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全球绿色环保城市巡礼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骑车穿行在加拿大温哥华市中心(图片来源:Stuart Dee/Getty)

从星罗棋布的自行车道到欣欣向荣的农贸市场,再到干净新鲜的空气,这些城市所做出的环保努力不仅有助于保护我们的地球环境,也让生活在其中的居民大受裨益。

经济学人智库目前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标”显示,全球“绿色”水平高的城市在二氧化碳排放、交通方式选择、水和废物管理以及及综合环境治理等方面也都获得高分。

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可持续优势,因此我们访问了全球各地这些一流绿色城市的居民,了解他们的生活都有什么不同。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

与其他同等规模的城市相比,温哥华市的二氧化碳和空气质量得分非常高,这部分要归功于该市重视推广绿色能源和使用水力发电。温哥华承诺,到 2020 年将实现二氧化碳减排 33%。

Image caption 温哥华花园众多,图中为其中之一。(AFP/Getty)

温哥华居民洛恩·克雷格(Lorne Craig)对上述承诺并不感到意外,他于 1985 年从卡尔加里移居至此,目前在撰写“绿色简报”(Green Briefs)博客。他表示:“自 1960 年代以来,温哥华就一直是深层次绿色反主流文化人士的家园,也是全球公认的绿色和平组织发源地。温哥华群山环抱,它让我们感到,我们人人都是这个伟大又美好的世界的一分子。”

在其他城市不断修建高速公路,鼓励人们驱车出行,继续盲目扩张城市规模之时,温哥华则坚持致力于改善城市生活方式,格兰维尔岛(Granville Island)的开发就是例证,在这个适合步行的半岛,居民有幸能经常光顾大型公众市场和艺术工作室。

温哥华周边许多城市也同样注重环保工作。温哥华的大型自行车道网络便于人们骑车出行,尤其在西十街(West 10th Avenue),常常能见到骑自行车、电动踏板车乃至独轮脚踏车的人们。克雷格表示,市中心东部的商业街(Commercial Drive)和斯特拉斯科(Strathcona)“偏向左翼绿色”,意思是,其政治气氛更为活跃,而在西部的基斯兰奴区(Kitsilano)和缅街(Main Street)附近则“偏向混合动力绿色”,这里更为富有,环保行动也较为温和。

巴西库里奇巴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巴西库里奇巴(Curitiba)历史中心区(图片来源:EduardoPA/Getty)

在西门子绿色城市指标中,所有南美城市中只有库里奇巴市(Curitiba)的绿色排名高于平均值。这座位于巴西南部的城市在环保方面一直颇具远见,1960 年代,库里奇巴建立了全球最早的一个大型快速公交系统,此后在 1980 年代,又开发了一个世界领先的废料回收项目。实际上,大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让库里奇巴市成为绿色城市指标中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

Image caption 巴西库里奇巴植物园(David Silverman/Getty)

不过,当地居民史蒂芬·格林(Stephen Green)认为,库里奇巴还可以进一步改造振兴。他在 15 年前从伦敦移居至此,目前在撰写描述城市生活方式的博客“先听为快”(Head of the Heard)。库里奇巴市计划修建地铁系统,并增加 300 公里的自行车道,这个计划造价不菲,还需要筹集更多的资金才能实施。不过,格林表示,与本地区其他城市相比,“库里奇巴市棒极了。”

格林住在梅塞斯区(Merces),这是一个深受老年居民喜爱的传统城市中心社区。他说,“这里周日有个不错的集市,公交线路也四通八达,城里最大的公园就在附近。”城中设有四处流动的农贸市场,让居民能买到当地的有机农产品。

丹麦哥本哈根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骑车周游哥本哈根(Credit:Marianne B. Pedersen/Getty)

哥本哈根市一直排在欧洲绿色城市榜首,而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等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城市则紧随其后。几乎所有的当地居民都生活在 350 英里的公共交通圈内,超过 50% 的人常常骑自行车出行。其结果是,就其城市规模而言,哥本哈根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极低。

Image caption 哥本哈根的绿色能源(Tore Johannesen/Getty)

