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柏林的终极街头美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德国咖喱肠,柏林,街头小吃,德国美食(图片来源:亚当·贝里,特约记者/Getty)

1949年9月4日,西柏林阴雨绵绵,寒风刺骨。饱受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残的城市正在重建,一片废墟之中随处可见巡逻的美国和英国军队。

在夏洛滕堡(Charlottenburg)区的康德大街(Kant Strasse)和凯撒-佛雷德利希大街(Kaiser-Friedrich Strasse)交界处经营一家小吃店的赫尔塔·豪威尔(Herta Heuwer)觉得有些无聊。她刚刚和一些英国军队物物交换到了装咖喱粉用的小容器,而那些士兵则拿走了酒或伍斯特沙司(Worcestershire sauce),就看瓶身上的标签写的是什么了。豪威尔把咖喱粉倒进了番茄酱里,撒上一些糖,一点盐还加了几滴伍斯特沙司——然后把一根猪肉肠泡在了这种混合酱料里。就这样,德国咖喱肠(currywurst)诞生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制作咖喱肠的关键原料包括咖喱、番茄酱和香肠。(图片来源:亚当·贝里,特约记者/Getty)

没人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如何,甚至没人能确定豪威尔夫人究竟是不是德国咖喱肠的真正发明者。但可以确定的是,自从诞生以后,德国咖喱肠就成了德国最受欢迎的街头小吃——尤其是在柏林——它风行数十年,至今魅力不减。每年这个中欧国家的人民都要吃掉8.5亿根以上的咖喱肠,其中柏林就占了7,000万根。200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80%的德国人认为咖喱肠是他们日常饮食中最重要的部分。2009年开始,德意志咖喱肠博物馆便致力于推广这一美食。提前预定的话,柏林航空的乘客还可以在30,000英尺的高空上享受美味的咖喱肠。

“咖喱、番茄酱和香肠这种不可思议的组合究竟有多好吃才让这么多人都对它上了瘾?”我在德国最受欢迎的咖喱肠供应商之一柏林的坎诺布坎贝斯(Konnopke Imbis)门口排着队这样想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坎诺布坎贝斯从1930年开始就一直在制作香肠。(图片来源:亚当·贝里,特约记者/Getty)

我马上就能找到答案了。点单后几秒之间,一根浸在一小洼撒了咖喱粉的番茄酱之中的香肠就来到了我面前,从瓷盘里盯着我。

饥饿的用餐者可以在许多咖喱肠店里选择要不要香肠肠衣,但是在坎诺布坎贝斯——这家由1930年慕尼黑地铁上行扶梯下的小摊发展至今的咖喱肠老店里,咖喱肠是没有肠衣的。为什么?因为这是传统。二战后的德国是一个悲惨、破败且穷困的国家,柏林尤其如此。当时物资极其匮乏,香肠肠衣供应短缺。因此,传统的咖喱肠是没有肠衣的。

其实我是比较喜欢香肠肠衣紧绷绷的口感的,但是为了体验一把当地人的感觉(加上也没得选),没有肠衣我也可以接受。坎诺布坎贝斯的咖喱肠是整根供应的(一般来说别家都会切片),吃起来像枕头一样柔软而且酱汁丰富。番茄酱和咖喱的混合酱汁,口感微甜,但是如果不沾酱香肠就太过寡淡了,这种混合酱汁使得香肠整体味道更为突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咖喱肠是最具柏林特色的食物了”(图片来源:亚当·贝里,特约记者/Getty)

虽然咖喱肠是柏林的终极街头小吃,但全城的餐厅也都有供应这一菜品。威斯汀大酒店(Westin Grand)的主厨彼得·汉珀(Peter Hampl)就推出了高端咖喱肠,售价17欧元,配有一杯香槟。

“酱料是关键,”汉珀说。“每家咖喱肠店都有自己的酱料,配方通常都密不外传。”汉珀说他花了六个月时间尝试各种酱料才找到现在的配方。我尝了一口他做的咖喱肠——不切片的,有肠衣的——然后沾了沾酱料。这种咖喱肠的口感比坎诺布坎贝斯的更加浓烈。“盐、糖、伍斯特沙司……”我开始猜测配料了。汉珀笑了起来。

“确实有这三样,”他说。“还有黄油和辣椒粉。真正的‘秘密’配料是可口可乐。它为酱料加入了一份活力和新鲜感。”

不顾咖喱肠的文化和历史背景的话,它是个很奇特的食物。正如咖喱肠博物馆在其常年进行的展览中说的那样,咖喱肠店遍布世界。但我不确定在德国以外的地方吃这种沾番茄酱的小吃有什么意义。就像需要去理解大卫·哈塞尔霍夫(David Hasselhoff)的音乐为何在德国如此流行一样,你必须了解这道菜背后的文化和历史,才能真正欣赏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每年德国人要吃掉8亿5千万咖喱肠。(图片来源:马丁·德加/Getty)

几天过后,我同柏林最有名的美食评论家之一、著名德国美食杂志《美食家》(Der Feinschmecker)写手斯蒂芬·埃尔芬贝因(Stefan Elfenbein)一起站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区的“咖喱36”门口。

“吃咖喱肠非常重要的一个体验不在于味道,”埃尔芬贝因说。“而在于站在高脚桌前和人们闲聊。最终你会有机会和社会各个阶层的人聊起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站着和陌生人聊天是吃咖喱肠体验的一部分(图片来源:Getty)

从埃尔芬贝因住的公寓到这家餐厅只需拐过一个街角,非常方便,因此这里是他在柏林最爱的餐厅。“不能放太多咖喱,”我问他做出好咖喱肠的关键是什么,他这样回答。“必须达到风味之间的平衡。”“咖喱36”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供应“生态咖喱肠”,这种有机香肠饱满柔软而口味浓烈。他们的酱汁比大多数要更甜,咖喱味轻一些,但是“咖喱36”的咖喱肠确实是我目前为止尝到的最好吃的了。沾上足够的咖喱,这种香肠甚至有了一种丝柔滑顺的口感。

“咖喱肠是最具柏林特色的食物,”埃尔芬贝因说,“它只能在柏林诞生因为这座城市极富开放性,这里的人们思想开明,乐意不断实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咖喱肠实在是太具有标志性的柏林食物了,这里甚至还有一家专门的咖喱肠博物馆。(图片来源:亚当·贝里,特约记者/Getty)

我想起了柏林惯有的名声,这里是艺术家的避风港,是纵情声色的波西米亚栖息地。将这种名声和咖喱肠联系起来有几分道理。

“柏林,”埃尔芬贝因说,“是个满是奇怪事物的城市,这些东西在别的地方是格格不入的。咖喱肠也是如此。”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