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全球最佳的生态城市

俯视开普敦(图片来源: Eric Nathan/Getty)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俯视开普敦(图片来源: Eric Nathan/Getty)

从修建大量自行车道、开设本地农产品市场到保持空气清洁,一座城市的环保举措不仅能减轻地球的环境压力,还能让城中居民从中获益。

经济学人智库推出的《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数》(Siemens Green City Index)表明,全球最环保的城市在二氧化碳排放、交通出行多样化、水和垃圾管理、以及整体环境治理上都赢得了高分。

不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优势各不相同,因此我们与全球排名靠前的绿色城市的居民进行对话,请他们谈谈各自的生活感受。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

与规模相近的其他城市相比,温哥华在二氧化碳排放和空气质量上得分奇高。这部分得益于该市对大力发展绿色能源的重视,以及利用水电的缘故。温哥华已经承诺,到2020年把污染物排放量进一步降低33%。

Image caption 温哥华的花园遍布城市各处。(AFP/Getty)

对于1985年从卡尔加里(Calgary)移居而来的温哥华居民,同时也是绿色简讯(Green Briefs)博客博主的罗尼·克雷格(Lorne Craig)来说,这条承诺显得稀松平常。“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温哥华就一直是激进环保文化的大本营,并且被公认为绿色和平组织的诞生地,”他说。“环绕温哥华四周的山峰提示着这里的每个人,我们都是美丽自然中的一员。”

与其他很多不断修建高速路,力图为驾车者提供方便并扩大城市面积的城市不同,温哥华仍然对静谧悠闲的传统城市生活方式情有独钟,这一点从格兰维尔岛(Granville Island)的开发过程中可见一斑。行人在格兰维尔岛上享有充分自由,岛上居民经常光顾大型公共市场和美术馆。

温哥华市内众多社区也为绿色生态建设大开方便之门。温哥华修建了遍布全市的专用自行车道,骑车人可以借此方便安全地游遍全城。西十大街(West 10th Avenue)的居民更是习惯了骑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甚至独轮车外出。克雷格说,位于温哥华城东的两个社区:商业大道(Commercial Drive)和斯特拉斯克纳(Strathcona)都属于政治上更为活跃的“左翼环保主义”地区,城西的基茨拉诺(Kitsilano)和城南的主街(Main Street)社区则属于“普锐斯环保主义(Prius: 丰田的一款混合动力轿车)”地区–这里的人收入更高,更倾向于采取较为平和的环保举措。

巴西库里提巴

在《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数》所提及的所有南美洲城市里,只有巴西库里提巴的得分超过平均值。该市于20世纪60年代建设了全球首个大规模快捷巴士系统,并在之后的80年代推行了全球领先的垃圾循环利用计划。目前,该市在环保领域依然保持着前瞻性。库里提巴的公共交通出行比例很高,使之成为《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数》里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

Image caption 库里提巴植物园。(David Silverman/Getty)

然而,15年前从伦敦移居到库里提巴,该市生活博客“Head of the Heard”博主的史蒂芬·格林(Stephen Green)却说,该市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库里提巴计划新建地铁系统和300公里专用自行车道,需要更多资金完成上述高成本建设项目。尽管如此,与南美其他城市相比,“库里提巴是一个优秀的城市”,格林说。

格林住在位于库里提巴市中心的梅赛斯(Merces)社区,住在这里的大多是中老年人。“这里每周日开放集市,公共交通很方便,附近还有市内最大的公园,”他说。库里提巴的农产品市场都是非固定流动市场,各社区的居民都有机会方便地买到本地生产的有机食品。

丹麦哥本哈根

尽管其他两个斯堪的纳维亚城市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紧随其后,但是哥本哈根仍然继续蝉联欧洲最环保城市的桂冠头衔。几乎所有哥本哈根居民的住所距离最近的公共交通线路都不足350米,同时半数以上的居民都骑自行车上下班。因而,哥本哈根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远低于其他同等规模的城市。

Image caption 库里提巴植物园。(David Silverman/Getty)

