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夏威夷海洋保护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夏威夷中途岛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夏威夷羽毛技工夏德·凯恩(Shad Kane)接到维修两个皇家权杖的任务时,还不知道这项工作会引发一次精神家园之旅。为了让历史上著名的“kāhili”(羽毛权杖)再现,凯恩最终前往中途岛(Midway Atoll),后者是太平洋上的一小片陆地。

中途岛位于夏威夷本岛西北方 2100 公里处,在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内。2016 年 8 月 26 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这个遥远的美国保护区的面积翻两番,从 36.2 万平方公里扩大到 150 万平方公里,达到德克萨斯州面积的两倍之多。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它也是羽毛工人的天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位于夏威夷本岛西北方 2100 公里处(图片来源:Saul Loeb/Getty)

凯恩是“kāhili”的制作专家,这是一种顶部有着华丽羽毛装饰的权杖,古代夏威夷皇室成员会随身携带。他受命清理的两根权杖原先属于利留卡拉尼女王(Queen Liliuokalani),在君主制于 1893 年终结前,她一直统治着夏威夷。两根权杖饰有成千上万片白色信天翁的羽毛、黑色军舰鸟羽毛,还有白色和红色尾巴的热带鸟类的羽毛。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凯恩和修复过的羽毛权杖(图片来源:AP)

遗憾的是,羽毛太老旧,难以处理,他刚一开工羽毛就都碎了。凯恩同意利用传统方法、用同样的鸟类羽毛制作新的“kāhili”。夏威夷皇族以海鸟羽毛为贵,将其视为力量和耐力的象征。

凯恩解释说,“飞得最远、最高的鸟儿被视为拥有最大的神力[精神力量]。”古代羽毛工人也用取自本土林鸟的红色和蓝色羽毛制作“kāhili”,供地位较低的首领使用。“迁徙海鸟的羽毛制作的权杖会留给地位最高的首领。”

一开始,凯恩试图在夏威夷群本岛为数不多的海鸟栖息地采集羽毛,包括欧胡岛(O‘ahu)西北端和考艾岛(Kaua‘i)上的基拉韦厄火山(Kīlauea)。任务琐细,夏威夷群本岛上信天翁罕见,他怎么也无法找到足够的鸟儿采集羽毛。但构成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Papahānaumokuākea National Marine Monument)的一连串岛礁和小岛上却栖息着数百万只鸟儿。于是,凯恩踏上征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他与四名同事同行,其中包括夏威夷当地一名“kahuna”(牧师)。一行人在晚上抵达中途岛(Midway Atoll)。

凯恩说,“我们穿上传统服饰,前往小岛东侧。我们伴着太阳的升起唱着圣歌。”

有机会访问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的人少之又少。这里是留给少数研究人员的无人区。对夏威夷人而言,访问海洋保护区无异于一次精神历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保护区名称的发音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它是对珍贵的夏威夷创世说的致敬,其中描述了地母和天父怎样一起创造生命。

2006 年首次指定保护区时,夏威夷土著索尔·卡霍·奥哈拉哈拉(Sol Kaho‘ohalala)曾帮助选择名字。他说,“‘Papahānaumokuākea’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有个故事。分段慢慢说出来并不难。‘Papa’是夏威夷人的地母。‘Hanāu’意为出生,‘moku’意为小岛,‘ākea’是与‘Wākea(天父)结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是生物多样性的乐土,也是珍稀珊瑚和鱼类的家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据夏威夷古代宇宙论,天、地、时、空合在一起创造了第一种生物:珊瑚虫。地球上各种生灵都从这个小小物种演变而来。夏威夷土著将珊瑚虫视为他们最早的祖先。

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是生物多样性的乐土,也是珍稀的珊瑚、海龟、僧海豹、鲨鱼和许多有待发现的特有物种的家园。最近的深海探险发现了地球上最老的生物——一只 4500 岁的黑色珊瑚虫,还有一只可爱的、幽灵般的章鱼,由于还是科学上的新发现,它一直被昵称为‘Casper(鬼马小精灵)’。每年夏天,远洋鸟类都会成群结队地造访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在此交配和哺育幼鸟。

Image copyright g
Image caption 奥巴马总统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图片来源:Saul Loeb/Getty)

“我们是八月份来到这里的,时值繁殖季节的结束。大多数鸟儿已经羽翼丰满。即便如此,我们也见到大量的鸟儿,这真是非凡的体验,”凯恩表示,“它们都不怕人,任凭我们靠近。”

但大量死鸟也令他惊愕。“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小鸟没能活下来。鸟爸爸和鸟妈妈时常会从大海中捡起塑料喂食幼鸟。这些鸟儿最终会死去。”

Image copyright Getty

即使是死去的海鸟也会有用。四天时间里,凯恩和同事剥下死去的信天翁的羽毛。“我们从早上 8 点半开工,一直干到下午 3 点。牧师一直在唱诵圣歌。他希望确保以传统的方式做这些事。”

凯恩采集到足够的羽毛,装满五个大箱子带回。回到工作室,他煞费苦心地将 24,000 多片羽毛粘在两根 16 英尺长的权杖上。加工每根权杖子都要花费 6-8 周时间,由于大受好评,他又制作了另外两根权杖,用来装饰伊欧拉尼皇宫(Iolani Palace)的宝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中途岛是太平洋上的一小片陆地(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对凯恩而言,中途岛之旅不仅是一次奇迹之旅,而且也是一次警醒之旅。“最让我吃惊的是岛上大量的钓鱼垃圾:浮标、渔网,还有各种漂浮垃圾。”

这位羽毛艺术家因此萌生了与政治家索尔·卡霍·奥哈拉哈拉(Sol Kaho'ohalahala)一起加入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夏威夷土著文化工作组(Papahānaumokuākea Native Hawaiian Cultural Working Group)的想法,该工作组负责向保护区管理团队提供建议。凯恩和卡霍·奥哈拉哈拉是成千上万夏威夷土著、自然资源保护者和政治家中的成员,他们敦促奥巴马总统扩大保护区范围,保护其中的自然和文化珍宝。

Image copyright Getty

卡霍·奥哈拉哈拉表示,“这显然是我们必须采取的行动,我们要让下一代也能享受到这片大海赐予的珍贵礼物和资源。”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