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穿越老挝北部百瀑溪步道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老挝南乌河(Ou River)一瞥. (图片来源: Megan Ahrens/Getty)

严格来说,位于老挝北部的百瀑溪步道(100 Waterfalls Trek)这个名称并不准确。实际上,很难准确数出在这条位于茂密丛林里的10公里山间步道中一共有多少座瀑布,这些瀑布彼此头尾相连,形成了无比壮观的瀑布群。

百瀑溪步道的起点位于琅多镇,虽然这里距离琅勃拉邦(LuangPrabang)的旅游枢纽近在咫尺,但是直到2009年才被外来旅游者发现。在此之前,老挝当地居民已经把这条通道作为连接南乌峡谷(Nam Ou valley)中散落的村庄的通路。在短短四年内,这里从只有极少量背包客造访发展成为对这条连环瀑布步道充满好奇的无穷无尽的探险旅行者的目的地。

从琅勃拉邦到琅多的路程本身就给人一种冒险的感觉。大多数游客都乘坐当地人称之为“songthaew”的载客皮卡(车厢两侧各有一条长椅,每车载客25人)在老挝乡间崎岖不平的公路上颠簸三个小时。直到下车踏上琅多的大街,要好一会才能让你酸胀麻木的腿脚恢复正常知觉。

要想到百瀑溪步道游历一番,唯一的途径是参加由一家琅勃拉邦的生态旅行社Tiger Trails组织的琅多一日游,这家旅行社的老板正是百瀑小道的发现人德国人马库斯·钮尔(Markus Neuer)。他把一小部分旅行收入捐给当地村庄,用以维持基本的道路和基础设施维护服务。

清晨从琅多出发后,我们乘坐一艘狭窄的长尾渡船沿着平静的南乌河(Nam Ou River)顺流而下。导游德特(Dhit)坐在我们旁边,一言不发。当我们的船驶过时,正在浑浊的河水中洗衣的村妇向我们挥起了手,渔民在船上安静地吸烟——这幅场景仿佛把我们带回到了一百年前。一小时后,船停了下来,我们登上河岸,到达遍布高脚屋的廊昆村(Don Khoun)。在这里,一名村落导游加入了我们的队伍,这是Tiger Trails旅行社努力促进当地人参与旅游业的成果之一。

老挝政府已经计划在沿南乌河修建多座水坝,这一举措将对当地产生深远影响。尽管水坝工程的时间表尚未确定,但刚刚从旅游业里尝到甜头的廊昆村喀木族(Khmu)人几乎已经无法逃离迁往他处的命运。至于瀑布本身,没有人知道南乌河的建坝计划将会对这个自然美景产生何种影响——所以,你要是想到这里看看,还是尽快行动吧,剩下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

接下来的45分钟里,我们一直在稻田旁边平坦的丛林地带穿行。队伍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尖叫。不用问,一定是吸血水蛭爬到了我们这个八人旅游团里的某位身上正在大快朵颐。当耳旁出现淙淙的水流声时,德特请我们脱下登山靴,换上沙滩鞋,溯溪的时候到了。

我们开始蹚进第一个瀑布群的浅水中缓慢往上爬。在清晨灼热的阳光下,清冽的河水没过了我们的脚踝,让人感觉无比舒爽。整条路线基本上都是在蹚过浅水,无论是穿沙滩鞋还是赤脚,水底的岩床都能够保持足够的抓地力。偶尔遇到光滑的岩石,我们就手拉手防止摔倒。随着海拔的增高,两岸的丛林愈发茂密,而溪流却更加陡峭。很快,徒步旅游者的说话声就被淹没在水流急速而下发出的隆隆声中。有几处岩石很高或太陡峭,很难攀登。靠着当地人在这里架设的貌似不很结实的竹梯和绳梯,我们方才安全通过。

越往上攀登,瀑布的水流量就越大。90分钟后,我们终于到达这条步道的最高点。眼前是一座让人望而生畏的20米高大瀑布,身后是一路走来途经的茂密丛林。瀑布水流在轰鸣中激起了大片水雾,让人感觉分外凉爽。这时,导游开始砍下香蕉叶,将其铺开当作桌布,然后在上面摆上炖茄子、新鲜沙拉和摊鸡蛋等美食。

丰盛的午餐后,我们有说有笑地返回村子。我们没有沿原路返回,而是走了一条远离溪流的林间小道。小道的起点位置较高,没有树木遮掩,可以欣赏到下方南乌峡谷的全貌。小道沿线浓密的丛林让我们免受午后灼热日光的侵袭。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沿着这条浓荫蔽日的丛林小道穿过几条溪流最终回到了廊昆村。渡船载上我们驶上了返回琅多的归程。

百瀑溪徒步活动对体力要求不高,真正的挑战来自于酷热和高湿环境。但是,你不该错过体验老挝这一偏远地区鲜为人知的自然美景的机会——特别是大规模建坝工程可能马上就要让这一切成为回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