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酷高原沙漠上的搜救英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大卫·派尔曼(David Pylman)在大片裸露的黄色花岗岩上抬起头来,他的右边有一棵约书亚树(Joshua Tree)。派尔曼观察时,他近 20 年的搭档菲儿·斯皮内利 (Phil Spinelli)则矗立在一个 50 英尺高的悬崖上向下观察,下面有一男一女两人正被绳子悬吊着。

派尔曼对站在附近身着黄衬衫的实习人员说:“请看,绳子的处理非常重要。”

在其中的女学员进行模拟垂直救援时,派尔曼和斯皮内利边看边指导。其中的男学员扮演受伤的攀登者,女学员负责控制,将男学员救到一个一人高的被称为担架的救生筐中。她慢慢地、有条不紊地拖拉着男学员,这两位学员正在进行的是现实中紧急情况下的救生培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的大漠风光

70 岁的派尔曼是约书亚树国家公园(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搜救队联席队长之一,他每个周末几乎都要这么度过。该搜救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志愿者组织。

大多数来约书亚树国家公园的游客都是来欣赏罕有的沙漠风光、错综缠绕的约书亚树以及看起来光秃秃的花岗岩群,而派尔曼则要观察适合安装便于徒步者落脚的、可拆卸攀岩凸轮的锚点和地形走向。

每年都有大约 300,000 名攀岩者到访约书亚树国家公园;同时,搜救队也要进行约 40 次搜救活动。许多搜救活动情况并不严重,其中包括受伤的攀岩者、高温下精疲力竭、偏离路线的徒步者。当然,每年也会有十几次大搜救和救援,从坠落的攀岩者到失踪人员都有。在派尔曼负责的搜救中,有三名徒步者失踪超出一周时间,其中有一人再也没有找到。

Image copyright Sara Ventiera
Image caption 大卫·派尔曼(David Pylman)的职业生涯痴迷于攀岩

他最扣人心弦的一次救援行动还是在印第安湾(Indian Cove)营救一名堕落的攀岩者。这个地方是备受欢迎的露营地,藏身于高耸的岩石之间。堕落人在那次攀岩中居于领先,他未戴头盔,从 15 英尺高处坠落。在派尔曼带领团队赶到他身边时,他已处于半昏迷状态。攀岩者苏醒后,依然斗志旺盛,试图重新爬上悬崖壁。但是,他在去医院的路上却不幸去世。派尔曼说,“看到这一幕心里非常难受”。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搜救协调联络员迪伦·莫(Dylan Moe)表示,“派尔曼绝对是我们中不可或缺的人,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无与伦比。”

Image copyright Sara Ventiera
Image caption 搜救队在 50 英尺高的峭壁上训练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搜救队由公园员工负责监管,但却比大多数志愿者经营的搜救队拥有更大的自主权。搜救队共有 38 名志愿者,多元化程度堪比纽约市地铁:其中包括一名海军陆战队承包商、一名行为治疗师、一名半退休的地质学家、一名兼职飞行员、一名拥有物理专业学位的八十多岁的攀岩者。团队分为两组:野外高角度技术救援小组以及搜救小组。前者采用绳索救援,结合吊带、固定保护绳装置和各种牵引装置,为伤者和求救者提供帮助。后者包括专业单位,既有人负责跟踪,也有搜救犬小组。

参加志愿搜救活动的人都有独特的个人原因。对派尔曼而言,这源自他对攀岩的痴迷。在四十多岁时,有个朋友告诉他,约书亚树国家公园提供攀岩培训课程。这激发了派尔曼的兴趣——之前他已经是小有成就的滑雪运动员和跑步运动员。于是,这位温文尔雅的中西部人决定放手一试。

Image copyright Sara Ventiera
Image caption 约书亚树国家公园搜救队由公园员工负责监管

大约七年时间,几乎每周他都会从加州橘子郡驱车前往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这段时间,他还结交了一批攀岩好友,其中就有他的搜救队合作伙伴——斯皮内利。他们经常一起旅行,在全美各地参加培训活动和专题讨论会。

大约十年前,派尔曼宣布退休,他卖掉自己的房子,搬到约书亚树国家公园,全职从事搜救工作。他说,“从密歇根到洛杉矶,我从未在沙漠里生活过。” 经过多年在岩石上的摸爬滚打,眺望常常令人浮想联翩的的大漠风光、美丽月光及作家苏斯博士(Dr Seuss)书中所描绘的景色,派尔曼逐渐对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萌生了一种微妙的欣赏之情。海狸尾巴仙人掌洋红色的花朵、靛蓝色的沙漠野风信子、岩石上的各种条纹和远方稀有的大角山羊,都让他赞叹不已。

他还表示,“在学会观察时,您就会发现,沙漠是个美丽的地方,您会学到怎样欣赏非常微小的事物。”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