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上網曬娃:孩子的尷尬和安全隱憂

1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不論喜歡與否,父母們已經開始擁抱社交媒體,而且看上去玩得很開心。

這是保持聯繫的極佳方式,看著父母自拍或用emoji表情也很好笑。但是如果他們未經你允許就在網上分享你的照片,而且並未好好了解隱私設置,他們越界了嗎?

如果你想要父母把照片刪除,你要如何說服他們呢?

美國女演員格溫妮絲·帕特羅(Gwyneth Paltrow)在網上分享了她與14歲女兒艾普爾(Apple Martin)滑雪的照片後, 引發父母們是否該在網上分享孩子信息和照片的討論。

超過15萬人讚了這張照片,但是艾普爾並不喜歡,她用自己的私人Instagram帳號寫道:「媽媽我們討論過這個,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應該發任何東西。」

許多帕特羅的粉絲認為,作為母親她有權利分享女兒的照片,但也有人認為孩子們也有隱私權。

父母曬娃的爭議

諷刺的是,孩子們在13歲前,技術上來說是不能註冊大多數社交媒體服務的,這意味著一些守規矩的青少年開始上網之後覺得很震驚。

19歲的西班牙軟件開發者伊圖爾韋(Konrad Iturbe)說,意識到父母在網上發他照片時,他「猛然醒悟」。

Image copyright Konrad Iturbe
Image caption 伊圖爾韋

「我媽在我有手機之前就有Instagram了,所以我不知道網上早就有我的照片了,」他告訴BBC,「我真的不喜歡我在網上的照片,我甚至不會把照片發到自己的Instagram帳號上。所以我關注我媽後,看見她帳號上我的照片,我跟她說『刪了它們,我沒有同意你發。』」

伊圖爾韋說,母親理解他的擔憂,迅速解決了問題。他說,所有的父母都應該這樣做。

他說,發現這些照片感覺像被「侵犯了隱私」。網上還有他小時候的照片,這尤其讓他感到煩惱,而且他媽媽的Instagram帳號是對公眾開放的。

14歲的博哈里(Sonia Bokhari)註冊推特和臉書時也有類似的經歷。

她在《快公司》雜誌發表文章說:「當我看到她(博哈里母親)多年來在臉書上發佈我的照片時,我感到非常尷尬,而且覺得被背叛了。」

但是並非所有人都介意父母分享自己的照片。23歲的克里斯蒂(Charlotte Christy)在倫敦學習,她說她個人認為這「很正常」。

Image copyright Charlotte Christy
Image caption 克里斯蒂

當她13歲時,她媽媽開始在臉書上發佈她的照片。「她會提到我,這會顯示在我的臉書上,每個人都可以看到。我認為這很尷尬,但我還沒有煩躁到讓她刪掉的地步。」

「我感覺,社會中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照片更好看,但是如果我媽媽發一張不那麼好看的照片,我也不會覺得困擾。」

「我想我分享我媽媽的照片跟她分享我的照片一樣多,我覺得分享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她徵求我的同意,她是我媽媽啊。」

分享照片危險嗎?

對29歲的香港人薩拉(化名)來說,她最擔心的是隱私問題。

「我21歲時,我媽媽在臉書上標記我,我看見她發了一堆我的照片,從我嬰兒時期到20幾歲時,」她對BBC表示。

「她設置為所有人可見,我覺得很不安全。我不希望我嬰兒時期的照片洩露,我知道通過谷歌你可以通過照片搜索到人名。她在網上上傳更多我的照片,科技公司就可以獲得更多我的外貌信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愛沙尼亞塔爾圖大學媒體研究教授司意巴克(Andra Siibak)對父母分享兒女照片的現象進行了一些研究。

一項涉及愛沙尼亞9歲至13歲兒童的研究中,司意巴克發現,孩子們喜歡父母分享他們好的一面,但是父母和孩子對於好照片的定義有很大差別。

「在很多情況下,父母不會認為這些事情是大問題,但對十幾歲的孩子來說,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自我形像,」或者引發潛在的網絡霸凌。

司意巴克說,分享的另一個潛在風險是「數字綁架」,陌生人得到孩子們的照片後用於欺詐或有性的企圖。

父母們應該更重視孩子們的擔憂嗎?

司意巴克說,許多父母認為,他們應為孩子的健康負責,只要他們覺得照片沒有造成傷害,就不需要孩子的許可。

但是她認為父母應該要更嚴肅地對待孩子的隱私問題。

「(與孩子們)進行簡單的討論,了解他們喜歡的照片,以及上傳它們是否合適,這有助於塑造更良好的親子關係。」

父母們經常為孩子制定嚴格的互聯網使用規則,保護他們的隱私,但是「這些規則看上去只適用於孩子,而不是家庭中的成人」。

伊圖爾韋和薩拉都表示,父母一開始忽略他們的擔憂,部分原因是缺乏對互聯網隱私的了解。

「一開始我媽媽笑著說,『沒人會看的,這只是給朋友看的』,即使她的Instagram帳號是對所有人開放,」伊圖爾韋說。最終,伊圖爾韋把自己的擔憂告訴媽媽後,她理解了,現在會在發佈之前尋求兒子的同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同時,薩拉說,當她要媽媽改變隱私設置時,媽媽最初並不理解。

「她說她為我感到驕傲,希望在網上分享關於我的事情...當我試圖解釋(我的隱私擔憂)時,她不理解,並且說『網上所有內容都在被監控』。」

「我不認為很多家長會像我們一樣了解網絡安全,因為他們這一代人出生時沒有互聯網。」

最後,薩拉說她的母親同意將其隱私設置改為「僅朋友可見」,而她有超過1000名臉書好友。其中大部分她並不認識,所以某種程度上仍然是公開的。

「她標記我後,我開始收到她朋友的好友請求,我立刻拒絶了。」

怎能說服父母改變隱私設置?

這很複雜,因為既不能強制父母也沒有法律手段讓他們停止發帖,最終解決方式是說服和妥協。

西班牙的伊圖爾韋建議,用他們能理解的方式引起父母的同理心。

「我會說,如果祖父母把你做的一些尷尬的事情的照片放在報紙上,你感覺如何?過去,照片會消失,但是如今所有東西都在網上,而且永遠不會消失。」

薩拉則認為,用事實說話更好,不要用情感戰術。

「我用情感戰術,告訴我媽我的嬰兒照很醜,或者我覺得這些照片不雅,因為我沒穿好衣服。她會說,『但是大家會覺得很可愛』。」

「然而,如果我跟她說互聯網安全的問題,以及我們不知道其他人會如何處理這些照片,我媽媽同意會更加小心。」

她的媽媽仍然未經允許就發佈照片,但薩拉認為她媽媽改變隱私設置是一種妥協,薩拉也找到了自己的解決辦法。

「我改變了我的隱私設置,所以我的朋友們不能看見我媽標記我的照片。」

她也承認,對許多父母來說,分享孩子們的照片是一種「表達愛的方式」。

「這是他們表達對孩子有多想念的一種方式(如果他們不住在一起),這是我決定仍讓她發佈照片的原因之一。」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