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專業攝影師分享經驗 如何拿起相機

Jennifer McCord, Iulia David, Holly-Marie Cato, Amy Shore

來認識一下:專業攝影師詹妮弗·麥考德(Jennifer McCord)、尤麗婭·戴維德(Iulia David)、霍莉-瑪麗·凱托(Holly-Marie Cato)和艾米·肖爾(Amy Shore)。她們正在做一件事,就是鼓勵和幫助更多女性拿起相機。具體做法是用自己的作品為例傳授技巧,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受。

音樂攝影師

Frank Carter &The Rattlesnakes in Belfast Image copyright Jennifer McCord

詹妮佛·麥考德(Jennifer McCord)和她的相機經常出現在演唱會的台前幕後。她23歲,攝影職業生涯始於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後。當時她15歲,參加了一個青少年慈善項目,把相機發給年輕人,通過攝影幫助他們提高社交和團隊建設技能。這段經歷在她心裏埋下了攝影愛好的種子。

慈善項目結束後,她回學校繼續學業,但沒有放棄剛剛發現的業餘愛好。憑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幼稚的傲慢」,她向一個樂隊毛遂自薦,擔任樂隊巡演攝影師。樂隊同意了,隨後她就跟著走了一趟為期10天的巡演,拍舞台照、幕後照、花絮、生活照……

那些照片現在沒人再提起,但那段歷練則印在她記憶中,最難忘的是攝影師「必須保持忙碌」。

她說:「我那時免費幹了一年,一周給四場演出拍照,免費,然後把照片電郵給樂隊,這樣逐漸有了口碑。」

麥琪·羅傑斯(Maggie Rogers) Image copyright Jennifer McCord
Image caption 美國音樂家麥琪·羅傑斯(Maggie Rogers)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Jason Aalon Butler of the Fever 333 Image copyright Jennifer McCord
Image caption 傑森·阿龍·巴特勒(Jason Aalon Butler),Fever 333 樂隊歌手

麥考德的體會是,社交媒體對女性從事職業攝影很有幫助。專業攝影圈裏還是男性居多。她剛出道時還沒碰到過女性音樂攝影師。但近幾年變化很大,音樂會、演唱會上的指定攝影師越來越多是女性。

杜阿·利帕(Dua Lipa)2018年在雷丁藝術節 Image copyright Jennifer McCord
Image caption 杜阿·利帕(Dua Lipa)2018年在雷丁藝術節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當然,和大部分職業一樣,金字塔尖還是男性主宰。

專業攝影行業競爭激烈,必須優異才能出眾。作為過來人,麥考德有一言忠告:如果真想進這一行,就得確保周圍親友、家人支持你,越到麻煩的時候有人幫你。

還有,即使覺得自己在原地踏步,心灰意冷,也要堅持,不能放棄。

旅行和社區攝影師

弗洛倫斯公寓的窗口正對著失火的格蘭菲爾塔樓 Image copyright Holly-Marie Cato
Image caption 弗洛倫斯公寓的窗口正對著失火的格蘭菲爾塔樓

霍莉-瑪麗·凱托(Holly-Marie Cato)向初次見面的人自我介紹時,通常這麼形容自己:我不是一般人心目中那種街頭攝影師;我是黑人女性,一頭黑人的蓬鬆頭髮,手裏拿著相機。通常她使用攝像機。

她拍攝前會多次到拍攝目的地去,熟悉拍攝對象和場景,跟人建立聯繫。這樣,口口相傳,她在拍攝對象所在的社區建立起深厚的人脈。

"燈光師" Image copyright Holly-Marie Cato
Image caption 凱托見到「燈光師」時他正在一個簡易棚屋裏做木雕。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在職業走上正軌,可以理直氣壯把自己稱為攝影師和電影人之前,凱托奮鬥了相當長時間。

一切始於2011年托滕漢姆騷亂。她有一台相機,因為在萊斯特大學學建築設計,需要拍照。那天,有朋友請她到托滕漢姆一個劇場的後台拍些幕後照片。完事後出門,正遇上平和抗議的人群,就又拍了幾張。

她記得當時根本沒有料想這場平和的示威會演變成暴力騷亂,還蔓延到倫敦。

隨著場面變得緊張、激烈、暴力,凱托的相機快門頻閃,最後變成了錄像。

因為當時在場錄像的只有她一個人,這段視頻後來在BBC、《衛報》網站和歐洲各地媒體網站播出。

「那對於我來說是個巔峰。難以置信,令人惶恐,同時也觸動了我,心底裏發生了某種變化,」她說。

納瑪瑪 Image copyright Holly-Marie Cato
Image caption 地主、牛倌、精明的女商人、曾祖母,75歲的女強人,這就是凱托在肯尼亞遇到的納瑪瑪。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騷亂過後,凱托回到大學繼續學業,沒考慮把攝影當作職業,也沒有設想過一天10個小時盯著電腦輔助設計軟件的職業生涯。

