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世界之巅

Image caption 落基山脉是探险者的圣地(图片来源:Philippe Bourseiller/Getty)

想象一下,白天在陡峭的岩面上攀登,夜间在距地面 200 英尺高的绝壁一侧搭建的帆布床上露营。点点星光下,科罗拉多州落基山国家公园积雪覆盖的美国大陆洛矶山脉分水岭(Continental Divide)巍峨雄伟,它就是您的小夜灯。此刻,您正是在一个探险者的圣地绝壁露营,身处世界之巅。

肯特高山探险中心(Kent Mountain Adventure Center)成立于 1987 年,是美国惟一一家提供这种登山导游服务的商业提供商。该公司由拥有 40 年户外探险导游经验的哈利·肯特(Harry Kent)创立,某种程度上,这位创始人就生活在世界之巅。

肯特的大山之家建在朗斯峰(Longs Peak)上,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山峰。我沿着高速公路蜿蜒而上,经过好几段土路才抵达这里。这个顶部平坦的山峰海拔 14,259 英尺,是落基山国家公园里的最高峰。

肯特指着巍峨壮观的大山告诉我,朗斯峰不适于徒步,但却适于攀登,其中有巨大的垂直陡壁可以攀岩,还有狭窄的岩脊可以翻越。正是在一次登山中他才结识了基思·洛伯(Keith Lober),后者是埃斯特斯公园(Estes Park)户外商店的店员,后来成为肯特最好的朋友和一生的登山伙伴。

受到洛维尔·托马斯(Lowell Thomas)的一部小说《大山之书》(Book of the High Mountains)的启发,43 年前,肯特从科德角(Cape Cod)一路搭便车来到科罗拉多州埃斯特斯公园,目的是攀登他在书中读到过的大山。 肯特说,“大山一直深深吸引着我,我还记得从平原来到丹佛时的激动心情。我简直迫不及待。我一直在期待,终于来了。”“积雪覆盖的落基山脉巍峨雄伟,就在我的眼前,我知道自己终于回家了。”

Image caption 哈利·肯特(Harry Kent)说,大山一直深深吸引着自己(图片来源:Diana Rowe)

肯特抵达埃斯特斯公园时,登山鞋还挂在肩上,洛伯是他第一个遇见的人。短短几分钟时间,两人就制定了当天下午攀登朗斯峰的计划。

肯特说,“当时,我们俩都还年轻,实际上,我们都没有登山经验。那时正在下雪,于是我们先[在 Keyhole 峡谷]宿营”。由于天气很冷,我们那次并没有登顶,但这是我们俩一起完成的第一次伟大探险。”

自那以后,肯特开始攀登世界各地的大山,他曾 100 次登顶朗斯峰。如今年届 60 岁,肯特依然是毫不逊色的探险家,他继续跋山涉水,勇攀高峰。在登顶时,肯特说,他仍然会感到惊心动魄,无论是在埃斯特斯公园大本营还是在喜马拉雅山都是这样。

雄伟壮观的落基山国家公园建立一年后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才宣告成立,它占地 415 平方英里。肯特并没有登上其中所有的山峰,但他了解各种登山的滋味,一年中只能在春季和夏季登山。

肯特说,“登山要赶早出发,在早上 4 点前就要动身。开始时还要打开头灯,随着月亮落山,令人期待的神奇一刻就将来临,太阳冒出地平线,将万道霞光洒在高山上,洒在粉色花岗岩和丛林上。日出光彩夺目、持续大约五分钟,每次都让我激动地无以言表。”

要全方位体验登山的乐趣,而不只是关注登顶。这是肯特在带领来公园参加探险旅行的孩子们登山时所竭力分享的一课。例如,在一次双猫头鹰峰(Twin Owls)登顶之旅中就是这样,这个山峰实际要挑战的下降高度为 200 英尺。

Image caption 虽然年届 60 岁,肯特依然坚持不懈地勇攀高峰(图片来源:By Diana Rowe)

肯特说,“下来时还需要一根短绳索,最后一名学生开始用绳索下降……,然后在距离岩脊可能有 200 英尺的地方不动了,我发现了情况。用绳索下降并非自然下降,要急剧下降,非常吓人。如果松手,就会掉下去。这位学生无法鼓起勇气继续下去。”

肯特一边指导、一边鼓励这个年轻人,让他慢慢来。最终,经过长达 90 分钟与内心恐惧的搏斗,这位学生终于以自己的节奏开始慢慢下降。

肯特说,“对那位学生而言,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幕,今天,这位学生已经长大成家,他依然记得那次下降,那次经历会让他永生难忘。对我而言,它让我从内心深深体会到登山之美。”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