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埃塞俄比亚的“热锅”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埃塞俄比亚达纳基尔凹地(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天气异常炎热,即使阴凉处气温也达到了 43 摄氏度,但是我年轻的埃塞俄比亚导游达维特(Dawit)却告诉我,我很幸运,因为达纳基尔凹地(Danakil Depression)这里的气温最高会达到 50 摄氏度。

埃塞俄比亚东北部的达纳基尔凹地是这个星球上最偏远的地区之一,被称为地球上最热的居住地,全年平均气温大约为 34 摄氏度。达维特告诉我,这里俗称“地狱之门”。

您可能会认为这种严酷的环境应该会鲜有游客,更别说有人类居住了,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里却是一种即将消失的文化传统的故乡:游牧民族阿法(Afar)部落带领驼队穿越残酷的沙漠,往外运盐。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尔塔阿雷火山拥有全球最大的活体熔岩湖(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达纳基尔凹地是由于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吉布提边境的几个地壳板块碰撞形成的。它不仅是一个滋滋作响的热锅,而且是一个充满令人惊叹的地质奇迹的胜地。来到这里的旅行者大多数都会参观尔塔阿雷火山(Erta Ale),这是一座高 600 米、非常活跃的火山,其中包含全世界最大的活体熔岩湖。火山岩形成的月球表面般的地貌就像一幅超现实主义绘画,到处都是硫磺温泉、熔岩层、地热池,混合着硫酸盐、氧化铁和盐类沉积物,这一切形成一种让人迷幻的景象,一切景观和色彩让人仿佛置身冥间。

阿法部落的人民在这个就像月球表面般干旱贫瘠的土地上生活了几个世纪,他们从遍布达纳基尔凹地的富含矿物质的湖泊中提取盐份,然后用骆驼队穿越残酷的沙漠向外运盐,勉强维持生计。就像库尔德人一样,他们居住的地区跨越几个国家,但是却不享有任何政治权利或自己的边界。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达纳基尔凹地充满令人惊叹的地质奇迹(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虽然这些传统的游牧人有着田园诗人般的情怀,但是却很脾气暴躁、自傲、独立,而且不是很热情好客,这可能是对他们周围恶劣地形的一种反映。一直到二战意大利占领该地区之前,他们都会切除外国入侵者的睾丸以示惩戒。虽然这种事情不再发生了,但是若干年前,确实有一个独立反抗组织绑架了一群游客,使埃塞俄比亚士兵开始入驻该地区维持治安。

达维特驾驶一辆四轮驱动的吉普车带领我们游览达纳基尔凹地东部的阿萨勒湖(Lake Assal),正好碰到一个阿法部落团队在那里刚刚卸完驼队的货物。从事盐业在这里是要收税的,工人们顶着极端炎热的天气,使用基本的镐和斧头敲碎盐块,每天只能赚到 150 埃塞俄比亚比尔(5 英镑)。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含硫温泉、熔岩层和富含矿物质的湖泊点缀着达纳基尔凹地(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达纳基尔凹地就像一幅超现实主义绘画(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旅行者前来参观 600 米高的尔塔阿雷火山(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驼队将盐运送到遥远的西部有公路的地方(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在这片干旱的土地上生活了几个世纪(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的工人从湖水中提取盐分,然后切割盐块(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达纳基尔凹地是这个星球上最偏远的地区之一(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达维特在以前旅行时认识了一位年轻的阿法部落骆驼牧民,叫穆罕默德(Mohammed)。他走过来找我们要支烟抽。在吞云吐雾间,他告诉我们他父亲每天可以切 150 块盐,而大多数工人平均每天只能切最多 120 块左右,所以他父亲挣得比他们都多。

但是,默罕默德选择了一个钱少但却相对轻松的工作,那就是给驼队上货和带领驼队。他带领一个 15 至 20 只单峰骆驼的驼队(每只骆驼可以驮 30 块盐,每块重 4 公斤),穿越沙漠抵达一个叫做贝拉海尔(Berahile)的小村庄,单程 80 公里,艰苦跋涉一个单程就要两三天。这个驼队一趟大约可以获得 3320 埃塞俄比亚比尔(112 英镑),但是这些钱大多数都归骆驼主,而穆罕默德和另一位助手只能获得极少的报酬。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法部落从附近的湖水中提取盐贩卖(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不过,默罕默德挺有事业心。他说有时候在驼队行程中,可以在尔塔阿雷火山找到一些骆驼搬运工的工作,为打算在山上过夜的游客搬运行李。他还提到他爱上了贝拉海尔村的一位姑娘,说到这里他眼里闪烁着光芒。这意味着他总是期盼着下一次穿越沙漠的旅程。

以前,人们经常用驼队将盐一路运送到遥远西部的首府默克莱(Mekele),在那里将盐分销给埃塞俄比亚和非洲之角的其他人。但是最近十来年铺设的柏油路改变了那种情况,如今卡车可以从贝拉海尔村收集要出售的盐。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每只运盐的骆驼都要运载 30 块盐(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未来还将发生更多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筑队正在修建一座从贝拉海尔村到哈米德埃拉(Hamid Ela)的公路。哈米德埃拉是达纳基尔凹地最后一个文明前哨,距离盐矿区只有 50 公里,步行一天即可到达那里。驼队及阿法部落的骆驼主还能继续从事多久这种古老的传统,尚有待观察。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