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印藏边境栩栩如生的高僧木乃伊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高僧、西藏、佛教、精神世界、拉达克(Ladakh)、亚洲、印度、思比堤(Spiti)、喜马拉雅。(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我先不告诉你那儿有什么,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我们的导游苏拉贾(Suraj)说。“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的!”苏拉贾的嘴唇被槟榔染得通红。他一边说,一遍调皮地笑了笑。他的话不禁勾起了我们好奇心,这片高海拔沙漠地带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啊!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宛如世外仙境的思比堤山谷一瞥。(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当时我正和一帮朋友在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旅行,我们去的地方叫思比堤(Spiti),一个偏远的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地处印度西藏边界。在这之前,我们已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惊叹于我们看到的一切:巍然屹立在荒芜山坡上的基伊(Kye)古佛寺摄人心魄、在世界海拔最高的村庄之一基波村(Kibber)饮茶、在激流汹涌的思比堤河畔烂泥路上乘车飞驰、在刀劈斧砍般形状的喜马拉雅雪峰下,月球般冷寂荒凉的风蚀地带观赏日落。作为印度人口最稀少地区之一的思比堤同时也受到了藏传佛教的深入影响,它隐藏的神秘事物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印度西藏边界的小村。(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那是一个天气阴冷,雨水淅沥的早晨,在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山脚下,我们结伴前往距离印度西藏边界9千米的古厄(Gue)村,探寻苏拉贾口中提到的神秘事物。沿着一条夹在浅褐色泥土和碎石中间的,新铺完沥青的公路向上爬,我们来到了由几座土坯房,以及一座混凝土单间小房子组成的小小村落。在这座混凝土房子里,我们见到了一具有500年历史的木乃伊,透过一层保护玻璃,可以看到木乃伊的双唇张开,牙齿清晰可见。

Image caption 佛教高僧僧伽丹增(Sangha Tenzin)的木乃伊遗体已有500年历史。(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就在这一刻之前,我一直以为木乃伊首先要经过防腐处理并用布包裹,然后再放到博物馆里,还要用几层玻璃加以保护。但是此时此刻,我正在极近距离观察木乃伊漆黑紧绷的皮肤、长着头发的脑袋和独特的坐姿:他的手绕过左腿,下巴放在膝盖上安然而坐。

这正是15世纪佛教僧侣僧伽丹增的遗体。1975年,供奉这具遗体的佛塔在地震中倒塌,从而让它重见天日。自那时起,遗体就一直暴露在空气中。尽管没有采取任何人工防腐措施,但是遗体却几乎没有出现腐败。

Image caption 思比堤山谷的边缘地带。(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外面天气阴沉,肆虐的狂风刮过,发出阵阵怪异的嚎叫声,云层中传来滚滚雷鸣。罩住木乃伊的玻璃反射出我困惑不解的神情。迷惑中,我把混凝土房子的小门关上从而让玻璃上的影子消失,这时才发现屋子里只有留下了我一个人和高僧遗体独处。近距离看着他瘦骨嶙峋的躯体和深陷空洞的双眼,我由于震撼和恐惧而张大了嘴。他看上去神秘而恐怖,好像随时会苏醒朝我走来似的。僧伽丹增已经死去了500多年,但他的躯体依旧栩栩如生。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丹卡尔(Dhankar)寺一瞥。(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回家后,为了探寻我心中未解的疑惑,有天我偶然发现了一部纪录片《西藏木乃伊之谜》。该片讲述了由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及人类学博物馆的维克多·H·迈尔(Victor H Mair)教授所做的研究。在纪录片中,迈尔教授对僧伽丹增和日本北部山形县(Yamagata)的佛教僧侣进行了比较研究,并从唯一已知并有记录的自我木乃伊化过程——“即身成佛”(Sokushinbutsu)中找寻研究线索。在11世纪到19世纪,“即身成佛”是山形县最为虔诚的高僧采用的极端修行方式。他们在节食并最终饿死的缓慢过程中获得了灵魂的升华。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思比堤地区众多藏传佛教寺庙之一。(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山形县的高僧在修行“即身成佛”的过程中只以树根、果实和野草等野生植物为食,从而去除体内积存的脂肪。这一过程花费的时间从几个月到10年不等,在此期间,高僧们还会食用有毒的苏铁木果实和漆树汁液从而引发呕吐,排出体内的水分并赶走可能会在他们死后吞吃尸体腐肉的昆虫。高僧去世时,他们的躯体已经排出了所有脂肪,各个器官的体积都大为缩小。已经脱水的遗体不会发生腐败,从而使遗体保持原本外观,并开始令人困惑的天然木乃伊化过程。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丹卡尔寺的经幡。(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旦增遗体的木乃伊化过程可能和日本高僧大同小异,迈尔教授的研究团队发现,二者体内的氮含量都很高,而这正是长期禁食的表现。此外,冥想也在木乃伊化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旦增的颈部和腿部都有明显的冥想带勒痕,冥想带的作用是使高僧去世时能够保持固定的身体姿势。构想并实施这种奇特仪式所需要的知识和决心让我深感震撼。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Image caption 思比堤的日落。(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几个月后,我听到在印度拉达克地区提希克寺(Thiksey Monastery)新发现了两具“肉身佛”(即自我木乃伊化的古代高僧)。今年2月,在藏传佛教重地蒙古也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有200年历史的“肉身佛”。

Image caption 思比堤众多藏传佛教寺庙之一的基伊古佛寺。(图片来源:Neelima Vallangi)

科学家在西藏还未发现有“肉身佛”的存在,这或许是由于古代高僧的天然木乃伊已经伴随着大量宗教典籍和数千座寺庙在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和随后的文化破坏中毁于一旦的缘故。幸运的是,在印度喜马拉雅山区偏远荒凉的思比堤,僧伽丹增的遗体得到了安全的庇护。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