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生存面臨威脅 如何行動才能避免末日?

氣候變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氣候變暖威脅全人類的生存

曾幾何時,作為自然界中具有最高智慧的人類曾認為我們所生活的地球是一個安全的港灣。但是令人驚詫的是人類正在面臨種種毀滅性的破壞和威脅。

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已經面臨多種潛在危險:從氣候變化、到核武戰爭;從全球疫情大爆發到小行星撞地球。這些都直接危害到人類文明的生存。

BBC記者埃德蒙茲在與一系列關心人類生死存亡的專家進行訪談後,總結出人類所面臨的幾大威脅,並探討如何才能減少這些生存威脅?

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的研究員桑德伯格解釋說,存在風險是指能夠「消滅」整個人類或其子孫後代的威脅。

20世紀中期,人類對未來的命運還沒有任何危機感。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對人類生存具有毀滅性的風險已經有多種多樣。

小行星撞地球

Image caption 國際科學家小組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發現的巨大隕石坑似乎認可了阿爾瓦雷茨父子的假設。

1980年代以前,我們無法想像小行星能夠從天而降,給地球帶來災難性後果。

但1980年,一對科學家父子路易斯和沃爾特·阿爾瓦雷茨(Luis and Walter Alvarez)發表了他們的假設,即恐龍的滅絶是由小行星撞地球造成的。

近年來,國際科學家小組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發現的巨大隕石坑似乎認可了阿爾瓦雷茨父子的假設。

然而,同人類自己所製造的風險相比,小行星撞地球給人類帶來毀滅的機會相對來講是很渺小的。

人口過剩、資源枯竭以及氣候變化

Image caption 人口過剩也是一個嚴重問題。

我們大多數人承認氣候變化給人類帶來的風險,但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人員凱倫則把側重點放在人口數量上。

媒體很少提及人口過剩以及資源枯竭問題,因為它讓我們心情不佳,因此我們寧願不去想它。

凱倫表示,氣候變化以及人口過剩兩者相互關聯,這些都是人類自身的過錯。

根據凱倫的理論,資源枯竭以及氣候變化都是人口過剩的一個方面。自然資源越少,我們就越過多使用以補充其不足,這樣就導致氣候變化加劇,形成惡性循環。

她認為,除非人口增長得到限制,否則阻止氣候變化是不可能的。

生物多樣性遭到破壞

Image caption 昆蟲也悄悄地消失,而隨之消失的是一些賴以昆蟲而生存的鳥類。

一些研究顯示,到本世紀中期,海洋魚類將大幅減少,以至於將無法滿足商業性農業捕撈的水平。

英國的國菜炸魚和薯條將成為過去,超市裏再也無法買到魚,因為魚都被人類吃光了。

昆蟲也悄悄地消失。隨之消失的是一些以昆蟲為食物的鳥類。

凱倫表示,雖然目前還不知道生物品種的滅絶將會產生多大影響,但它肯定對人類不利,而且我們目前對此了解還非常有限。

流感疫情大爆發

英國劍橋生存風險研究中心(Centre for Existential Risk in Cambridge)的桑德拉姆(Lalitha Sundaram)舉了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疫情的例子。

她說,據估計那次流感疫情暴發讓全球範圍內大約一半人口受到感染,並導致5000萬到1億人死亡(當時世界人口大約有17億)。

當時流感疫情暴發時正值全球移民大潮之際。但那時人們的流動方式主要靠船隻這樣的交通工具,人們擁擠在閉塞的船艙中。雖然我們現在研製了疫苗,但全球人口的流動也帶來了其危險性。

如果說西班牙流感爆發是通過火車和船隻來傳播疫情的,那麼今天的空中旅行只能使病毒傳播的更快更廣,並可能帶來毀滅性後果。

個人威脅

Image caption 在實驗室中使用合成技術創造病毒將使人類面臨毀滅性危險。

我們所面臨的大多數人為生存風險是無意識的。但是,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我們更加關注一些流氓組織發起災難性的襲擊,例如在實驗室中使用合成技術創造病毒。

人類未來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托雷斯認為,如果真有一個能毀滅世界的按鈕,那麼願意按這個按鈕的人足以多到令人擔憂的地步。

他們包括一些宗教極端主義者以及各種各樣的反社會人士或精神病患者。

有人估計這些人數高達3億之多。

核武戰爭

如果真發生核戰,可能將不會把所有人類都消滅。全球災難風險研究所的塞斯解釋說,核爆炸所產生的塵埃可以穿透雲層抵達平流層,而這些核塵埃有可能停留在那裏數十載,阻擋陽光。

核武滅絶人類是一種綜合因素:即核戰本身加上經濟破壞,以及最終所導致的全球環境影響等。

人工智能

Image caption 人工智能的風險是多種多樣的。

人工智能的風險是多種多樣的,比如自主算法可能會意外導致全球股市崩盤並引發經濟崩潰。或者我們可能失去對機器的完全控制。

專家所擔心的還有一種情形是炮製知名人物的「深度造假」視頻,視頻中的人完全被操縱,令控制他的人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還可能是惡性流氓機構製造虛假視頻,讓世界領導人相互威脅,導致兩個核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升級。這樣的技術已經存在,而且越來越難以偵測到。

既然人類面臨綜上所述的種種威脅,我們到底能採取什麼措施來減少人類的生存風險呢?

當然,這首先取決於是什麼樣的威脅。

前面提到的桑德伯格主要致力於如何讓人類擁有對人工智能的控制。而另外一些專家則集中精力對付全球流感疫情。

一些研究人員正在探討如何通過向平流層添加塵埃來對氣候進行干預,或者如何通過食用大量蘑菇來度過核冬天。

而對凱倫來說,她認為最重要的解決辦法是逆轉人口增長。

她認為我們需要改變跟家庭規模有關的社會規範,放棄所謂人人都有生孩子以及隨心所欲消費的權利和態度。她說,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在防止全球災難中發揮自己的作用。

人類似乎不擅於用長遠眼光看問題,我們現有的機構也沒有為後代的利益著想。

但是,如果我們不希望21世紀是人類的最後一個世紀,我們則需要嚴肅地對待人類存在風險。

未來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可以採取行動來幫助改變這一切,現在是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