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中国的悠闲之都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苏州,即使黄包车师傅也有悠闲的时刻。(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在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生活可能会让人筋疲力尽,这就是为什么上海人总是在寻找逃离摩天大楼和拥挤交通的方法。

一个颇受欢迎的目的地就在这座巨型城市以西100公里的地方——高铁距离仅30分钟:它就是历史名城苏州。

苏州在公元前514年由吴王阖闾所建,它是长江三角洲最古老、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北邻长江,西靠太湖,这样的地理位置让这座城市拥有丰沛的水资源,从而形成了这座城市闻名于世的运河和古典园林。

苏州的第一批园林建于公元前6世纪,到其鼎盛时期(约公元1500年至1700年年间)苏州总共拥有800多处静谧的园林。园林均由当时的文人学士设计,是自然环境的微缩版。苏州现存园林60座,其中9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我的第一站是位于老城区北部的拙政园——这是苏州最大的园林。这个园林占地52000平方米,是明朝御史,诗人王献臣在还乡后的1510年至1516年期间所建。他希望找个地方安度晚年。

入口是高高的大门,进去就是错综复杂的石板小径,可以通往遍布在各处的假山之上的小亭子。游客坐在亭子里的木椅上,亭子的飞檐恰好为他们遮阴。拙政园的中央有几个池塘,池塘之间有小溪流贯通,溪流上架起漂亮的小桥,许多橙色和银色的鱼游来游去。

Image caption 苏州的美景是艺术家汲取灵感的好地方(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我参观的时候,当时至少有100位园林爱好者试图把葱郁的美景留在画纸上。艺术系的学生带着素描本和画架坐在亭子的台阶上,或者坐在大池塘边光滑的石头上。池塘大部分都被巨大的荷叶覆盖了。虽然稍显拥挤,但是很美。

离开拙政园后,我去了隔壁的免费的苏州园林博物馆。这是一处明代风格的低矮建筑,里面的景观是由明代(1368-1644)和清代(1644-1912)的知识分子精英阶层雇佣的艺术家所设计。在这数百年间,苏州凭借其繁荣的贸易和手工工场吸引了大批精英阶层云集此处,让这座城市成为了高端文化和优雅的代名词。

当时的人认为,自然美景带给人的惊喜有助于知识分子进行思考。这就意味着,园林成为一种基本的需求,所以,每个苏州的民居中都有一点绿色的空间。尽管精英阶层会竞相设计繁复的园林,然而城市的底层百姓也会在院子里种上一些灌木。

中国的经典古典园林和西方的花园有很大的不同。按照中国人的看法,欧洲人想要征服自然,所以把植物和灌木种在他们划定的区域中。而中国的园林设计者则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

Image caption 在苏州悠闲旅行的中国游客。(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这就意味着,虽然这些灌木、植物、树和花看似是让其随意生长,但事实上是有人在亭子、池塘和桥边精心安排的,以反映中国人对平衡与和谐的审美观。在这一哲学体系中,假山发挥了尤其重要的作用,它象征着人与自然之间的桥梁。虽然,假山看似是随意摆放的,但是实际上却是特意精心布置在人造的小路与园林的自然元素(灌木、树和瀑布)之间。

如果要看这座城市鼎盛时期的景观,就要探访较小的历史老城区。宁静的河道两旁是两层高的明式白色房屋,河畔有优美的柳树、有趣的石桥,走下台阶就是河堤。这和上海耀眼的摩天大楼和拥堵的交通相比,差异再明显不过了。

Image caption 游客可以坐船畅游苏州运河。(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很多时候,主干道平江路就像是一个热门旅游景点,这里的商贩们叫卖各种东西,从能巧克力酱华夫饼到鲜艳的中国扇子。但是,我去游玩的时候,我坐在传统的木船在运河上飘过,并没有发现木船上有这些浮华的东西,船夫是一个邋遢的老人,他看着一点都不着急收我的钱。

我决定在一家名为Shi Jian Huo Jian的餐厅吃一顿简单的午餐,这是一家提供多汁小笼包的朴实的餐厅,位于平江路和白塔路的交叉口。这种美味的肉馅带汤的小包子是包括上海和苏州在内的江南地区的经典食物。

Image caption 传统的小笼包是苏州颇受欢迎的一种小吃。(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当天我游玩的最后一个景点是7公里以东的金鸡湖,它和附近的很多其他湖泊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凉爽的空气。

虽然历史老城区的巷子很窄,但是金鸡湖这里的景观却宽广、开放。我沿着湖边蜿蜒绵长的林荫道漫步,耳边只有落在木制栈道的脚步声和从河上吹来的细碎的说话声。偶尔能看到湖的西岸有几个游客骑着两人自行车,或租来的三人自行车。湖的对面隔着一层雾气依稀可见摩天轮和旁边的一些高楼。游船开往湖心的人造小岛。再走远一点,我听到几个老妇人用很重的苏州口音在交谈。

Image caption 苏州周边的水域为城市带来了空间和宁静。(图片来源:Eva Rammeloo)

我感到放松下来。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可能会在苏州西南方向的太湖宿营,或者探访苏州南边著名的古镇同里。不过,现在我只是驻足谛听鸟鸣和船桨拍打水面的声音,在回到熙熙攘攘的上海之前享受片刻的清静。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