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或不吃?美食旅游带来的道德困境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法国西南部圣帕莱举行的鹅肝大赛上,人们在挂着的鸭子旁聊天。(Bob Edme/Associated Press)(图片来源:Bob Edme/Associated Press)

品尝当地美食是旅行中的重要一项——尤其是有些不同寻常的菜肴。

但在有些旅游地,旅行者们面对食物难以下咽的原因,不是因为口味或质地。而是因为动物被做成菜肴的方式,可能会让点菜的你陷入道德困境。

这里列举了“我应该吃吗?”的最大难题。

鱼翅羹

2012年1月1日,由于对日益减少的鲨鱼数量的影响,这道供应于特殊场合的奢侈美味从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包括半岛酒店)的菜单上移除。鲨鱼被割下鱼翅后又会被抛回大海,由于无法游动,它们会慢慢的死去。加利福尼亚州去年通过一项法律,禁止拥有、买卖或运输进口鱼翅。

海龟蛋

海龟蛋对世界其它地区的人而言可能听起来不甚美味,它们主要食用于中美洲几个国家,尤其是尼加拉瓜和危地马拉。有些人甚至认为海龟蛋具有催情的功效。但是这一做法,却让致力于拯救濒危和脆弱的海龟物种(例如太平洋丽龟)的研究保育者们,和从巢穴中盗取海龟蛋的偷猎者们站在了对立面。

鲸鱼肉

尽管几十年来全球范围内禁止商业捕鲸,日本、冰岛和挪威仍在食用鲸鱼肉。(以科研目的进行捕鲸活动目前仍受允许,但并非所有国家均遵守国际公约。)许多鲸鱼种类目前已濒临灭绝,食用鲸鱼肉也引起了争议,甚至在以食用鲸鱼肉为文化传统的日本等国也是如此。同时,在美国,销售鲸鱼肉属于违法行为——2010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寿司餐厅因向顾客提供鲸鱼肉而面临联邦政府的指控。

圃鹀(Ortolan)

只有少数旅行者们才有机会品尝这种鸣禽。这道菜是法国美食,然而在法国以外却属于非法。旅游频道的明星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曾有机会品尝,当然这是因为他有关系。这种现在已濒临灭绝的动物经过烘烤后,被食客们连皮带骨的整只吃下,他们把脸遮挡在餐巾后面,可能是想掩盖自己与生俱来的贪欲。是的,被禁止的贪欲。(圃鹀并非欧洲唯一一种濒危的鸣禽。欧盟已禁止在马耳他及意大利等偷猎活动猖獗的地区,大规模捕猎其它鸣禽。)

蓝鳍金枪鱼

蓝鳍金枪鱼非常珍贵,价格不菲,其肥厚的口感在寿司中更是广受欢迎。但是这种鱼带来的利润却刺激全球渔业“按不可持续水平过度开发蓝鳍金枪鱼资源”,非营利性皮尤环境组织(Pew Environment Group)说道。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称,大西洋中的蓝鳍金枪鱼是一种“受关注物种”,并有时被国际养护大西洋金枪鱼委员会(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tlantic Tunas)所设定的配额忽略。但是将蓝鳍金枪鱼从餐厅菜单中移除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美食网络(Food Network)中的电视节目《美国铁人料理》(Iron Chef America)于2010年禁止使用蓝鳍金枪鱼。

鹅肝酱

即使是鹅肝(或鸭肝)的爱好者,也不愿多谈这道口味醇美的美食是如何取得上桌的。鹅或鸭子通过喉管被填喂大量谷物,用以快速撑大肝部。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当地电视台的报道曾警告,生产过程的相关图片“令人不安”。这种对鹅或鸭子的残忍对待导致该州颁布禁令禁止餐厅提供鹅肝(鸭肝),并于2012年7月1日开始生效。当然,一些厨师和鹅肝酱的狂热爱好者对政府的这一禁令并不满意。芝加哥于2006年颁布的类似禁令并没有实施太久:只持续了两年,市议会就废除了该禁令。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