土生土长的哥本哈根人米亚·克里斯琴·杰森·彼得森(Mia Kristine Jessen Petersen)说,哥本哈根全市范围都适宜骑行,西北部的北桥区(Nørrebro)和西部的腓特烈斯贝区(Frederiksberg)尤其重视自行车交通。“这两个区花大价钱修了‘绿道’- 供步行和骑行的9千米长专用道路,”她说。“‘绿道’让骑行客能够安全快捷地在城区内穿行,路两边的景色也非常美丽。但是,这条专用路并不只是人行道和自行车道而已,它的沿途分布有很多公园、运动场、长椅和高低起伏的地形,每个转弯处的景色都各不相同。”“绿道”的终点位于距离市中心4千米的瓦尔比(Valby),这个地方以其遍布各处的公园、学校和安全的街道而著称。

除了对骑行情有独钟外,哥本哈根人还热衷于垃圾循环利用和堆肥处理,以及节约电力和热力。“丹麦人把大自然看作是神圣的庇护所,”彼得森说。“我们总是竭尽所能保护城市自然环境。”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

《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数》将旧金山列为北美地区最环保的城市。作为19世纪“山岳协会”(Sierra Club)环保组织的诞生地,旧金山拥有源远流长的环保意识。旧金山强制要求对垃圾中的可回收垃圾和可堆肥垃圾进行分类,从而使该市的垃圾重复利用率高达77%,在全世界居于首位。

Image caption 旧金山餐馆的垃圾处理。(Justin Sullivan/Getty)

“旧金山周围有着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色,同时,旧金山也有进步和开放的传统,”9年前从哥斯达黎加移居到旧金山的多娜·斯基(Donna Sky)说。她创办了豆酱生产企业Love & Hummus。为了迎合那些十分关注食品生产过程,并且喜欢食用本地生产的食品的居民的需求,该公司使用的原料都产自本地。

为此,旧金山许多社区都开办了专供本地农场主销售农产品的市场,每个市场都各有特色。北潘汉多尔(North of the Panhandle)拥有一个常年开放的市场,而米慎区(Mission)和海特-阿什伯里(Haight-Ashbury,以嬉皮文化和维多利亚年代建筑知名)的市场则季节性开放。

湾区长住居民,曾担任北潘汉多尔社区委员会(North of Panhandle Neighborhood Association)主席的嘉利·波兰德(JarieBolander)说,上述三个区的地势都很平坦,因此很适宜骑行。“这些社区都各有其特色,”他说。“北潘汉多尔区居民大多是热心于公共事业的年轻专业人士,而海特区则是中老年嬉皮士和消息灵通人士的聚居地。”

南非开普敦

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正在推行非洲大陆规模最大的环保计划,目标在于促进节能技术的推广普及,并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2008年,南非首个商业化风电场开始向开普敦供电。目前,南非已经制定了到202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所有能源种类中的比例提高到10%的目标。

这些努力正在改变开普敦城市生活的面貌。“开普敦建设了更多专用自行车道和农产品市场,厨师们也更多地使用本地生产的调味品和农产品,”2013年从纽约移居到开普敦, 南非博客博主的萨拉·汗(Sarah Khan)说道。与此同时,她认为开普敦的公交系统和电力供应仍然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Image caption 开普敦坎普斯湾的骑行客。(Franz Marc Frei/Getty)

开普敦人热爱大自然,喜欢骑上自行车感受户外生活。“开普敦最适宜骑行的地方无疑是海角点(Seapoint)和绿点(Greenpoint),这两个地方都建有高质量的自行车道,”骑行运动倡导机构开普敦自行车骑行协会(Bicycle Cape Town)创始人兼主席雷奥尼·莫维斯(Leonie Mervis)说。尽管开普敦市中心的专用自行车道数量不多,但是允许自行车免费借用该市My CiTi快速巴士专用车道,这样,人们无需开车也能方便抵达市区各处。

莫维斯住在距离开普敦中央商务区20公里的社区Hout Bay,这里住着许多创意人士和环保人士。“社区里很多人自己安装了太阳能发电系统,还自己种菜,”莫维斯说。“我们还有一个环保委员会负责扶持环保计划,并负责对周围开阔的自然空间进行修复和保护。”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凯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