羚在这里安家,但大象、疣猴、新小羚和非洲灰鹦鹉却在这里成功存活下来。黑猩猩也得以在这里繁衍生息。由于岛上长满了灵长类动物喜欢的藤蔓,相信人猿泰山也会喜欢上这里。事实上,黑猩猩是鲁本多岛上最为成功的一个物种。

最初引入鲁本多岛的黑猩猩都是在野生环境中出生的,但从小就由人类抚养。通常而言,它们的母亲都是在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刚果被偷猎者杀死的——而由于幼年黑猩猩不愿离开死去的母亲,它们很容易成为猎物。

这些幼年黑猩猩之后会被送到欧洲的马戏团和动物园,它们长大后往往会具有攻击性,之后只能在欧洲和美国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里度过余生——有时会长达60年。

Image caption 一只非洲灰鹦鹉(图片来源:Credit: AJevs/iStock)

但格兹米克把17只幸运的黑猩猩送回了非洲,在鲁本多岛上人工培育了一个族群,成为世界上仅有的一个将黑猩猩放归自然的成功案例。这些动物在岛上没有天敌,而与圈养黑猩猩不同,鲁本多岛上的动物似乎还保留了一些野外生存技巧。

如今,最初由17只黑猩猩组成的族群已经扩大到四五十只——但要找到它们仍然并非易事。作为岛上的唯一一个群落,这些不受约束的黑猩猩可以在237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上自由漫步。相比而言,作为坦桑尼亚著名的黑猩猩保护区,马哈雷(Mahale)和贡贝(Gombe)的面积却只有12至20平方公里。

研究人员需要在丛林里搜寻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时间,才能有幸看到它们。但拿着相机前来参观的游客恐怕很难有这样的运气。

孤岛秘境

但岛上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一看,包括成群结队的非洲灰鹦鹉集体欢迎我们到达营地。我之前只见过关在笼子里的鹦鹉凄凉地吃着向日葵籽;而在这里,它们却可以尽情享受无花果,并在下面有人经过时,顽皮地将剩下的果实扔在人的头上。

Image caption 两栖林羚(图片来源:Credit: Gunter Ziesler/Getty)

我们看到了岛上的本土两栖林羚,经过漫长的进化,它们已经拥有了可以适应沼泽环境的脚。每天早晨,都会有一对长着斑点的水獭从湖湾的一端游到另一端,小巧的头部在水上划过,留下优雅的波纹。

我们看到巨蜥晒完太阳后游入水中,还看到鸬鹚在精心设计的对称石头上晾晒翅膀。在这里乘船捕到的尼罗河鲈鱼跟一个人的个头差不多大。在林间漫步,可以看到午后的太阳透过树叶照耀在色彩艳丽的花朵和菌菇上。

晚上的美景更是令人沉醉,太阳沉入水中(这是东非的另外一个反常现象,那里的太阳更多的时候是从水下升起)。这座与世隔绝、杳无人烟的小岛营造了梦幻般的景象,让所有人都相信了诺亚方舟的神话:那是一个悬浮在海洋与天空之间的避难所,让动物们得以躲避灾祸。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