但她也沒有冷落相機,逐漸開始為各種各樣的客戶拍照、攝影。

她現在跟人分享自己誤打誤闖開始攝影的經歷,希望有助於對專業攝影感興趣的女同胞們建立自信。

汽車攝影師

古德伍德古董車比賽(Goodwood Revival) Image copyright Amy Shore
Image caption 古德伍德古董車比賽(Goodwood Revival)

艾米·肖爾(Amy Shore)愛摩托車和汽車。在這個27歲的女攝影師眼裏,摩托車不僅是一個物件,還意味著馳騁時的激動、震撼,旅途的見聞,結識的各色人等。

肖爾對攝影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攝影必須和自己的激情所在相結合,可以是烹飪、天文、時尚,或者任何你全情投入的事。在她看來, 兩者的結合才是關鍵。

她的攝影和自己的激情——汽車互相結合。對汽車的愛流淌在她血液裏 - 父親多年來一直從事古董車修復,1980年代後期到1990年代初期曾經是一級方程式賽車蓮花隊成員。

她本人在大學時業餘當過婚禮攝影師,但真正把她「踢上」專業攝影軌道的是一次古德伍德古董車大賽 - 她去觀賽,還有機會給一輛複製的法拉利P4拍了幾張照。

複製的法拉利 P4 Image copyright Amy Shore
Image caption 複製的法拉利 P4

這些法拉利照片在社交媒體上瘋傳,還被一些傳統媒體轉載,包括業內權威雜誌。

肖爾透露了一個秘密:她在那之前從來沒有拍過汽車。所以,去拍法拉利複製品的前一晚,她上網搜索「如何拍攝汽車」。即便如此,她的設備也不夠級別,閃光燈一般般,而且也不太會用修圖軟件。

但她還是壯著膽子,跟自己說去試一試。

自那以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各種邀約和機會紛沓而來,她的婚禮和汽車攝影技術日臻至善。

迷你車 Image copyright Amy Shore
Image caption 「迷你」探險。肖爾駕駛自己的1985年的迷你,在蘇格蘭高地獨自駕車1600英里
2017年古德伍德古董車賽期間一個雨天 Image copyright Amy Shore
Image caption 2017年古德伍德古董車賽期間一個雨天

她知道自己的攝影作品給人的印象:復古和浪漫情調

汽車新聞攝影的技術性非常高,對體力的要求也很苛刻,而她的攝影風格給汽車攝影帶來了更多女性的柔美。

她明白,熱衷於汽車的大部分是男性。一個證據是在社交媒體上關注她帳號的90%是男性。

沙漠裏的老紅車 Image copyright Amy Shore
Image caption 沙漠裏的老紅車

這類攝影的特點是沒有很多時間事先凖備,以抓拍為主。她反應迅捷,通常事先只計劃一個大致線路和片單,到現場後隨機應變。

美容攝影師

Portrait by Iulia David Image copyright Iulia David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尤麗婭·戴維(Iulia David)的專業攝影生涯始於給朋友們拍肖像。拍完後她會在電腦上修一下圖,然後給人家。很快她的名字就傳開了,來找他拍肖像的人越來越多。量變到質變的那一刻,她決定義無反顧地順著這條路走下去。

她在倫敦開了一間攝影工作室。當時大家都說她瘋了。現在,剛過而立之年的她又要在伯明翰開了第二間。

Portrait by Iulia David Image copyright Iulia David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我通常花二小時修圖,樂此不疲。即便到了今天,我還是覺得修圖令我放鬆、心情愉快,」她說。

她承認自己愛攝影,也喜歡坐在電腦前修圖。她的作品最為人喜愛的是畫面的潔淨和皮膚的質感。

Portrait by Iulia David Image copyright Iulia David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她也舉辦講座,人們會從很遠的地方趕來聽課。伯明翰的那間攝影工作室,她說,其實是設計成一個既做人像攝影又可供人學習攝影技術的地方。

她不認為攝影有成功秘訣,也不一定需要昂貴的器材,用最基本的設備也可以拍出好作品。

關鍵是需要有決心,對自己的技術有信心。美容攝影的行業門檻很高,但也不是不可能打進去。

Portrait by Iulia David Image copyright Iulia David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