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亚新几内亚熏制尸体之谜

鸯伽(Anga)人生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阿西奇(Aseki)区,它位于远离现代世界的一个高原地区边缘,即使寻常经过的雾气也被视为神灵的预兆。他们还继承了一个古代世界最离奇的仪式:熏制祖先的尸体。

从外人角度看,这种纪念方式离奇到怪诞。100 多年来,阿西奇的熏制尸体引发了人类学家、作家和电影制片人的丰富想象力。但几乎没有人能分辨真伪。

Image caption 蜿蜒曲折的道路通向遥远的阿西奇(Aseki)区(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食人族地盘上的木乃伊

为什么鸯伽人要把死者的尸体制作成木乃伊,在这片土地上,吃人也曾经是司空见惯的呀。为了查明这种做法的起源,我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第二大城市莱城(Lae)一探究竟。在那里,我见到导游马尔科姆·戈捷(Malcolm Gauthier),他来自越野摩托车公司 Niugini Dirt。

我们的探险之旅历时两天,其中还在 1930 年代的淘金小镇布洛洛(Bulolo)度过一夜。越是深入腹地,路况就越是糟糕:颠簸的路面上污水横流,泥泞的车辙加上河流穿过,有些地方需要独木舟才能过去。

我们终于抵达位于莱城西南约 250 公里处的大村庄 Angapenga,一群孩子带着我们来到一片窄窄的草地上,俯视着锯齿状的山谷。这里是阿西奇区几十个景点之一,这里有熏制的尸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确切位置大部分人都记不得了。Angapenga 人的木乃伊是最容易找到的,沿路短途旅行即可抵达。

Image caption 摩托车旅行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观光的另一个选择。(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我们停下车后,一个叫迪克逊(Dickson)的人走上前来,他自称是景点的管理人。他说巴布亚皮钦语(Tok Pisin),这是一种德国克里奥耳语、英语和土著美拉尼西亚方言的混合语言。他要我们缴纳昂贵的通行费。戈捷出面砍价,直到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随后我们踏上旅程的最后阶段,我们身后还跟着数十名儿童。这段路要花半小时艰苦地穿越丛林,路上刺荨麻根和蜘蛛网遍布。崎岖的小路杂草丛生,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脚手并用地爬行。小路随后就在遮天蔽日的林子里消失了,四周是圆形的山脊,灰色的峭壁直耸入云。在一小块缩进的悬崖下面,我们见到了阿西奇熏制尸体。

木乃伊比我曾想象的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木乃伊上涂抹着红色的粘土,分别处于不同的腐烂阶段,皮肤和肌肉的干燥部分紧贴在骨骼上。有些木乃伊仍有成块的毛发和完整的指甲,忧郁地蜷缩成一团。他们的面部表情好像直接来自好莱坞的尖叫电影节,牙齿和眼球完好,从头骨中向外鼓出。在其中一具女性尸体上,胸部还压着一个婴儿的熏制尸体。

Image caption 总共有 14 具阿西奇尸体(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总共有 14 具尸体,安放在竹枝棚架上,或栩栩如生,或像婴儿般蜷缩在大篮子中。”其中四具尸体已经碎裂成一堆尸骨,其头骨从泥土中的竹子碎片中露了出来。

要靠近这些木乃伊实在很困难。没有平地可以驻足,我的脚下不停地打滑。戈捷靠近停放尸体的地方时,脚下打滑,于是抓住棚架,差点儿要把整个圣祠都拽进下面的丛林之中。

我从一部在科柯(Koke,阿西奇的另一个村庄)拍摄的国际地理频道纪录片得知,木乃伊并不会经常带回村庄接受复原工作。实际上,戈捷说,十年前,他曾见过这些木乃伊在莱城莫罗贝展览(Morobe Show)上展出。想到这些身为无价之宝的易碎人工制品被放在平板卡车的后面,在碎石路上颠簸超过 250 公里,我不禁瞠目结舌。即使在这里原地不动,它们也有危险被笨手笨脚的游客、盗墓者和恶劣天气损坏。一场大的暴风雨或者滑坡很容易就能将它们冲走。

Image caption 老化的皮肤紧贴在头骨上(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Image caption 经烟熏处理后,指甲保存完好(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Image caption 令人难忘的头骨遗骸(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Image caption 木乃伊是巴布亚新几内亚脆弱的无价之宝(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Image caption 这种保存方法令死者栩栩如生(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在时间和流传中消失的故事

大多数关于木乃伊的故事都建立在传说以及夸张或想象基础之上。我曾与几个当地人交谈——迪克逊、一位名为洛兰德(Loland)的牧师和一位名为尼马斯(Nimas)的教师,即使是他们,似乎也难以讲出关于这些仪式由来的故事。

关于熏制尸体第一份有记录的报告由英国探险家查尔斯·希金森(Charles Higginson)撰写于 1907 年,一战在七年后爆发。但是据迪克逊说,木乃伊的制作始于一战时期,当时鸯伽人击退了来到阿西奇的第一批传教士。他的曾祖父在自卫战斗中被传教士射杀,而他就是我们在悬崖下见到的木乃伊中的一具。

迪克逊说,事件引发了一连串报复性杀戮,最终传教士将盐送给土著人,于是,土著人开始用盐给他们死者尸体做防腐处理。他补充说,由于第一批传教士成功地让鸯伽人转而信仰基督徒,所以这种做法仅仅持续了一代人。

Image caption 尸体要在一个“灵屋(spirit haus)”中经过数月烟熏处理(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洛兰德和尼马斯两人都确认,熏制尸体仪式在 1949 年终结,当时传教士在阿西奇已经站稳脚跟。但是与迪克逊不同,洛兰德和尼马斯两人都认为,鸯伽人制作木乃伊的传统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他们说,尸体并非用盐处理,而是在一个“灵屋(spirit haus)”中经过数月烟熏处理。尸体随后被覆盖上红色的粘土,完整地保存其结构,并放置在丛林中的圣祠中。

尼马斯还说,食人行为从未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这个地区出现,这种说法与希金森 1907 年关于鸯伽人的描述相冲突,后者将鸯伽人描写为残忍的野蛮人,在尸体熏制过程中,会贪婪地吃掉自己同族的内脏。当然,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鸯伽人为什么没有把希金森吃掉呢?他可是孤身一人来到他们中间的、毫无防御能力的外国人呀?

在离开前,我还问了迪克逊一个问题:对尸体做防腐处理的人会不会把尸体的脂肪抽干,当作尸体处理中间的食用油呢?虽然希金森声称如此,但本世纪几乎所有关于木乃伊的书面报告都已无迹可寻。

迪克逊的脸上立即流露出怀疑。他回答:“那是白人的谎言(Tok giaman blo wait man)”。

也许有些秘密最好还是留给死者吧。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