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戀盛行時代 如何區分常態和病態

孔雀開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看!我就是美!美就是我!

如果想知道自戀(narcissism)長什麼樣,曾幾何時必須到心理醫生診所去尋覓;但如今是社交媒體時代,似乎只需上網轉一圈,就可收獲一堆實例。

心理專家認為這個感覺是靠譜的。原來蜷縮在心理醫生診所沙發上的自戀情結,如今儼然成了社交媒體的基本色調,社會交往中的常態。

從心理和精神健康角度看,自戀之花到處怒放的情形堪稱空前。作為「自拍一代」的天然生存空間,社交網站上一項令人樂此不疲的活動應運而生:識別自戀。

同時,這一社會大潮近年來還催生了一批討論自戀問題的博客、論著和書籍。

BBC記者喬利昂·詹金斯(Jolyon Jenkins)注意到這個現象,做了一番調查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去健身房,運動後必須來一張自拍上傳到社交網站,才算圓滿結束

自戀是個什麼東西?

據考林斯英語詞典釋義,自戀的意思是對自己,尤其是外貌體態有著超乎尋常的關注、欣賞和愛慕。

自戀者把自己當作愛慕對象,可以看作自愛的膨脹版,往往伴有對自身的重要性、能力、外表和舒適有超常的關注。

自戀是多種性格特徵的綜合體,而這些性格特徵每個人都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但凡事走了極端,就成了病;自愛自重過度到了自戀的程度,就完成了量變到質變的飛躍,成了精神疾病:自戀型人格障礙(NPD)。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你看這裏誰說了算?

如何識別自戀的人?

英國NPD專家泰尼森·李(Tennyson Lee)博士說,診斷NPD有九項指標,都列在《診斷與統計指南》(DSM)裏;這本手冊是全世界心理學家和研究人員人手一本的專業工具書。

如果一個人具有下列至少5項特徵,那麼就可以確診患了自戀型人格障礙症:

  • 妄自尊大,對自身的重要性有恢宏的幻想
  • 對功名權力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 深信自己獨一無二、鶴立雞群、超凡脫俗
  • 對來自他人的崇拜、讚賞渴求無度
  • 莫名其妙的優越感,特權感,比如民間所謂的「公主病」
  • 習慣指使、支配、操縱和盤剝他人
  • 缺乏同理心
  • 對他人極度嫉羨
  • 態度和行為傲慢、霸道

嗯,可能每個人都認識個把具有上述某些特點的人。畢竟自戀及其各種特徵是人類天性的一部分。

但李博士指出,正常和病態之間的區別在於,NPD患者的自戀特徵的表露事實上對他們周圍的人造成痛苦,令人無法忍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關於人腦,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目前人類對它的了解仍很少

常見病?根本不存在?

用DSM裏的指標評估,美國佔人口6%的人屬於自戀型人格障礙(NPD)患者。

不過,其它一些採用更嚴格的指標的研究得出的結論卻大不相同;至少五項這類調查發現沒有一例夠得上NPD的案例。

因此,不同的專家對NPD是否常見病這個問題會給出不同的答案,有人說很罕見,有人說很常見。

更有極端意見認為,NPD這種病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

李博士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NPD是一種病,起普遍程度超出人們意料,而這種病現在並沒有得到醫務界應有的重視和診治。

另一位認為當今世界網上線下自戀泛濫的專業人士是阿努什卡·瑪辛(Anoushka Marcin)。她的前任男伴就有嚴重的NPD症狀。兩人分手後,她開了一間心理諮詢室,提供如何識別自戀人格障礙的諮詢建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說我有病,要看醫生?你什麼意思?!

NPD有治嗎?

李博士說,許多有NPD特徵的人覺得自己得了抑鬱症,為此去找他治療,而實際上抗抑鬱藥對NPD完全不起作用。

NPD是一種治療比較複雜、困難的病。

因為,他解釋說,首先說服患者承認自己得了這種病就不容易。別忘了,NPD的症狀之一就是把自己當作完美無缺的存在來愛慕,而所有的問題都是別人的錯。

他的不少病人預約了就診時間卻經常遲到或根本不去,因為在他們心目中為他們治病的人無足輕重。

不過,NPD症狀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減弱。

美國伊利諾斯大學心理學教授布蘭特·羅伯茨(Brent Roberts)說,這種逆向關聯走勢十分明顯。

他表示,年長的人比年輕人較少自戀,這一點得到無數專業研究「反覆的、令人信服的證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們真棒,不是嗎?

自戀之花盛開狀況的描述

那麼,我們面對的究竟是自戀病泛濫呢,還是對自戀現象的道德恐懼?

聖地亞哥大學心理學家吉恩·特溫吉(Jean Twenge)確信自戀作為一種流行病正在擴散。她在《自戀症疫情》一書中有詳細論述。

她的研究顯示,美國大學生比以往更為自戀。

1980年代開始一直被採用的一份問卷,標題是「自戀人格明細表」(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對比1982年、2009年和最新問卷調查結果,特溫吉教授發現用自戀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大學生人數呈上升趨勢。

她說,認為自己求勝動力超常的人數增長幅度「極大」。

「同時, 認為自己領導力超常、對自身智力的自信心和社會自信心超常的學生人數增長比例也很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過來吧,你和我一樣,親,我們是同類!

承認自戀並幫助同類

有一個人叫杜鐸(HG Tudor),自稱英國頭號自戀者。

他自述從兒時就意識到自己是自戀者,證據是,「我可以為了自己的目的操縱別人並從中獲得樂趣,但一直到大學畢業後我才聽說NPD,是我大學時的女朋友(學心理專業)告訴我的,她說我有自戀型人格障礙。」

後來,杜鐸被醫生確診患有NPD。

「我可以理解,因為我的智力和認知水平足夠高,也理解人們為什麼覺得我的行為對他們造成了傷害 — 但我不管,因為那樣才能滿足我的需要。」

他還寫了幾本關於自戀的書,自費出版;同時在網上提供諮詢,一次收費70美元,內容是幫助那些認為自己屬於「他那類人」的人掌握「還擊」的本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簡直無與倫比。生而為我實在是大幸

杜鐸的生意挺興旺。他覺得原因主要是自戀現象的普遍。

他的看法是,「社會趨勢在改變,自戀的色彩愈發鮮明,這種環境也滋養了更多自戀者。」

羅伯茨教授不認為自戀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瘟疫。他用三個不同的大學提供的數據說明,根據他的分析,過去30年裏大學生裏自戀的現象其實是在下降。

問題的關鍵在於,作為一種心理狀態和人格特徵的集合,自戀不難定義,但很難量化衡量。

社交媒體肯定是鼓勵、滋養了有自戀傾向的行為。同時,人類對於自戀這件事的癡迷也在與時俱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