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是否會最終取代人類來創作藝術?

電腦,藝術,創作,克里斯蒂,技術,音樂 Image copyright CHRISTIE'S
Image caption 這幅高價拍賣成交的肖像畫是電腦合成的。它算得上是藝術品嗎?

去年,一幅埃德蒙·貝拉米(Edmond Belamy)的肖像以43.2萬美元高價拍賣成交。一幅並不出名的人物肖像以如此高價售出,值得嗎?

或許更會讓你覺得不值的是,肖像的藝術家你也沒聽說過!因為,這幅肖像的創作者是——電腦!這幅畫是電腦根據14至20世紀的1萬5千幅肖像畫合而成之。

說實在,我真覺得不值。

這幅肖像畫的拍賣成交,令拍賣行佳士德也感到驚訝。

這一事實向人們提出了若干重要問題:一部沒有情感的電腦,真的能有藝術創造力嗎?這幅電腦創作的肖像畫能被視為藝術品嗎?然而,只要有人願意出大價錢買這樣的作品,以上的問題還有什麼意義嗎?

另外,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達到甚至超過了人類智力水平,那麼,這對於我們人類藝術家甚至整個藝術界又意味著什麼呢?

我們都知道,電腦早已介入到人類的藝術創作中,也包括詩歌和音樂。但電腦在做的僅僅只是模仿吧?算得上藝術創作嗎?

認知神經科學家洛米·勞倫斯(Romy Lorenz)說,這要取決於我們如何來界定「創作」。

她認為,如果「創作」意味著發現全新的途徑來解決問題,那麼,人工智能早已做到這一點了 ——谷歌旗下的 DeepMind 就是一例。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谷歌旗下的DeepMind的人工智能在一場人機對決中擊敗了世界圍棋冠軍。

2017年,DeepMind 的人工智能在一場對決中擊敗了世界圍棋冠軍,它顯然在幾天內就掌握了如何走新的棋步,和應付對手的策略。

「谷歌會認為,這就是創意,發現解決問題的新方法——並不是學來的。」勞倫斯說。

然而,藝術恐怕不僅只是依靠創意解決問題這麼簡單吧?

遊戲,特別是電腦遊戲,是人工智能以創意方式解決問題的最佳領域。

但紐約的計算機學教授朱利安·圖格留斯(Julian Togelius)說,如果完全沒有人類的介入,只讓電腦自行「創作」,結果總是非常單調枯燥。

他舉了凱特·康普頓(Kate Compton)的作品「一萬碗燕麥片」(10000 bowls of oatmeal)的例子——電腦只能從事那種對人類來說實在是枯燥重覆性的工作。

Image copyright Hello Games
Image caption 《無人深空》遊戲可以隨機生成無窮多個星球。

他又舉了一個例子,被遊戲玩家熱切期盼的一款空間探索遊戲《無人深空》(No Man's Sky),這款遊戲向玩家提供隨機生成的180億萬億個星球去探索。

「在《無人深空》遊戲中,你可以探索一輩子都去不完的景色各異的地方。但很多人玩過這款遊戲之後感覺其實並不是特別有意思。」

「問題是電腦生成的虛幻世界對遊戲者來說,能產生獨特的意義嗎?電腦的確非常神奇,能生成越來越多的內容,但人們總是希望有一點人的因素,這就是人腦帶來的感情和意向性力量,這是很難創造出來的。」

勞倫斯指出,真正的藝術創造力與機器生成的解決問題能力是不同的。

「藝術創意是將內心思維和感情轉化到一個媒介中,不管是一座雕塑,還是一段音樂。它是將抽象轉變成具像。而人工智能沒有內心世界,它不需要創造出渴望或恐懼這類感情。」

Image copyright ROMY LORENZ
Image caption 洛米·勞倫斯認為,機器沒有內心世界,永遠不可能創作出真正的藝術品。

所以,與其讓人工智能來控制一切,如果人類藝術家與電腦相結合,將會產生更好的結果。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的講師、音樂家愛麗絲·艾德里奇博士(Dr Alice Eldridge)說,「我們應該將人工智能視為我們設計出的一個工具,就像輪子或內燃機。」

艾德里奇博士參與製造出一個大提琴,這件樂器綜合了傳統大提琴和電子合成器,使其能自己演奏。

「演奏傳統大提琴你必須使用琴弓讓其發出樂聲,而這件樂器可以自行發聲,演奏者的工作是優化樂聲,不像傳統大提琴手那樣掌控樂器,而更像一個舞者。」艾德里奇說。

「我們要用不同的方式來思考和設計我們與樂器和科技的關係。」

Image copyright DR ALICE ELDRIDGE
Image caption 艾德里奇博士參與製造出一個大提琴,綜合了傳統大提琴和電子合成器功能,使其能自己演奏。

倫敦大學創意電腦學會的米克·格里爾森(Mick Grierson)相信,人工智能的發展將帶給我們更優秀的藝術作品,產生新型藝術家,和新型藝術媒介。

2016年,北歐樂隊 Sigur Rós 用電腦軟件使得他們的一首單曲不斷更新,他們在環冰島24小時巡演中一直播放。這首歌裏的每一個音樂元素都輸入軟件,由此創造出一首有現場演唱效果的新歌,每一個重覆唱段都與之前的唱法略有變化,而且還能響應外部變化。

曾經與英國已故著名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和酷玩樂隊(Coldplay)都合作過的音樂製作人布賴恩·艾諾(Brian Eno)也非常喜歡用電腦創作不斷更新的音樂作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assive Attack樂隊嘗試利用人工智能創作音樂。

格里爾森教授本人曾同 Massive Attack 樂隊合作過,利用人工智能重新合成他們的 Mezzanine 專輯,以紀念該專輯發行20週年。他們將專輯音樂輸入進電腦軟件——猶如神經網絡,當訪客來到展覽現場,音樂效果將根據訪客的動作發生變化。

有些人擔心人工智能將可能威脅未來藝術家的生計,格里爾森教授則認為,如果有一場人機藝術大戰,機器永遠不會獲勝。

「人工智能可能會減少那些以掙錢為目的者的創造力,但這不是技術發展的錯,而是人的責任。」

「在文化藝術創作方面,技術永遠無法代替人類,藝術家要利用技術來創作更優秀的作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