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亿万富翁废弃的豪宅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大富之家的旧居

在拉贾斯坦邦(Rajasthan)满目荒凉的塔尔大沙漠(Thar Desert),有被人遗忘的沙卡瓦蒂(Shekhawati)地区,这里曾几何时,是不折不扣的印度亿万富翁的家园。今天,许多亿万富翁的豪宅都已破败不堪,褪色的壁画是这里逝去辉煌的惟一印记。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置身于尘土飞扬、五光十色的小城镇

沙卡瓦蒂地区的城镇和村庄是世界上华丽壁画最为集中的地方,这里的豪宅中布满了各色壁画。为避免这些曾经的豪宅遭受崩溃的厄运,沙卡瓦蒂两个区都已明令禁止将豪宅出售给任何会破坏其历史原貌的人。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采取各种措施,保护和推广沙卡瓦蒂的旅游目的地地位。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商业的成功崛起

15 世纪末期,在拉其普特人酋长沙卡瓦蒂的领导下,沙卡瓦蒂地区一度极大繁荣,但到了 19 世纪却逐渐没落。该地区通过减税吸引商人,周边商业中心斋浦尔(Jaipur)和比卡内尔(Bikaner)的商队也纷纷来此做生意。印度以崇尚贸易而闻名的民族——马尔瓦尔人(Marwari)和班尼亚(Bania)商人从周边城市移居沙卡瓦蒂,依靠繁荣的鸦片、棉花和香料贸易,他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到了 19 世纪末,简朴的商人住宅开始逐渐被豪宅所取代。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财富与艺术的融合

1820 年代,商队贸易开始转向海上贸易和铁路贸易,拉贾斯坦邦作为贸易中心的地位日趋衰落。而沙卡瓦蒂富于进取的商人则纷纷前往印度沿海新兴港口城市孟买和加尔各答追逐财富,他们赚来的巨额金钱又被寄回沙卡瓦蒂的家,于是,这里豪宅中独特的壁画成为他们财富的奢华写照。

众多庭院和精致的设计

大多数豪宅都有类似的建筑风格:通常为两层建筑,带有 2-4 个矩形布局的开放式庭院。各庭院和不同的房间都有专门的用途。进入豪宅后的第一个院子供男人们谈生意用,第二个院子则归女人们使用,另外两个院子用于烹饪和饲养家畜。商人们千方百计要让自己的豪宅别具一格,于是,就有了华丽的木雕入口、气派的镜子工程和着力体现与众不同特色的典型代表——各种描绘日常生活和神话故事的招摇的绘画作品。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壁画装饰遍布

受到 17 世纪阿米尔堡(Amer Fort)斋浦尔的拉其普特人君王所引入的赭色壁画的启发,商人们在自己豪宅的墙壁上布置了错综复杂的壁画,从外墙、内墙到天花板,拱门和屋檐下也无一例外。壁画内容包括古代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所描绘的景象,还有大量装饰花卉设计和图案,这些内容都是 19 世纪壁画最常见的主题。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五光十色

最初,画家都要从斋蒲尔请来,但注意到人们对壁画的兴趣日渐浓厚,沙卡瓦蒂的陶艺工们也开始学习这种手艺,并在不同村子形成了迥然各异的风格。至于壁画设计是完全由艺术家们自行决定,还是主人对他们图案和虚构场景的选择都有特定的要求,具体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在 19 世纪中叶之前,红色、栗色、靛蓝、天青石色、铜蓝等传统矿物和植物颜料占据主导,据说还有用牛尿制成的明黄色颜料。从 1860 年代开始,合成颜料得到应用,它们不仅价格低廉,而且还有大量新颜色可供选择。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神话和现代集于一身

到了 20 世纪初,壁画开始受到欧洲和现代化进步的影响,这也反映了时常旅行的商人们在大城市的所见所闻。某些罕见情况下,画家们还被派往实地观察,便于他们能复制所看到的场景在传统的壁画图案中,包括伊丽莎白女王、耶稣基督、天使、蒸汽机和留声机,还有神话与现代发明的怪诞混合创意,如坐在小轿车中的印度教诸神的图片。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遭到废弃

沙卡瓦蒂的豪宅和壁画风靡一时,但到 20 世纪初开始衰落,因为富有的商业大亨纷纷离开这个沙漠荒地,前往孟买、加尔各答等大都市乃至国外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当贸易活动转往他处后,沙卡瓦蒂干旱地区的发展就几乎停滞,这里的豪宅也遭到废弃。

今天印度乃至全球商界一些响当当的名字,包括钢铁大王拉克希米·米塔尔(Laxmi Mittal)、埃迪亚贝拉集团(Aditya Birla Group)的库玛·贝拉(Kumar Birla)、制药业亿万富翁阿杰伊·皮拉马尔(Ajay Piramal)和尼泊尔惟一的亿万富翁比诺德·K·乔杜里(Binod K Chaudhary),当年都是从沙卡瓦蒂发迹的。实际上,据福布斯数据,几乎 25% 的印度 100 强都源自沙卡瓦蒂。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维护费用高昂

到了1950 年代,曾经孕育了这些亿万富翁的繁荣城镇日趋陷入绝望的衰退之中。出售和是整修这些乡间别墅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其中有的别墅能同时容纳 50 户家庭居住。豪宅维护费用高昂,其中有很多通常由多个继承人所有,还陷入法律纠纷。由于这些宅邸属私人所有,政府也无法投入太多保护工作。

Image copyright Neelima Vallangi

沙卡瓦蒂豪宅迎来新生

幸运的是,这些美丽而富有文化意义的五光十色的豪宅不会被所有人遗忘。1999 年,法国艺术家那丁·勒·皮里斯(Nadine Le Prince)购买了建于 1802 的豪宅“Nand Lal Devra Haveli”(现在称为那丁·勒·皮里斯文化中心),并煞费苦心地重现了它当年在法特普尔城(Fatehpur)的奢华。在邻近小城 Dunlod 和 Nawalgarh,Seth Arjun Das Goenka Haveli 和 ShriJairamDasjiMorarka 家族的豪宅也得到修复,变身博物馆供公众参观。还有几个曾经的豪宅也变成博物馆,星罗棋布地分散在沙卡瓦蒂内陆地区,其中,像 MaljikaKamra、KoolwalKothi 和 Castle Mandawa 等宅邸,还被改造为传统酒店。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