哥本哈根居民米亚·克里斯汀·杰森·彼得逊(Mia Kristine Jessen Petersen)表示,在全市骑车出行都极为便利,而西北部的诺瑞布罗区(Nørrebro)和西部的腓特烈斯贝区(Frederiksberg)更是格外热衷自行车出行。她说。“他们花费大量资金修建‘绿色通道(Den Grønne Sti)’,这是一条长 9 公里的步道和自行车道。”凭借这条‘绿色通道’,骑车人士能轻松快捷地在城市美景之中穿梭往来。它并不仅是条道路,其间还随处可见公园、运动场、海岸和不同地貌,因此每个转角都会有不同的风景。”“绿色通道”的终点在距离市中心 4 公里处的瓦尔比(Valby),这里有很多公园、学校和安全的街道,深受当地住户的喜爱。

除了热爱骑车,哥本哈根居民还热衷于废料回收利用和制作堆肥,节约电力和热力。彼得逊表示,“丹麦人把大自然看作神圣的避风港,我们竭尽所能保护城市的自然环境,并且也从中获益良多。”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美国旧金山的公共交通设施(图片来源:Hal Bergman Photography/Getty)

在绿色城市指标中,旧金山市荣登北美绿色城市榜首。旧金山市重视环保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 19 世纪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环保小组的建立。旧金山市的废料回收利用率高达 77%,居于世界领先,正是由于该市明令要求对普通垃圾中的可回收材料和可制堆肥材料进行分类,才使得废料的高回收率成为可能。

Image caption 某旧金山餐馆的垃圾回收利用(Justin Sullivan/Getty)

唐娜·斯凯(Donna Sky)表示,“我们坐拥惊人的自然美景,我们还有先进开明思想的历史传承。”她于 9 年前从哥斯达黎加移居至此,并建立了本地产鹰嘴豆泥公司“爱与鹰嘴豆泥”(Love & Hummus)。本地农场对此也做出很大的贡献:许多居民对食品的产地和生产情况特别关注,尽可能多吃周边地区出产的食品。

为此,许多社区都自带农贸市场,并且各具特色。北潘汉德尔区(North of the Panhandle,简称北潘区)有一个常年开放的市场,而在以嬉皮文化和维多利亚式房屋而出名的米慎区(Mission)和海特-阿什伯理区(Haight-Ashbury)中部,市场则是季节性的。

湾区的老住户、北潘汉德尔社区委员会前主席加里·波拉德(Jarie Bolander)表示,由于地形平坦,三个社区都便于自行车出行。他还说,“这些社区的氛围也独具特色,北潘区主要居民为年轻的专业人士和公民责任心强的人士,而海特区则生活着各色老嬉皮士和潮人。”

南非开普敦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南非开普敦鸟瞰(图片来源:Eric Nathan/Getty)

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市正积极推动环保,其进步在非洲地区居于领先,这部分要归功于该市大力推广节能和大量使用可再生资源。2008 年,开普敦市启用南非第一座商用风力发电场,现在的目标是力争到 2020 年利用可再生资源生产 10% 的电能。

Image caption 骑车畅游开普敦市坎普斯湾(Camps Bay)(Franz Marc Frei/Getty)

这些努力也让城市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地居民莎拉·汗(Sarah Khan)表示,“我们有了更多的自行车道,农贸市场也广受欢迎,大厨们当然也就更青睐本地食材和农产品。”她于 2013 年从纽约市移居至此,目前撰写博客“非洲·汗”(AfriKhan)。她认为,开普敦在改善公共交通、避免日趋普遍的电力短缺问题方面还能做出更多的努力。

本地人大多天性热爱户外运动,从不畏惧骑车出行。城市自行车运动“自行车开普敦”的创始人兼理事莱昂尼·梅尔维斯(Leonie Mervis)表示,“市内最便于骑车出行的地区当然是海点区(Seapoint)和绿点区(Greenpoint),那里都有很棒的自行车设施。”尽管市中心的自行车专用道并不太多,但却允许自行车在名为“My CiTi”的快速公交系统线路上自由通行,人们不用开车也能在市内轻松出行。

梅尔维斯住在豪特湾区(Hout Bay),它位于市中心商业区以南 20 公里处,居住着许多富有创造力和环保意识的居民。梅尔维斯表示,“住在我们这里的很多人都使用太阳能系统,也会自己动手种植蔬菜,我们还有一个环境委员会,致力于支持绿色环保计划以及周边开放空间系统的重建和维护。”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