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原住民的死尸与魔法树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的表兄就在那儿,”我的向导布伦(Ketut Blen)向我解释到,指指一棵棕榈树和破烂的竹架下的一颗头骨与一堆衣物。“但是当我看着他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

位于巴厘岛特鲁扬村(Trunyan)的这一块墓地是一处与世隔绝之地。这里的村民会划着木舟将遗体运到此处,让遗体在空气中腐烂。该墓地的周围都是陡峭的丛林山坡,其正好位于一个巨大的高地火山湖泊的边沿。村庄距离此处只有一小段的航船行程。在这座岛上,大多数的巴厘岛印度教居民兴用火葬,因此使用天葬的特鲁扬显得非常独特。

巴厘岛的原住民主要居住于位于巴厘岛东北部的偏远村庄里,他们是这座岛屿最古老的居民:特鲁扬村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911年。像大多数的巴厘岛人一样,巴厘岛原住民也遵循巴厘岛怪异的印度教传统,但是每一个村落,比如特鲁扬村的村民,都拥有自己的宗教仪式和信仰。

Image caption 巴厘岛的原住民们居住在巴厘岛东北部的偏远村庄里(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廷加纳(Tenganan)是巴厘岛最著名的原住民村落,这里的独特仪式包括让达到结婚年龄的年轻妇女在竹制的“摩天轮”上旋转,编制神奇的布匹。而特鲁扬村的独特仪式则是藤条鞭打和死者天葬,让遗体暴露于空气中腐烂。

布伦解释说在特鲁扬村实际上有着两处墓地,我们所在的这块墓地是来安放那些生命旅程完整的人的魂灵的。

“这里的每一个人在死亡的时候都已经结了婚,”他说。“人们如果在死之前没有结婚,或是死于湖中,那么我们就对他们进行土葬。”

Image caption 在这个墓地里有11个由棕榈树和竹子编织的拱形笼子(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特鲁扬的宗教要比巴厘岛的印度教更加信奉万物有灵论。在这个村庄里有着一座巨大的寺庙,寺庙有着11座宝塔,这11座宝塔映衬着暴露在这个墓地中的11具尸骨。这座村庄的地理位置非常险峻,其位于一座活火山之下,靠波浪起伏的火山湖泊而建,同时面临着火与水的自然威胁。

巴都尔火山(Mount Batur)在几个世纪中塑造着这里的死亡与生命。

“我们靠近火山,但是它不太可能会烧到人,它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布伦解释说。

Image caption 到达特鲁扬村(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一开始是害怕激活活火山——现在火山被认为是印度神梵天——死者就被留下任其腐烂。11这个数字在印度教里有着丰富的意义,所以在这块墓地里只有11棵拱形棕榈树和11只竹笼。一旦竹笼用尽,村民们就会将存放时间最久的遗体移走,放置到露天骨罐中。

这是遗体有多的情况。尸骨会经常性地消失——我猜这是由森林里的猴子们干的,它们在森林里大声叫唤,享受着用来祭奠神灵和亡者的食物。

如今,各种废弃物和尘垢布满这一墓地——一块人类的股骨随意地被弃置在一双老式的拖鞋和一堆空盘子旁边——这里弥漫着一种奇异的宁静。奇怪的是,在这里丝毫没有死亡的气息。放置于此的遗体,由色彩鲜亮的雨伞遮着,穿着他们生前最爱的衣服,展现出的是一种祥和的氛围。透过骨罐,里面的头骨显得平静,亡者们的生命旅程已经结束,他们的魂灵也随之而弥散。

Image caption 露天骨坛(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最近一位安葬到这座墓园的是一位村庄牧师,他在我到这里拜访26天前去世。布伦表兄的遗体已经在这里放置了好几个月了。由于亡者的遗体只会在吉日被运到这座墓地以及其边上的寺庙,再加上死者的家属还得为葬礼筹钱,一些亡者的遗体会现在家里放上几天或几周。村民们会使用甲醛来防止他们亲人的遗体在等待的过程中腐烂。

位于山坡上的村庄“Puser”也属于特鲁扬村的族群 ,在那里也有一个露天墓场。当我们的小舟驶过时,腐烂遗体的臭气在一百米之外就能闻到。

Image caption 一旦竹笼放满时,村民们就会将存放时间最久的遗体移到露天骨坛(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但是当我们到达特鲁扬的墓地时,我们没有闻到任何的腐臭。我透过一只棕榈树叶做的笼子朝里看一个男人头骨空洞的眼睛,腐化的皮肉仍还附在头骨上,但只闻到很淡的一股腐烂气味。

貌似这不只是甲醛的除臭功效。一座被青苔覆盖、形状复杂似塔的大树占据了这块墓地的大部分面积,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巨型印度菩提。这棵树被称为“芬芳之树”(Taru Menyan),当地人相信正是这棵树散去了腐臭。

Image caption 遗体由色彩鲜明的雨伞遮挡着(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这棵树拥有着魔法,”布伦的朋友达尔马亚撒(Ketut Darmayasa)解释说。“在家遗体放着会发臭,但在这里,因为有这棵树,所以不会发臭。”

不仅仅是死亡仪式和魔法树使得这一个湖边的渔村变得非同寻常。整个村庄的人仍会聚集在一块儿,在三层结构的村庄中心的一处露天平台,就有关公共决策进行讨论。每年到了大概十月份的时候,年轻的男人们会穿上精致的带有流苏的用香蕉叶做成的服装,挥舞着藤鞭,跳一种名为“Brutuk”的仪式性舞蹈。跳这一舞蹈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为了神化寺庙以求村庄和村民的安全。

Image caption 所爱之人正在腐烂的遗体(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但是也是这个有着神奇宁静氛围的墓地定义了特鲁扬这个村庄。在那里,我们被死亡所环绕,我们一起分享死亡这一必会降临于我们每一个人的仪式。我问布伦他是如何能做到看着他所爱的表兄的遗体正在腐烂,却丝毫不感到悲伤的。

他和达尔马亚撒用当地语言讨论了一阵子。“他只会在家里感到悲伤,”达尔马亚撒说,“但在墓地里,他不会感受到任何伤感。”

Image caption 特鲁扬大寺庙的景观(图片来源:Theodora Sutcliffe)

“为什么呢?”我又问。

“因为这是我们的文化,”达尔马亚撒简单地说。

特鲁扬跟其他每个地方一样,死亡和悲伤都是文化的行径,只不过在这里体现得更加明显。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