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特海神雕像被盗之离奇事件

Image copyright Deirdre GreggGetty
Image caption 2015 年 1 月,海神玛纳诺·麦克·利尔(Manannán mac Lir)雕像被盗

2015 年最离奇的一个新闻故事是 1 月份凯尔特海神雕像被盗事件。犯罪团伙无情地摧毁了用钢铁和玻璃纤维制成的高大的海神玛纳诺·麦克·利尔(Manannán mac Lir)雕像,而海神是爱尔兰最为迷人的神话人物。雕像于 2013 年在德里郡的一座大山旁竖起,这里是荒野大西洋之路(Wild Atlantic Way)最北端的起点,这条路沿着爱尔兰波澜壮阔的西海岸绵延 2,500 公里。

雕像被盗事件虽然仍然是个谜团,但据说它与凯尔特偶像崇拜违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有关。犯罪团伙离开时留下一个木制十字架,上面刻有“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的字样。

玛纳诺雕像取自海神的形象,着束带的衣服和长袍,他的复仇之剑——夺魂者(fragarach)据说能刺穿任何盔甲。在爱尔兰神话中,玛纳诺是 Tuatha Dé Danann(一个生活在异界,殖民爱尔兰的超自然种族)的圣主,他属于 Tir na nÓg(青春之地或不老之地)。他的战马名为“Enbarr of the Flowing Mane”,它能拉着名为“Wavesweeper”的战车在水面上疾驰,如履平地。

我沿着荒野大西洋之路踏上曲折的旅程,这是世界上最长的连续沿海车道,沿路上有水波盈盈的海湾、宁静的半岛和偏僻的村庄,玛纳诺成为这里的主旋律和守护神。福伊尔湖(Lough Foyle)将多尼戈尔郡(Donegal)和德里(Derry)隔开,在这里我了解到,当地人相信,在狂风恶浪中玛纳诺的幽灵会被释放出来,现在这已被视为西海岸的新常态。有些人仍然能听到“玛纳诺今天发怒了”这样的说法,并且相信,玛纳诺就住在伊尼什特拉哈尔岛(Inishtrahull Sound)和马吉利根(Magilligan)水域之间的海上沙洲。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多尼戈尔郡(County Donegal)法纳德半岛(Fanad Peninsula)上的法纳德灯塔

在我沿着锯齿状海岸线前行的路上,越来越多关于雕像的谜团也慢慢解开。警察迅速介入盗窃事件:展开大规模搜索,征询失踪“人士”的信息,公民制止犯罪志愿组织也积极参与,而悬赏雕像安全返回的内容则充斥着新闻版面。在雕像被盗一个多月后,一群徒步旅行者无意中发现了雕像的遗骸,它被随便丢弃在附近的森林中。

沿荒野大西洋之路继续向南,玛纳诺与伊尼斯格洛拉(Inishglora)岛产生关联,后者是梅奥郡(County Mayo)海岸上一个无人居住的圣岛。这座岛是神话中利尔(Lir)孩子们的最终安息之地,他们是玛纳诺的同父异母兄弟,据传说,他们被魔法变成天鹅长达 900 年之久。他们在这里度过 300 年,饱受大西洋风暴的摧残。

相邻的戈尔韦郡(County Galway)西部地区康尼马拉(Connemara),是一片原始荒凉的沼泽地,这里有波光粼粼的湖泊,被废弃的饥荒村庄,还有海滩和小峡谷,海潮拍打在杂草覆盖的黑色岩石上,狭窄的乡间小道在一个废弃的码头戛然而止。这是一个倾听惊涛拍岸的好地方,而且在此还能呼吸到来自 5,000 公里外海洋上的新鲜空气。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十二峰(The Twelve Bens)山脉、戈尔韦郡(County Galway)巴利康尼利(Ballyconneely)是康尼马拉马(Connemara horses)的家园

康尼马拉西南角的曼宁湾(Mannin Bay)周边地区被称为玛纳诺王国(Kingdom of Manannán)。历史学家相信,曼宁湾名字取自海神玛纳诺,玛纳诺被认为是康尼马拉人“Conmhaícne Mara”的一个祖先。白天,波涛起伏的大西洋上泛着泡沫的巨浪被称为“caiple Mhanannáin”(玛纳诺的海马)。当地人传说,某一天,玛纳诺的女儿在启基兰湾(Kilkieran Bay)划船时遭遇暴风雨。玛纳诺看到女儿身处困境,于是用魔法召唤了一块岩石营救她。现在那块貌不惊人的岩石就伫立在海湾中,被海草覆盖,仅有 21 米乘 15 米见方,被称为“OileánMana(曼宁岛)”。

玛纳诺是一个变幻多端的神,集骗子、魔法师、风流男子和狡猾的机会主义者于一身,他能撼动天堂,还能左右人的行动。他的袋子用仙鹤的皮制成,据说装有凯尔特神话中达努神族(Tuatha Dé Danann)的珍宝。其中包括神刀、神盾、神矛甚至还有骨头;无论它们是什么东西,据说都能保护他免受敌人的伤害。沿袭讲故事的传统,据说,有时候在西海(北大西洋)能见到这些珍宝,但退潮时,它们就会消失。据说,玛纳诺的袋子里还装有所有爱尔兰诗人的灵感来源,它是巨大的魔力源泉。

我沿着在巴利克罗维内港(Ballycrovane Harbour)盘旋的狭窄小道继续向西南芒斯特省(Munster province)纵深处进发,来到荒凉的比埃拉半岛(Beara Peninsula)北面 Kilcatherine 点一个孤零零的海岬,在此我看到了“CailleachBhéara (女巫比埃拉)”。这块巨石据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或是女巫,她是有影响生育能力的力量女神,居高临下俯瞰着古拉夫湾(Coulagh Bay)宽阔的水域。

Image copyright Paul Clements
Image caption 戈尔韦郡(County Galway)康尼马拉通道(Connemara laneway)在爱尔兰语中称为小路

这座布满斑斑青苔的巨石所代表的女巫俨然成为一个圣地,摆满金钱珠宝等供品,四周还有装饰的野花,其中有纳茜菜、山柳菊和野生当归等。从她高高伫立的位置看,她仿佛在等待伴侣玛纳诺的归来。但她等待的应该不只是玛纳诺,因为还有很多其他神明和英雄都曾做过她的情人。据说,她有七次生命,仅在比埃拉半岛她就有 55 个孩子,他们的父亲都是不同的神灵和勇士。

我正赶上一个好日子,在科克郡(County Cork)西部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地区,在变幻多端的光影下,广阔无垠的天空和大海一片祥和,美景令人难忘。这是我此行的最后阶段,一路听来的神话传说和奇闻轶事,还有西海岸沉迷于说故事的人们,都在我的脑海里交相辉映。

玛纳诺·麦克·利尔雕像现已在德里海岸原处归位。新雕像出自北爱尔兰艺术家约翰·达伦·萨顿(John Darren Sutton)之手,也没有什么大张旗鼓的宣传,就于 2016 年 2 月悄然竖起,又为神话传说添上一笔。获得重生的玛纳诺新雕像双臂伸展,傲然屹立,神气活现,恢复了他在爱尔兰神话传说中应有的地位。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