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以色列部落——德鲁兹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德鲁兹大餐(图片来源:Hanan Isachar/Getty)

与人们的普遍看法不同,圣地并非仅仅是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家乡,它还集多元文化为一身。以色列的少数民族包括形形色色的阿拉伯人、贝都因人、科普特人、德鲁兹人和埃塞俄比亚人。尽管大多数游客可能对贝都因人有所了解,但德鲁兹人部落的趣事却依然是个鲜有人知的秘密。

在以色列北方的迦密、加利利和戈兰高地,坐落着德鲁兹人(Druze)的村庄,其中包括达利亚特卡尔梅尔(Daliyat al-Karmel)、伊斯菲亚(Isfiya)和迈季代勒舍姆斯( Majdal Shams)等,它们通常建在高高的山坡上,山下的峡谷风光一览无余。在所有这些地区,都能见到路边的德鲁兹女性向过路人兜售新出炉的皮塔饼、橄榄,还有光滑的酸奶酪(labaneh)。但德鲁兹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爱好和平的民族

德鲁兹人是有宗教信仰的一个阿拉伯少数民族(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中,82.6% 为逊尼派穆斯林,9% 为德鲁兹人,9% 为信仰基督教的阿拉伯人)。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待人友善,与以色列及其邻邦和睦相处,但却常常被忽视。世界上总共有约一百万德鲁兹人,他们主要生活在叙利亚和黎巴嫩,而生活在以色列的德鲁兹人共有十万四千人。尽管德鲁兹人也说阿拉伯语,但他们并非穆斯林,他们自称为“一神论者(muwahhidun)”。

德鲁兹人的宗教诞生于十世纪的埃及,当时埃及的统治者是法蒂玛王朝(Fatimid Caliphate)哈里发哈基姆(al-Hakim),他自认是地球上神的化身。德鲁兹人从什叶派中分裂出来,成为哈基姆的追随者。为躲避迫害,他们逃往叙利亚、黎巴嫩的偏远山区(现在属以色列)。

德鲁兹人的信仰结合了伊斯兰教、印度教和希腊哲学,他们相信轮回,也相信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先知,包括摩西、耶稣和穆罕默德的预言。他们有自己的旗帜——“德鲁兹之星”,五种不同颜色分别代表五位先知。

以色列有一些德鲁兹圣地向游客开放。其中,最重要的一处是杰斯罗墓(Nebi Shu'eib)。据说,杰斯罗是摩西的岳父,德鲁兹人认为他是一神论的创立者。杰斯罗墓有着像大清真寺一样的圆顶和庭院,建在一个被称为哈丁角(Horns of Hattin)的地方,俯瞰加利利湖。1887 年,埃及和叙利亚第一位个苏丹萨拉丁曾在此打败十字军。

第二重要的德鲁兹人圣地是萨巴兰墓(Sabalan's Tomb),它位于滨海小城纳哈里亚(Nahariya)内陆的胡尔费什村庄(village of Hurfeish)上方。站在这座陵墓上,山景美不胜收,其中长眠着德鲁兹人的先知西布伦(Zebulum),他曾在十一世纪时传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神职人员(图片来源:Hanan Isachar/Getty)

从阿拉伯村庄卡法亚瑟夫(Kfar Yasif)向南约 20 公里处,有个名为“Nabi al-Khadr”的圣地,它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有双重含义,一个是“以利亚墓(Elijah's Tomb)”,一个是“绿色”。这里四周环绕着低垂的无花果树,是很好的野餐场所。在犹太教中,以利亚是最重要的德鲁兹先知之一,他的墓中有一个拱形内室,四壁饰有大卫王和所罗门王的画像。

迦密中部

德鲁兹人世界的中心当属达利亚特迦密(Daliyat al-Karmel),它是以色列最大、也是最南部的德鲁兹小镇,始建于约 400 年前。达利亚特位于海法市东南的迦密山(Mount Carmel)上,如今在它的主街上,整天都有不规则延伸的市场,街道两侧的各色店铺售卖手鼓、水烟管、陶器、珠宝、工艺品等物品,当然还有光怪陆离的服饰。

主街的北侧坐落着德鲁兹遗产中心,它是一个小型免费博物馆,其中的展品包括德鲁兹人传统手工艺品和武器,还有大量留着胡子的男人照片。

继续沿街而下,就来到劳伦斯·奥列芬特爵士的故居——“Beit Oliphant”,也称为“Beit Druze”。这位英国基督徒作家曾与德鲁兹人结为朋友,于 1882 年移居至此。今天,他的故居被作为军事纪念馆,专门纪念曾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的德鲁兹人。

传统上,德鲁兹男性为服役而感到自豪,但现在有迹象表明,这种态度正在发生变化。

达利亚特本地德鲁兹人艾哈伯·阿萨德(Aehab Asad)今年 33 岁,他表示:“我曾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在我看来,尽管以色列对我们是个好地方,但我认为德鲁兹人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也没有从参军得到什么好处。”他还说,他有许多德鲁兹朋友都是收入很低的园林绿化或建筑工人,他们感到自己在以色列社会难以发展。

但显然也有例外,他就是德鲁兹教授纳义姆·阿瑞迪(Naim Araidi),他曾被任命为以色列驻挪威大使。阿瑞迪在被任命时表示:“德鲁兹是个伟大的民族。包括以色列某些犹太人公民在内,我还从未见过哪个民族如此坚定地忠诚。”

实际上历史也证明,德鲁兹人是个既忠诚又好客的民族。阿萨德表示:“也许因为我是德鲁兹人才会有偏见,但我想还没有人能像德鲁兹人一样的待人尊重、殷勤好客。我们就是热爱人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佩金(Peki'in)的德鲁兹村庄(图片来源:PhotoStock-Israel/Getty)

如果您是因德鲁兹人殷勤好客慕名而来的游客,就应该直奔伊斯菲亚(Isfiya),它是临近达利亚特(Daliyat)的村庄,在这里 Nations & Flavours 集团能为您安排参加传统的德鲁兹人家庭聚餐。德鲁兹人的许多食材都来自本地出产的香草和植物;其中的特色菜有葡萄叶卷饭、撒着神香草的烤皮塔饼、马萨拉(mansala,用茄子、鹰嘴豆和番茄酱烹制而成)和卡巴比(kababi,配以芝麻酱和色拉的烤羊肉串)。德鲁兹人的皮塔饼又大又薄,远近闻名。

您可以住在伊斯菲亚的德鲁兹民居——El-Manzul Druze Lodging,这是一座大房子,提供按摩浴池,客人能在此享用按摩,还有传统的德鲁兹早餐——labneh(浓缩酸乳酪)、皮塔饼、橄榄和各种各样的小盘色拉。城外不远处有一座令人惊叹的天主教堂——Muhraka Monastery,它建在迦密山(Mount Carmel)最高处,位置得天独厚,在这里极目远眺,向西是地中海海岸,向东则是耶斯列谷地(Jezreel valley)满目青翠的平原。

登高望远

从上加利利(Upper Galilee)地区继续向北,沿路小山顶上德鲁兹村庄星罗棋布,一直延伸到叙利亚边境。其中最大的一个村庄名为 Beit Jann,位于莫兰山(Mount Meron)顶部。这里是以色列的最高点(海拔 940 米),驻足于此,整个加利利、黎巴嫩和叙利亚都能尽收眼底。德鲁兹豪华酒店顶天酒店(Touch the Sky)名不虚传,山腰上有一座倾斜的饭店,由阿布哈亚(Abu Haya)家族经营,这里还为游客提供前往德鲁兹人圣地各景点的导览。

约 12 公里以西,有一个名为 Yanuah 的德鲁兹小村庄,近 50 年来,萨阿德(Sa'ad)家族一直在此经营他们的德鲁兹风格宾馆。Yanuah 在圣经里称为约拿(Janoah),自铜器时代以来就有人定居于此。小村庄就建在拜占庭人和十字军战士定居地的遗迹上。游客来此可以参观古老的橄榄油坊、当地典型的面包房,另外还可以去古圣经时代的洞穴探幽。

在以色列北端距离动荡不安的叙利亚边境不远处,还有一个名为“迈季代勒舍姆斯(Majdal Shams)”的村庄。尽管目前叙利亚动荡不堪,但在这个被苹果园和樱桃园环绕的世外桃源之中,仍居住着大约 9,000 德鲁兹人。黑门山距此近在咫尺,由于海拔高度的关系,这里冬季白雪皑皑,成为超现实版的中东冬季滑雪胜地。

附近的尼姆罗德城堡(Nimrod’s Fortress)是一座阿拉伯古城堡,它可以远远追溯到 1229 年,让人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尽管城堡并非出自德鲁兹人之手,但德鲁兹部落的牧羊人却守护着它,他们也是最早称之为尼姆罗德城堡的人,这个名字取自圣经中的猎人尼姆罗德。尼姆罗德城堡被马克·吐温称为“世界上最精美的废墟”,它眺望北部戈兰高地,直到通往大马士革的公路。在那里,叙利亚的德鲁兹人面对的是危机四伏的现实世界。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